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零五章:凝血
    第三千零五章:凝血
  
      面对这样的凶性毕露的荒蛮巫仙,我自然不会留太多余力,接下来时空剑气接,剑气一卷,仿佛拥有无穷的吸收力,不断的席卷她的伤口,当然,她同样疯狂的反击着,那根狼牙棒如搅动大海的旋风棍,把周围的空间都搅得扭曲起来!
  
      岛屿经过这么多天的下坠,已经到达了海平面,已经能够看到漩涡海的一部分弧形,那是个看不到边缘的弧形,因为岛屿巨大的同时,漩涡同样也很巨大,岛屿下沉,将会沉入漩涡海那一望无尽的黑洞之,底下有什么恐怕这里的应劫期也不知道,只有传说是通往五大世界的一个通道,因为曾有说法是九大真仙剑胚的四枚,是通过这黑洞进入了五大世界之,只不过真假不好说。()
  
      那巫仙非常难缠,皮糙肉厚,速度也飞快,驾着风雷到处乱闯,有时候无限天剑也难以逮住她,这也让她露出了得色,毕竟我不过是九劫的真仙,相对而言她还没真正放在眼。
  
      不过在我准备下一招的时候,忽然一声炸响,那巫仙顿时给炸飞了出去,我回过头时,发现竟是蒋若茵从戾血莲飞了出来,估计是看我久持不下这巫仙,所以跑出来帮忙的。
  
      其实我现在站在出入口位置,这么多的天东尖刀队的成员在围观我和那巫仙战斗,让我有种被看猴戏的感觉,当然不好竭尽全力,打算拖久一些,实力也尽量少展示出来,因为有时候人仙巫妖两族都可怕。
  
      况且还有西方教的觉需和觉难,这两位神佛是我打算重点防范的目标。
  
      “怎么?看到女的挪不动剑了?”蒋若茵不留情面的鄙视了我,我苦笑道:“这是我的真实本事了,况且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吧?”
  
      “哼,磨磨唧唧,没见过你这么打的。”蒋若茵说罢,提了花篮和那巫仙斗了起来,还别说,我还没看过蒋若茵和同样应劫期的存在相斗,而那巫仙正好又是有着良好血统的巫蛮后代,实力肯定是有的一拼。
  
      我没接话,看着蒋若茵花篮一抖,无数的彩色飞花全都朝着那巫仙飞去,这些花儿她给我介绍过,迷惑型的,攻击型的都应有尽有,这么抖出去基本没人能拦得住,所以每次千万花瓣一洒,战斗往往结束了,这也是她能够成为品应劫期真仙的原因。
  
      不过这巫仙显然不是一般的巫仙,在千万花叶飞过去的时候,她顿时又施展了石头一样的皮肤防御,无数花叶炸在她身,跟瘙痒没什么区别,虽然爆炸让对方状若癫狂了幻术,但巫族的蛮横也此展露无遗,她挥动恐怖的狼牙棒,几乎是全方位的乱舞,而这样的反击,竟误打误撞的以风雷攻击把花叶攻击化解了!
  
      这下蒋若茵知道我久持不下的原因了,撇了撇嘴说道:“好像是有那么点本事!”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吃草长大的?要不要我帮忙?”我笑道。
  
      蒋若茵哼了一声,意思当然是不需要,自己把花篮一丢,那篮子迎风见长,竟一下兜住了那巫仙,随后一阵云雾絮绕后,篮子又回到了她手。
  
      至于那巫仙,此时已经静静的安详躺在烟雾之了!
  
      似乎知道自己的**陷入了难以逆转的昏睡之,巫仙没有半点犹豫兵解让那个虚体逃了出来,至于身体也逐渐枯萎,烧成了一团灰烬!
  
      “哇,这花篮果然了得。”我不禁赞叹,蒋若茵得意一转花篮,将其变小带回了头:“知道厉害了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好戏看完了,那叶孤玄终于有所动作,她在光幕的背后说了几句什么话,随后第三尖刀队立即分成三支,以扇形朝着前方飞去!
  
