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八十五章:心照

      但即便及时取消,可一大泼的鲜血,也足够伏天晓黝黑的脸上带着一丝惨白了,他微微张开的嘴巴,很快抿成一线,这种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我当然也明白!
  
      而化去了纳灵法后,他仍然没敢放松片刻使用的化道法,因为如果他敢停止化解我其中一脉的能量,接下来必然要招来灭顶之灾,这就是他最为难的地方!
  
      看到伏天晓在一个照面里,化道法就给破解得面目全非,君亦烁也知道不能不站出来了,所以立即拦在了我们之间,腼着脸苦笑道:“夏道友还且住手,事情固然难以挽回,但何不想着该如何商量接下来的打算?伏天盟主因化道法过度,消耗了不少元力,但道友创元法的副作用,同样不小吧?”君亦烁看向了我。..“你看我的样子,你觉得我在乎?”我双目一凝,君亦烁摇了摇头,说道:“夏道友自己不在乎,但想必天一道却还指望着夏道友吧?保全自己,本就是保全自己的联盟,夏道友如此,我和伏天盟主亦是如此。”
  
      “呵呵,说到这份上,我倒是没什么,倒要看伏天盟主几个意思了。”我冷冷说道,心中却细细品味起这君亦烁来,这家伙很知道见缝插针,这样的人实在不简单,要不然他也不会不吃窝边草放弃了蒋若茵,而是挑选叶孤玄了。
  
      听闻东部联盟那位好歹软硬都不吃,偏生厉害得很,但叶孤玄却未必,叶孤玄听说是很厉害,也是三位女仙中,权利、样貌、法术都综合登顶的存在,五大联盟的副统帅,君亦烁会放过?而只要娶了叶孤玄,就算不能兼并中部仙盟这庞然大物,但也等同有了一位副统帅棋子,把这棋子往那边放不是胜率大增?
  
      隐藏果然很深。
  
      “伏天盟主有事方回,想必言山石言道友之前要对决夏道友你的事情,他也是一知半解吧?”君亦烁看向了身后的伏天晓。
  
      伏天晓点了点头,说道:“说是为故友寻回场面,天东诸联盟一向都是自由仙人汇聚而成,这样的事情亦是颇多,我岂能面面俱到,待到听闻真相之时,方知事情不妙赶来,路途还听说言堂主皈依佛门,神剑被夺,换成何人,都应该是怒火中烧,失去理智吧?”
  
      “确实,不过伏天盟主应当也不知道,这神剑是夏道友和言道友赌约输去的,而言道友本来就算是不输给夏道友,眼下应该也带着神剑皈依佛门了,此事说来也是十分意外,若非是北部仙盟有几位想要把事情闹大的,也不至于发展到如今的态势,而眼下神剑固然也是紧要,但现在归属夏道友是无半点悬念的,只是西方教想要找我们理论此事,我们理应先屏去自家的纠纷,先从大局出发才是应该。”君亦烁把问题的核心,转移到了和西方教的谈判去了,至于神剑,他现在很聪明的折中成了我的,也是道门这边的。
  
      “原来如此,多事之秋,我方才还在和几位其他联盟的道友商谈这次巫妖离去的事情,这回和西方教又起了这么大的摩擦,我们道脉这趟怕是要成众矢之的了。”伏天晓也只能是叹息一声,但旋即看向了我,说道:“三大道法的纳灵法,你居然也会,还有一种有别于三大道法的,是什么法术?居然在我的化道法化去之后,仍然有不俗之威力,何也?”
  
      我冷哼回应,哪有直接问别人罩门的?这家伙比李破晓还憨子?
  
      君亦烁尴尬一笑,当即代为回答说道:“此法叫创元法,我们南部仙盟受到的消息虽然极多,可惜都不过是片面的,只知道此法厉害无比,俨然区别三大道法存在,但同样副作用也很大,当然,伏天盟主,我们对此法的讨论,就停留在这里吧,毕竟不太礼貌。”
  
      伏天晓微微沉眉,但也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五大寰宇亦有当年古神州薪火存留,三大道法传承之外,更有许多异法,也是我们难以一一揣度的,好比巫族祖巫十二传承,妖族的鳞甲传承,亦是不亚于三大道法的存在,更传闻有盘古用以开天辟地的神功难以想象,不说便不说,这么多年下来,东边那位不也一样不说?还不同样这么走过来了?但,功法之外的私念传承,如果对我道脉不利,却也怪不得联盟所驱逐!”
  
