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零六章:独舞
    第三千零六章:独舞
  
      我和蒋若茵说话间,老岛主已经和神敬霄对攻了起来!我心其实并不看好老岛主,因为她刚才冲出去大战敌人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她颇多,对付一般的应劫期,当然没什么问题,随手打发了,但她缺乏如同神敬霄那样的危险气息,这是一种锐气,仿佛只要一剑能杀人的锐气!
  
      “岛主恐怕也不敌神敬霄,我觉得如果叶孤玄和东方瑾其一位来战神敬霄,或许可行,要知道神敬霄和东方总盟主斗了那么多年,都还活到现在呢。”蒋若茵苦笑道。
  
      我点头,也不大看好老岛主。
  
      对攻果然是老岛主那边逊色一些,一开始这神敬霄挥动起了血剑,一道道的血色气息不断的像是尖锐的鞭子,朝着老岛主扎去,而老岛主不断的退后,不断的避开,连剑都没有拔出来,而是似乎开口劝起了神敬霄,因为她的嘴巴微微动作,那是传音的征兆。
  
      神敬霄冷笑连连,不断的逼近老岛主,老岛主也每每如游走于万分危险之,恍如随时都可能会剑似的,但仍然没有放弃去劝说什么,看来老岛主是故意想要策反神敬霄的。
  
      可惜神敬霄似乎铁了心要和妖族、巫族联手对付所有人仙和西方教了,根本没打算听她的话,甚至嘴里还不断的讥讽老岛主躲来躲去。
  
      老岛主已经给逼到了阵法之,第一组的骆凤直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帮忙,不过很快给老岛主劝阻了。
  
      老疯子当然不大满意,说道:“我都没跟这凝血剑神打过,岛主你要是打不过,我来好了!”
  
      “万不可轻敌。”老岛主百忙之说了一句,随后又继续游说神敬霄,神敬霄也郁闷至极,他的凝血神剑速度几乎是如大雨倾盆似的,血滴本像是泼出去似的密密麻麻,偏偏抓不住老岛主半分。
  
      “看来,神道友是不打算听老身之劝了,那老身有个赌约,神道友可愿意接下?若是接了,老身不再游走,愿意全力和道友一战分个胜负。”老岛主淡淡一笑。
  
      神敬霄笑了一声,说道:“岛主,你开大会没有叫神某,神某没意见,毕竟正邪不两立,我又给东方老道远困东海多年,入不得你岛主法眼,不过,这可不代表你身为的漩涡海霸主,现在说一句话,我神敬霄必须听你的。”
  
      “神道友无需这么说,老身也没想过让你听我的,只是想要打个商量,若是老身赢了,你退出和巫妖两族联盟,回东海去如何?老身也会逐个劝说巫妖两族平息争端,至于五大寰宇,我们也可以在后面定下计议来划分,如何?”老岛主建议道。
  
      “那你要是输了呢?”神敬霄冷冷问道。
  
      “由你当此岛岛主如何?”老岛主笑道。
  
      神敬霄那双凹陷下去的眼睛闪着幽光,听罢这话,更是透出一股子古怪的色彩:“呵呵,岛主可想好了,若是赢了,这仙岛成我神敬霄的新老巢了。”
  
      “没问题。”岛主笑道,随后伸出手做了个请,而神敬霄也不客气,毕竟岛主都活了不知道多少年,连神敬霄这样的老剑修都不敢在她面前自称‘老夫’,他先动手也应该!
  
      血剑猛然暴涨,随后如同无数巨大的血鞭子,狠狠的抽向了岛主壶丘氏!
  
      而这时候,岛主竟不再避开,而是两手伸出,随后如舞剑似的翩然起舞了,我瞪目结舌,当然连蒋若茵也没例外,都露出了震惊愕然的表情,显然一个老者起舞,多少是不大和形象相符的!
  
      然而让我们意外的是,这岛主的舞步却十分扎实,有着一种远古的韵味,而起舞之后,剑气竟如蚕丝,随着她的舞动瞬间到处泼洒,并且成为万千的剑丝!
  
