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九十六章:外因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第二千九百九十六章:外因
  
      “你自己不是说过我行事刚正不阿么?何以又问我不允?也罢,我和你说说,免得你又招惹是非!”殿内的东方瑾反问一句,随后停顿了下又道:“当下天南即将北迁,大战在即,天一道不过新建数年之门派,无法支撑仙盟所需,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方法,让君亦烁等道友都签下了大名,不过到了我这里,我只能告诉你,此事休要再想了。”
  
      我听罢,差点给她说的有些哑口无言起来,不过只是一愣之间,我说道:“眼下正是巫妖两族入侵天南的可怕环境,正是人仙团结的重要时刻,让我建立仙盟,恰巧和东方盟主的想法相反不是么?我天一道自信能够建立起够格的仙盟,也拥有自保和一战之力,至于东方盟主说的剑派不过数年之类的,却未曾听说过一句话,叫有志不在年高,英雄不问的出身?”
  
      “参云,送客!”东方瑾根本不打算和我废话,估计也懒得听我辩白了,因为她直接隔出了一层护罩,算是拒绝再听我的话语了,这层护罩要打破很容易,但现在好几位护岛仙人在盯着呢!
  
      那老太相当得意,挥挥手后,昂首站在了我面前,一副你走你留都随你,反正我也赶过你了。
  
      我吃了闭门羹,暗骂了这主仆一顿,只能返回自己的待客居,蒋若茵当然知道我受挫回来,顿时笑话起我来:“看到了吧?东边那位可不好说话,瑾姑娘那可是珠玉一般的人,你这种石头疙瘩,哪撞得碎呢!”
  
      我咬咬牙,骂道:“少说风凉话,赶紧说说有用的情报。”
  
      “我哪有什么情报呀?她家可是东边的大门户,历代修仙,脉络可谓是布得到处都是,她父亲还是天东总盟主,人仙第一的高手,你奈她如何?”蒋若茵嘿嘿一笑,仿佛看到我倒霉自己很高兴似的。
  
      我暗道既然天东那边不行,那只能重拾叶孤玄那条线了,说道:“那我找商惊宙行得通么?”
  
      “呵呵,西边那些都名存实亡了,一天换一个盟主的,找什么商惊宙呀,还不如找叶孤玄来得快些!”蒋若茵笑道。
  
      “妈呀,这叶孤玄也太毒了,早知道我一开始不跟她作对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手下还一大堆的势力可用。”我笑骂道。
  
      蒋若茵瞪了我一眼,鄙视道:“没出息,你干嘛不说把东方瑾收入后宫?那样一来,整个天东都是你的了,她爹可疼她了,到处都是仙友,谁不卖他面子?不说乘龙快婿,那都丢份,简直是一飞冲天!”
  
      “好主意,可有什么办法?”我表示眼前一亮,仿佛给打开了新世界。
  
      蒋若茵一跺脚,道:“夏一天,你说你至于么?这叶孤玄你也要,连东方瑾你也不放过呀?”
  
      “这不开玩笑么?”我看把她气到了,也不继续抬杠,而是说道:“看来又得走回老路了,都到最后一步了,居然还是不行。”
  
      “什么老路?”蒋若茵问道,我手敲了敲台面,想了想说道:“是不看他们脸色,仙盟照样建起来,我不相信巫妖两族胁迫过来,他们还敢找我麻烦,到时候不来求我都难。”
  
      “嘿嘿,你倒是光棍,东方家可不是吃素长大的。”蒋若茵这段时间跟着我,学了不少挤兑的新词。
  
      没办法解决门派的事情,我只能暂时收心继续静养身体的元气,而到了第二天的早,会议当然如期到道观的大殿内举行。
  
      因为是最高级别的机密,所以殿内只能是盟主级别的存在能够留下,西方教那边因为小神尼慈音给刷下来了,只有觉需和觉难来了,不过两个人的分量其实天东大部分盟主都要重,因为他们代表的势力,现在直接是大佛法教和小佛法教,可不是一般的仙盟可。
  
      而天东那边,东方瑾这次总算是真人露面了,她在长相,不输叶孤玄和蒋若茵,虽然是二十多岁的年纪,缺少叶孤玄的冷凝和萧杀,但十分的稳重和内敛,可见是名门之后,而身份更是秒杀了后两位许多,所以几乎算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
  
      除了东方瑾,部的叶孤玄,西部的商惊宙,北部的伏天晓,南部的君亦烁都站在了一边。
  
      至于天南的,南仙阁骆凤直,沧云门的沧云道人,凌云剑府的冷凌云都在场。
  
      而天北和天西那边因为仙盟凋零,全都站在了东边所有盟主的身后,仿佛是跟班似的,毕竟西部地盘,仙盟仅有一个,看着难免也有些寒酸,北部那边两仙盟,也不用说了,他们在东部仙盟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连南部仙盟都站在他们的前边。
  
      我因为没有仙盟,是岛主亲自点名让我陪着看热闹的,所以站在了末位,既不阻碍视线,当然也不能发言说什么。
  
      而岛主壶丘氏看到人仙的盟主全都到来以后,免不了是客气几句,当然少不了是说起了一些关于巫妖两族的情报什么的,当然没少点名几个厉害的巫族和妖族名字。
  
      我倒也没怎么在意,反正现在也轮不我说什么,而且巫族和妖族都没来,谁厉害,我根本没有个框架。
  
      这次的会议商量了大半天,东西南北当然少不了都有简短的发言,而西方教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大致虽然有意合作,但同样也表达了佛门不争不抢的理念,我心当然腹诽不已,暗骂他们现在正在培植自己的佛尊而已,早晚也要给圆慈坑死了才好。
  
      这样的谈判,其实我一点都不陌生,在九州界和五大世界,我经历可谓丰富无了,只是出乎预料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在他谈判进入到了后半部分的时候,岛主壶丘氏忽然说到了东边外海的那些邪门歪道,我这才想起这世界除了名门正派,还是有不少力量不弱,敢于和正道相互博弈的邪门歪道。
  
      说到这方面,天东的那几位盟主,无一不是皱着眉的,一直等到壶丘氏说完,他们眉心都没松动过,可见东边的威胁也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了,眼下可谓是内忧外患,难以自持。
  
      听到这个,西方教的觉难甚至若因若无的眉头一挑,似乎在高兴,又似乎只是太在意的表情,虽然别人没注意到,我反正是注意了。
  
      这西方教看似什么都没干的内斗,把不准背后撩阴手这种肮脏手段都用了呢。
  
      而在谈判进行了大半天的时候,忽然没什么预兆的,整个岛屿都隆隆震动起来,这可让我更震惊了,而看向了岛主壶丘氏也一脸不知情的样子,不禁连我也皱起了眉心。
  
      “这是怎么回事?”岛主有些面露古怪的问道。
  
      这话估计吐槽的人不少,因为仙岛都是你岛主的,你问我们,我们问谁去?
  
      而不一会,在岛主壶丘氏掐指盘算的时候,一个护岛仙人飞了进来,终于说出了除了什么事:“岛主,仙岛好像是……倾斜了……”
  
      “什么?快传讯看看怎么回事!”岛主连忙说道。
  
      听到这情况,众仙全都面面相觑起来,包括我也有些意外了,这仙岛稳固这么多岁月,怎么可能会倾斜?
  
      “岛主,不知仙岛倾斜意味着什么?是何缘故可能让岛屿倾斜?”东方瑾很快问道,她思维很清晰。
  
      岛主想了想,说道:“外在原因居多。”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