      “伏天盟主也无需说得如此严重,夏道友是要在天南开山立派的,话说起来,你还欠他倡议书上签个字呢,毕竟言道友赌注中的一道,便是胜了便让你在我开启的倡议书里签上名字……”君亦烁苦笑道。
  
      “哦?居然还有此事?我竟不知言道友连这个都替我应承了。”伏天晓怔了一下,君亦烁摇摇头,无奈的说道:“联盟管理稀松,这种事也算不得什么了,那伏天盟主觉得夏道友实力如何?够不够得上开山立派?”
  
      “哦……这倒是没什么问题,如果是你提出的倡议,又是天南的联盟,我签个字倒是可以的。”伏天晓想了想,然后认真又打量了我一下。
  
      我一时间也跟着打量起了这伏天晓来,毕竟从刚才互相之间刚斗了一场,到现在他就肯帮我签字,转变实在太快了,我还觉得让他没了面子,这天北联盟肯定不会给我好脸色看了,谁知道事情又发生了如此的变化。
  
      拿出了倡议书,我双手送了过去,然后说道:“原来伏天盟主居然连这样的大事都忽略了,看来我们这次是不打不相识了。”
  
      “不打不相识?嗯,这话说得好,你剑法玄奇,实力犹在我之上,正常下来的时候,说话也有点章法了,看来是大家误会所致吧。”伏天晓伸出手抓过了倡议书,刷刷的用手指画上了脉络,随后犹豫了下,说道:“方才你用不出梦幻泡影的剑威,该换另一把神剑又施展出了该神剑剑威,可是与我的化道法有关?难道你能够同时拥有道佛双重……不对,你体内可是还存有一人?比如左边身体是另一位仙家,右边又是另一位……”
  
      这个猜想,让君亦烁也眼前一亮的样子,说道:“南仙阁的骆凤直骆道友擅长左右剑,已是厉害,夏道友若是还有分身,就是二打一了,可怕。”
  
      我笑了笑,也不打算解释三种脉络的说法,毕竟那实在太过骇人,而且说出来别人还以为你骗人呢。
  
      “嗯,看来是如此了,这样罕见的体质,化道法确实没办法制约全部。”伏天晓说罢苦笑把倡议书交还给了我。
  
      我很快接了过来,然后拱手谢道:“无论如何,多谢伏天盟主了。”
  
      “无妨,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岛主召见,恐怕也是有要事相商,否则不会连西方教也招来的。”伏天晓说道。
  
      君亦烁也是点头,我站在了戾血莲的莲台山,说道:“那便走吧,我的副作用也差不多开始了,两位道友还请先行一步,我随后再去。”
  
      见我不愿意和他们离开,君亦烁笑了笑,看向了伏天晓,两人都是老怪物了,自然心照不宣的拱手和我道别。
  
      但临走的时候,蒋若茵却说道:“我和夏道友有些事要说,盟主您先走吧。”
  
      “哦……也是,你们是好朋友嘛。”君亦烁点头,一副没什么问题的表情,然后和伏天晓朝着岛内飞去。
  
      蒋若茵看君亦烁没反应,撅起了嘴有些不满意。
  
      我则很快坐在了莲台上,浑身上下冷汗顿时狂冒而出,这次虽说胜了这伏天晓,但对方化道法带来的恐怖化解能力,也着实让我第三脉络空前消耗,若是再不能打败他,接下来输的应该是我才对。
  
      “你怎样?没事吧?”蒋若茵连忙拿出了手帕,帮我擦拭额上的汗水,但却和主倒是帮了大忙,剩下的事情,倾云会和你解释的,还请见谅则个。”
  
      “石化?这副作用……”蒋若茵还准备说点什么,但看到我没有了反应,就闭了嘴,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