      “神乎其技。”蒋若茵喃喃说道,我也是倒吸一口冷气,当即也出声道:“为何不见神剑,竟有剑丝纵横?”
  
      “呵呵,神剑不是她?她不是神剑?小子,‘大道争锋无穷极,情丝万屡堪破之’,岛主之体便是剑胚,剑胚之体既是岛主本人!此剑剑名‘无极’,为剑胚之极致。”骆凤直嘿嘿一笑。
  
      我不免震惊,骆凤直是老怪物,和虚荷谷主都熟悉得很,知道一些岛主的情况也正常,不过他道出岛主这把身剑‘无极’来,实在让我也震撼了一把!但也确实是情理之,毕竟神树生长在仙岛之。
  
      这无极神剑为无穷剑丝所凝聚,确实厉害到了极致,老疯子故意提到这把剑的概括诗句,明示了这把剑的一些缘由和能力,里面说的大道争锋,是当然无穷无极限,而这情丝万屡为何能堪破,里面的意思我不明白了。
  
      但现在这万万屡的剑丝为在岛主舞动乾坤的时候,已经把周围很大一片的地方全都覆盖住了,这种给击一道都恐怖之极的剑丝,竟无数道扎入神敬霄的身体里,显然非常痛苦。
  
      神敬霄的血剑泼不进去,给剑丝层层打散,只能一退再退,也让他郁闷得面目狰狞起来!
  
      我方才察觉岛主竟能如此的厉害,不过话说回来,岛主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把剑胚练到这样的程度实在很正常,而神剑从来在其他宝物首屈一指,以剑胚为道体更不用说了,恐怕她还很多四大部洲的盟主都强很多,要不然怎么统御千的应劫期护岛真仙?又怎么吭一声,能让四大部洲都云集仙岛来开会?
  
      作为整个古神界最大的仙岛联盟总指挥,总得有对得号的实力吧?而眼下毫无疑问证实了她自己的实力!
  
      神敬霄本来是厉害得不得了的角色,之不过遇了岛主也是憋屈,那无极神剑在岛主的无限放大后,基本避无可避,只有退后才是唯一的路,所以什么时候失败,是如今唯一的悬念而已。
  
      “嘿嘿,神敬霄,看来你本事稀松平常嘛,岛主这边十个回合你都走不出,估计到了我手,也是十一个回合的货色罢了。”骆凤直顺道讥讽道。
  
      “骆凤直!你放屁!你不过天南一个闲散仙盟的盟主,在我面前算得什么?”神敬霄忍不住怒道,他现在身看起来没挂彩,不过那是因为他的血都用来凝剑了,身体根本是个无血空壳,如果换成别人,早给岛主扎成血蜂窝了!
  
      “神敬霄,是不是要等玄天仙葫阵给人仙们破了,你才回来?老夫来攻打仙岛,不是来看你在这斗法的!”
  
      在神敬霄想要反击的时候,忽然云层深处,一个声音吼了起来,让神敬霄皱起了眉瞪了过去,但因为没看到对方接下来的表情,也没后续的对话,神敬霄也只能是干郁闷而已,不过这也算是给他台阶了,所以他很快借坡下驴的说道:“岛主,此战歇后,今日战得不酣畅,且看你们能挡到什么程度!”
  
      “呵呵,神道友自便是。”岛主出了名好说话,不过骆凤直却冷笑起来:“神敬霄,你有本事逃跑,别说得那么威风,给打成这样,是我没脸说成平手,怕输可以,但少了敢认输的气魄,连我这什么闲散仙盟盟主都不如!”
  
      神敬霄咬咬牙,瞪了一眼骆凤直,骂道:“小辈,你算得什么东西?老夫纵横东海之时,还没你们天南什么事!”
  
      “此一时彼一时,东海现在因你连天南都不如啰!”不得不说,骆凤直拉仇恨简直是葩一朵,神敬霄怒吼一声,顿时转而攻向骆凤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