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九十二章:独尊
    第二千九百九十二章:独尊
  
      “住口!你不过区区一个九劫真仙,竟玷污我们转世佛尊的佛体!真是胆大妄为!”另一个尼姑大怒骂道。
  
      我冷笑一声,说道:“呵呵,我要是不住口,难道你还能在这里揍我不成?”
  
      “你!”尼姑顿时大怒,但给我这么一提醒,也是心颇为郁闷,她忘了这里根本不能打架斗殴,别看这里普通的护岛仙人应劫期没多厉害,可真有那么一些厉害的出来,那麻烦大了,如岛主可不是什么真的良善,要是犯了她的忌讳,该驱逐的难道你还能留在这里?
  
      蒋若茵却在这时候拉了拉我的袖子,问道:“那……那个拍电视剧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拍打电击视线之剧烈?有恫吓人的意思?可好像不是很吓人呢……”
  
      “一边去,刚才你还在那生怕事情不够大,现在知道是那俩老恶尼想栽赃嫁祸,让小神尼背锅了吧?”我故意大声的呵斥蒋若茵,气得蒋若茵瞪了我一眼,说道:“我这不是一时不查,了俩位老尼的计策了么!”
  
      给我们俩一阵的抬杠,那两个栽赃慈音小神尼的尼姑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其一个趁着自己的师伯狐疑,顿时站出来喝道:“敢做不敢当,施主难道想要这样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么?我们方才明明看到了你们不检点的行径,走之前,还放置了净佛虫,此刻那虫子早圆寂了!”
  
      “什么净佛虫不净佛虫的?”我皱眉说道,旋即看向了小神尼,结果小神尼惊了一下,然后脸一红,我顿时有些郁闷了,看来这虫子什么的果然有点蹊跷,莫不是监视用的?不过佛门不会干这等下三滥龌龊之事吧?
  
      “此种虫子传说乃是高僧升仙九重天而洁净佛力所转世,其身洁白如玉,细若蚕丝,性子也温顺而极识得礼仪,但因其洁净,若闻不礼,喧哗,必轻者受伤,重则死于非命,其最见不得污秽之事,故而我们大佛法教得到高僧,常常在房饲育此净佛虫,以恪守佛道不杀生,不嗔不怒之戒,而也有用于警戒之用,我生怕慈音在你这里出事,便留下了几只以作警惕,一旦出了什么要紧事,此虫子必会警醒我们!能让他们死于非命,必然是极度污秽之事!所以我们岂有污蔑你们?”另一个尼姑顿时拿出了杀手锏。
  
      “慈音!你为何如此不自爱!?”老和尚一副可悲可叹的样子,但犹自不信的想要往屋里面看,希望那叫什么鬼净佛虫的东西还生龙活虎,虎贲狼跳什么的。
  
      而其一个尼姑已经毫不犹豫指着地一道简短白线,说道:“师伯,你看,净佛虫早已圆寂多时了!”
  
      “啊!?我佛慈悲呀……”老和尚已经有些悲天不怜己了,想要自己过去确认一番,我当即一伸手,说道:“喂,你们这般私闯宅邸,惊愕不知道岛主可有什么规矩,如盗人隐私直接打死什么的,可得注意点。”
  
      那老和尚根本不打算遵守,直接冲了进去,捧出了那条虫子,随后看着慈音已经是叹息连连了。
  
      慈音只能无声坠泪,根本不知道怎么和人解释好,她现在给两个她稍大的尼姑玩得团团转,早懵圈了。
  
      这两个大尼姑不得不说手段残酷,她刚入门的时候,知道一时扳倒她肯定不容易,毕竟老和尚作为大佛法教的执掌,刚把她收入教,肯定会百般注意,所以十多年来一直忍着,各种的对这小神尼言听计从,而到了今天这天下群英荟萃的时候,才开始发难,真是会咬人的狗不爱叫,一咬人必然往死里不松口。
  