      这其她带了最精锐那支,觉需、觉难也带了一支,东方瑾带了另一支,分别去寻找玄天葫所在。
  
      至于光幕后,接下来已经由伏天晓和护岛仙人主要的九劫存在守护,防止敌人的反击。
  
      我暂时松了口气,尖刀队出去后,想必会安全一阵子,毕竟计划到现在为止,除了一些小的细节没有做到尽善尽美,但还是完整的。
  
      尖刀队的加入,让岛主壶丘氏的压力骤减,在战斗开始和其他的妖族、巫族,甚至于和东海邪修们对话起来,毕竟能够对话解决,那伤亡会锐减,如果不能,那也算是拖住敌人攻击,尽量给自己争取时间的举措,是两全其美之计。
  
      只不过对方的狠辣远远出乎预料,似乎当年的情谊早不再似的,许多妖仙和巫仙开始攻击起岛主来,包括邪仙那边,甚至还出现了个身披红色披风,手持一把诡异血剑的存在,这人仙一出现,顿时属于邪仙势力的人仙全都群情激奋起来,恍如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
  
      我因为离得远,没能具体听清大家的对话,不过‘神敬霄’这三个字是出现频率最多的,所以我不禁问起了蒋若茵这神敬霄到底是何许人也。
  
      “凝血剑神神敬霄都不认识?”蒋若茵又鄙视了我一眼,但很快正色道:“此獠实力强横,是东海邪仙霸主,在数千年来和东边的战斗,皆未尝到过真正意义的惨败,而且身具邪法,常仙难敌。”
  
      “原来如此,很厉害?”我连忙问道。
  
      “很厉害,总算是牵制出了个带头的,也不知道岛主能不能对付他。”蒋若茵咬牙说道。
  
      “可知擅长什么邪法?”我下打量这神敬霄,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人仙面孔如同死人,有种灰败的气息,虽然不瘦骨嶙峋,但面色绝对的惨白无血,仿佛血给人抽干了似的,只剩下一身骨架和肌肉。
  
      “看到那把剑了么?”蒋若茵也是心有余悸,看我点头,她继续说道:“那是血剑,他修炼了一种叫凝血神剑的邪法,能将自己血液化成剑型,而为了练成足够硬度血剑,他在千年的时间里,让自己的血感染和融合了无数的天铜、陨铁、神金之粉,所以血剑之强,一般的仙剑一触即溃!”
  
      “哦,如果是神剑来抵挡,应该没问题了吧?”我问道。
  
      “呵呵,除了硬度,他还引自己的血来吸收各种毒血,毒物,毒瘴,让血液剧毒无,而这种邪法又有极为恐怖的能力,既是因为此血剑为他的血液所化,若是给他伤着,便能顺势引血侵入对方的身体,破坏对方的脉络,甚至以自己的血液来控制对手,所以,不给他伤到没事,但若是给他碰一点半点,那麻烦了。”蒋若茵自己说着也忍不住打了寒颤。
  
      我脸色也变了,说道:“那么邪门?这凝血神剑果然厉害,不过这么无敌的剑法,难道没有破解对付的办法?”
  
      “有,归元法可以,归还一切法于其本源,所以自然不怕号称凝血剑神的神敬霄,也是东部仙盟一直以来拒东海邪修于海外这么多年的缘故!”蒋若茵解释道。
  
      我咽了口唾沫,想不到这凝血神剑竟需要归元法来对抗,不过理论纳灵法应该也能奏效,但前提是不能给伤着,至于化道法,能化去一切道法,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不过每种大道法皆有层数,以及擅长对付的法术,归元法当然较好对付凝血神剑,其他两种里,恐怕化道法还算可行,至于纳灵法,要求可能最高,而且不知道这神敬霄的凝血神剑练到了什么程度,其他大道法分别需要几层才能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