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十四章:装水
    
  
      随着葫芦阵口不断的转移,战场一样千变万化,前方,一大片一大片的区域都给打得残缺不全了,空间裂缝到处都是,罡风四泄而出,不断的把仙家吸入其中,可见双方都铆足了全力!
  
      我紧急的联络了岛主壶丘氏,告知了我这次怎么做计坑这群巫族和妖族的仙家,随后又怎么破除天上的葫芦阵云云,这让壶丘氏顿时高兴无比,把自己所在的战斗区域告诉我后,还让我小心谨慎,无比完整的把计策实施下去。
  
      我坐在戾血莲上,身上的元气也所剩无多,全力以赴斗一场肯定是没办法了,不过去坑人那绝对够了,所以立即朝着岛主那边飞去。
  
      结果快要飞到的时候,几个巫族忽然从战斗中分出来,朝着我这边冲过来!
  
      我冷冷看了一眼,也懒得理会他们,让戾血莲急速继续赶路,因为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剑,所以想要斗法,也抖不起来威风,而现在再爆发一次天一御法,肯定是直接石化的下场,所以怎么算,都是逃划算点。
  
      戾血莲如飞驰星海,冲向天空的时候,恍若是一枚黑色星辰,这些巫族速度不快,追了几个眨眼就给抛出了很远,只能是郁闷的看着戾血莲消失不见了。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了岛主正在按照我说的计划,带领所有的应劫期朝战场最中央区域,也就是尖刀队目前所在的海面上汇合,这海面就是葫芦阵的所在,它如同一个巨大的盖子,眼下封死了所有的元气下行,所以我看到岛主那一刻,同样看到一条诡异的龙吸水光云柱,正一边旋转,一边朝着天空汇聚!
  
      这光柱上到处都是一个个圆形的阵法,以光柱为中心环绕,研究缩地术的我,当然明白这里都是传送的节点,所以无论是什么东西,碰触到它喷薄出来的云柱子,都会给传送到指定的葫芦口位置,所以实际上,这里也算是玄天葫所控制的核心区域。
  
      “眼下岛屿虽然下坠,但速度并不快,我故意约了他们进行决战,也让叶盟主和东方盟主她们回来了。”岛主看到我后,也顾不上打招呼就介绍起了情况。
  
      “那就最好了,这天顶也冲不上去的对吧?”我看向了天空黑压压的云层,这些全都是传送云,看似是云层,内里全是玄天葫芦控制的传送阵。
  
      “是的,冲上去,全都要传送到下面的岛屿阵口。”岛主壶丘氏指了指天空那连接仙岛,随之而下的光柱说道。
  
      我暗道这不就是‘电梯’么,玄天仙壶在上面,不断的喷薄带有传送功能的云下来,形成了一大片的循环领域,大家全都没办法上去,只能上去后又给电梯送下来,而在这里僵持,又给漩涡海吸收走元气,周而复始,全都得死在这里。
  
      漩涡海这地方能吸收元气,当然也危险无比,听说进入其中,直接就能给元气压爆道体而死,重力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而且越是深邃,就越是如此,我虽然没看到,但也绝对不想冲进去试试。
  
      加上漩涡还是往下冲的状态,想要逃离都会给卷入底下。
  
      所以大家宁可去破阵寻找一线希望,也不会自杀进入漩涡海,那地方之前就是用来死战的。
  
      当然,现在它的功能又恢复了过来,因为壶丘氏要约战,巫妖两族和东海邪仙当然也不会拒绝这一波带走的机会。
  
      在和岛主壶丘氏飞去和叶孤玄、东方瑾汇合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状况不是很好,元气基本耗尽的状态,所以不禁问道:“岛主,你的情况可不大妙,听闻你是剑胚之体,自身就是剑胚,这么使用力量,恐怕会和我体内的悲风
  
      剑胚一样,直接转化成元气的。”
  
      岛主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是之前和麒麟帝、莲帝斗法的时候坏掉的么?”
  
      我叹了口气,说道:“嗯,进入了空间裂缝里,酣战之时未曾注意此剑已经达到了临界点,竟还强行驱策它,结果在体内碎了……”
  
      “唉,可惜,本来老身还以为这把剑在你手中,至少还能用上数年时间,却未曾想到连几天都没能坚持下来……也是你的力量太过强大了,对它而言,就等同是异样的能量灌注,本来吃素的生灵,常年却之有肉糜可吃,终究会加速它的衰老呀……”壶丘氏看了看我,然后笑道:“不过此剑斩下两位妖皇道体,也算是名扬天下了,一刹那的芳华,足够了,只是可惜老身已经没有原生剑胚赠与道友,否则以道友之能,必有一剑可堪破日月星辰,力量如大海浩瀚!”
  
      我也跟着苦笑叹道:“不知道这神道成树,再到成熟,需要多少岁月?”
  
      “不知,在我之前,树便长得参天一般了,怕是万年皆有,而成果亦是不易,而且也要看果实的品质如何不是?总有一些稍瘦点的,也总有一些个头会大一些的,不是么?”和我一路飞行,岛主也不闲着,顺便跟我聊起了神树的剑胚。
  
      “原来如此,那刚刚成果,不知道是不是和一般的果树一般,也是不怎么大的果子?”我又笑问。
  
      “若是不论生长之地,不论元气是否足够,刚生成的第一枚果实自然是大不了的,听说早前的几批,好些果实都是不成的,放下五大寰宇的九枚果实,也不是几百年就能攒一颗,有的上千年都有,不成形的果实诞生不出剑胚来。”岛主说道。
  
      我愣了下,也就理解了剑胚的生长不易,就说道:“看来神道要花多年成长为树,又要生成几批小果子,还得遴选出能够成为剑胚的存在,怕得几千年过去了……”
  
      “正是如此。”岛主笑道。
  
      刚说完,前方那儿,一群的应劫期存在就朝着我们这边飞过来!
  
      和岛主带领的护岛仙人差不多,他们一个个都是面带颓然,各自都满脸复杂之色,或者有的愤怒不已,或者有的满头大汗,但大部分都是颓然的,因为本来上去近百的尖刀队伍,如今不过剩下三十多人,可谓损失惨重。
  
      叶孤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手中的剑鞘明显磕出了好几个口子,也不知道剑鞘内的剑怎样,若是也给磕出口子来,那确实就好玩了。
  
      君亦烁也不再是意气风发了,他看到我除了是苦笑,就只能是强打精神而已。
  
      东方瑾这趟一个人领着的人少了大半,之前跟着她的老太婆参云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看得出来,她的元气耗费非常大,双目也有些茫然,一副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
  
      看得出来,东方瑾这状况是归元法用的多了,副作用起来了,所以看起来有些呆滞。
  
      不过听说东方家有种秘术,为了防止使用归元法过多而成为白痴,所以发明了一种能够把一生记忆全都存储备份起来的办法,战斗的时候,只要不丢性命,找得到回家的路,就能够使用秘法重新‘活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这种秘术也是有条件的,就是需要从小绝对的静修,从孩提开始,就禁制去经历太多的事情,预防这种秘术记录不住那么多东西而溢出,毕竟一个圆球的面积是有限的,水漫出来了,就装不完了。
  
      我倒是很羡慕东方瑾,毕竟雪倾城就没有那么幸运,她忘记了许多的事情,记得住的,都需要玉牌才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