      其实道理很简单,在大佛法教发难,天大的事都是教秘密处理,但现在直接在道门和小佛法教那丢了最大的颜面,那问题不好解决了,所以老和尚眼下才会一脸的失望和痛苦。
  
      最关键的是,这小神尼慈音还是他们大佛法教的佛尊转世,当然,具体也都是几个大佛门神佛来确定,谁知道是真是假。
  
      连圆慈现在都法号慈心,同样也号称佛尊转世,这以后大佛法教和小佛法教是要互相斗一场的,反正绝对不会是轻松把佛尊真正抬出来。
  
      可眼下慈音不检点的行径给咬了个结实,他也是十分的为难。
  
      基本证据确凿,而我也无话可说,毕竟还真不知道他们大佛法教的尺度怎样。
  
      而在这时候,忽然又有一支佛门的派系过来了,而这一次的那批和尚,穿着打扮,则跟圆慈那一批是一模一样的,基本没太大的区别!
  
      这下子,老和尚整个人虽然面无表情,但脸色着实阴暗了下来。
  
      “师兄,可是佛尊转世出事了?唉!我刚才都听说了,慈音如此不捡点,实在是让我们西方教心痛呀!师兄你如今打算如何处置此事?”来的那位小佛法教的老头并没有直接找我问罪,反而先打算处置了慈音,这很明显他也是站在看热闹的位置,而且是只要能够干掉慈音的佛尊候选之位,自然能够给自己这边带来机会!
  
      佛尊是西方教最至高无的尊者,而下面则是三大神佛,这三大神佛的位置,现在两个老和尚各占其一,而小神尼因为是公认的佛尊转世,所以也占了一个,但眼下这情况一出现,问题的严重性出来了。
  
      看自己师兄不说话,那老和尚苦叹一声,说道:“唉,我说了,慈音并非是佛尊转世,否则岂会行此不端之举?师弟我早已不看出来了,所以近来远走东西方,四处寻访灵童和佛尊转世,别说,真的让我找到了真正的佛尊转世,也既是前些天我和师兄提起的弟子慈心,他自带功德金莲,便是……”
  
      “行了,觉难,不要再说慈心的事情,先说说,眼前的情况怎么处理!”老和尚郁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弟。
  
      知道自己师兄有些不高兴了,觉难神佛已经不好再拉仇恨,说道:“觉需师兄,我觉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先处置我们西方教自己内部的问题,再解决外部的事情,而慈音既然如此的不自爱,居然和外间人有苟且之事,犯了色戒,那按照我们西方教的规矩,应当是逐出门墙的。”
  
      “觉难!她是佛尊转世!”觉需神佛用很低沉的声音提醒。
  
      觉难微微蹙眉,然后看向了觉需,说道:“觉需师兄,很遗憾,佛尊不会做此等悖逆之事,她不是佛尊,慈心才是,所以慈心出生前,屋顶便有诸般神佛庇佑,甚至其母临盆,佛尊真体之影,便手托功德金莲入其家门,要与其父化缘,其父本不愿允之,佛尊却是一笑,而向四方行七步,举右手而唱咏之偈句:“天天下,唯我独尊,今兹而往,生分已尽”’,随后便消失不见,不瞬间,孩啼声便响彻天地,其父竟吓不能言,此等圣景,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他既是佛尊转世么?加他诞生,既带功德金莲而转世,那既是佛尊自己呀!”
  
      “嗯……好一个‘天天下,唯我独尊!’此言非虚?都是你亲眼所见?”觉需神佛有些惊的看着觉难。
  
      “是弟子们前往东方亲自问来,此事断不会有假!”觉难信誓旦旦的看着觉需,简直话珍珠还真!
  
      觉需点头,心已经生出了一丝希翼来,看向慈音,更是越来越不顺眼了。
  
      我一看这俩老尼姑肯定和觉难一伙专坑觉需的,顿时心暗骂:妈呀,圆慈个神棍,这次是忽悠大了,不但忽悠了满天神佛,还把小爷和小神尼忽悠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