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十五章:让贤
    第三千一十五章:让贤
  
      三大道法强是很强,可惜代价都太大了,归元法的代价更是如此,从小静修是很困难的,基本上就是不怎么接触人,不怎么和人说话,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尽可能的让人来代劳,好让记忆能够保持不超过秘术存储的量。
  
      当然,为了让归元法能够有效的实施,一定的记忆储备也是需要的,好比遇上更强大的敌人,要回溯他们的力量,肯定需要耗费过载的记忆,因此,东方家族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归元法更加的强大,对于保存记忆的秘术,也加注了无数的心思。
  
      所以归元法想练到更高层次,就必须把搭配的秘术修炼到更强大的程度,而能够储备的记忆越多,也相对越强,只不过归元法肯定要比秘术的极限要大很多就是了,要不然东方家也不至于弄那么多禁制出来。
  
      好比之前东方瑾闭门不见外客,而是让老太婆参云来守门拒客,也是这个原因,也是后来奇怪,问过了蒋若茵才算是了解了一些。
  
      似乎不知道为什么把他们叫回来,君亦烁率先问道:“岛主,何以在此刻将我们唤回?我们第三队已然找到了阵眼那儿,如今两大妖皇给夏道友打成了虚体,此时趁势攻击不更是好么?”
  
      “不错,现在急匆匆而来,我们已经破了四重的阵门,却半途而废,实在太可惜了。”东方瑾身后的一个老道叹道。
  
      叶孤玄看了一眼我,然后又看向了岛主,问道:“夏道友也在这里,是有新的破阵办法?”
  
      “也不算是多新的办法,既是大家一起联合,加上有夏小友在,此次攻破大阵,必可期待。”岛主淡淡一笑,然后指着前方说道:“而且,我已经约了黄阳帝极昼,八大巫族首领,神敬霄以及东海佛不念,一战定仙岛存亡,毕竟仙岛神树已死,岛民死伤亦惨重,即便恢复过来,也是苟延馋喘了,不若输了解散去了也罢。”
  
      东佛不念,既是杀死觉迟神尼的魔佛,传说原名东方不念,是东方瑾的大伯,当年在天东的时候,身负归元法,却叛出了道脉,又修了佛教的业**神通术,后又不知何故入魔,修得一身通天邪法,是个非常复杂的恐怖角色,之前把神敬霄叫走的,应该就是他,实力听说强大得离谱,不是东方瑾他爹,或者妖皇帝婴来,单打独斗这里没一个能斗得过他,毕竟凝血神剑神敬霄都是给他呼来喝去的。
  
      “但他们要的是我们项上人头。”叶孤玄仿佛没听到解散仙岛这事一般,关注的反而是她们的生死。
  
      眼下大阵未破,漩涡海上面已经盖了盖子,大家如果没有别的作为,早晚是死路一条的,所以上面守阵的巫妖族根本不在意。
  
      “叶盟主,老身当然知道,所以他们这一战不过是刚刚开始,而且我们失败是死,不失败,面临我们的,仍然是九死一生,故而又何须在意一些繁枝错节?对方恐怕这么答应我们,也不过是让我们好安心而已,根本上也不打算让仙岛的子民离开仙岛的。”岛主淡淡一笑。
  
      “那岛主可是有了什么计划?能否直言?”叶孤玄问道。
  
      岛主摇了摇头,说道:“大家就按照决战来看这件事吧,胜负皆是天运,我们只需尽力而为就是了。”
  
      “好吧。”叶孤玄点头,她双目中带着一轮红色的光晕,应该是压制纳灵法带来的负面作用,不过能把纳灵法压制得那么好,可想而知这叶家也有自己的独门配套三大道法的秘术。
  
      “东方盟主,你可有别的意见么?”岛主说服了叶孤玄后,又看向了东方瑾,东方瑾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显然有些记不起来事情的样子。
  
      这就是归元法的恐怖副作用,使用过度后,就算是还有元力在身上,也一样会记忆衰退,刚才东方瑾就是记不住之前一些记忆,以至于苦思后才回答的样子,这也是相当可悲的事。
  
      两位天东扛旗的存在都没意见,其他的更不用说了,君亦烁始终以保护叶孤玄为己任,老岛主也懒得问他了。
  
      而就在大家准备要出发的时候,一道气息很快从下往上朝着这里飞来,大家当然少不了探测一番,而在我察觉到对方是谁的时候,岛主已经开口问道:“伏天道友不需要休息一番么?从开战到现在,已经是劳烦你太多了……”
  
      “无妨,多谢岛主关心,在下还能一战,况且听闻大家要对抗巫妖两族和东海的邪修,我若是不来,恐怕多少有些不合适。”伏天晓平静说道。
  
      他是北部仙盟的扛旗,又是化道法的传承者,如果他都不来,基本天东就没有能打的了。
  
      在现在损失如此惨重的情况下,要对抗东佛不念,以及神敬霄、黄阳帝极昼,还有八大巫族首领,如果没几个压轴的强者在,简直是自己跑去找死。
  
      “要去决战是可以,但我不是长敌人志气,现在看起来第一队基本只有夏道友来了,而岛主的第二队,也不过一百五六左右能战者,至于我们第三队,只有三十多位仙家了,岛主看一看就能清楚发现,我们现在的实力顶多不足巅峰时的三成……”君亦烁身后一个仙家说道,但没说完,就给君亦烁伸手止住了剩下的话。
  
      岛主面露苦笑,说道:“我又怎么不知诸位仙家的苦处,但现在多说无益,且看时运是否相济如何?”
  
      “嗯,岛主所言极是,我们的命都拽在岛主的手中了,还望岛主居中指挥,好让我们能够化险为夷。”君亦烁是正能量拔群的人,凡事肯定会第一个出来当出头鸟。
  
      和尚和尼姑里面,之剩下觉需神佛,以及他的几位师兄弟了,那位小佛法教的觉难神佛,之前虚体都躲在了仙岛入口那儿,但即便看起来在这里凋零,实则在岛主汇合过来后,因为加入了第二队牵制敌人的尼姑和尚都返回了他身边,看起来竟有四十多人之多,竟和天东的道仙一个数量,真可谓是道佛都在伯仲之间呢。
  
      而君亦烁的话音,觉需和其他的天东仙家都一一附和,要岛主来当总指挥,一是岛主实力强大,二也是论起门派,仙岛当然是最大的,无疑指挥上肯定没什么问题。
  
      但岛主壶丘氏却伸出手,压下了群起的推荐,旋即看向了我后,又和所有的应劫期说道:“这一次,老身退后让贤了,而能够胜任的人,老身也已经找到,希望大家能够不要有其他的异议,都认真的听从他的指挥。”
  
      “啊?岛主是说……”里面一群道人顿时是有些不解起来,毕竟强大与否虽然是关键,但总指挥还得要找到适合指挥大家的人,岛主几乎是统筹四大部洲的存在,成为大家的首领,那是众望所归,但我又算什么?
  
      我其实也有些感到诧异,不过她让我来指挥,在破阵的时候,当然会更方便一些,只不过他们能服我?
  
      果然,连伏天晓也有些诧异的说道:“虽然听闻夏道友以一己之力,斩杀了莲帝和麒麟帝,让妖族气焰不得不降温,但毕竟夏道友都于大家不太熟悉,指挥上,怕是有失吧……”
  
      岛主却笑了笑,说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夏道友统一和统御五大寰宇已然多年,想必统筹我们,自然也不在话下吧?”(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