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十八章:业轮
    第三千一十八章:业轮
  
      “你看老身像是无恙的样子么?”壶丘氏淡淡一笑,脸惨白无血,到了她这程度,元力是否见底连我都看不出来,毕竟是以剑胚凝练的身体,和一般的能量体有着一些区别,能量的核心脉络,也不好判断。
  
      能被人称做东海佛,最后直接连名字都不叫了,称东佛不念,这东方不念也算是个恐怖分子的仙人了。
  
      “壶丘岛主拥有仙岛,但四大部洲多年来,依然战乱不断,小的地方门派互伐,大的地方,仙盟相斗,再大一些,部洲之间从无来往,并相互敌视,又怎么能谈得安宁?挑起纷争之说,壶丘岛主何必放在我的身?如今天南通道开启,各部洲风闻而至,必然要引来更大的纷争,岛主请了四方部洲,却唯独无东海一脉,又何言寻求四大部洲之安宁?”东佛不念仍旧没有睁眼,表情也是不动半点。
  
      “东海仙家,本来脉属天东,为海外仙家一支衍生而来,然而,多年来有东方道友和神道友的操持下,已经和天东分庭抗礼,各踞一方,连年酣战,老身的仙岛,是安静之地,是要请两位东方道友前来这里决斗,自己做个见证么?”壶丘氏平静的看着大小战争还在持续,却还是把注意力全都集在了东佛不念的身。
  
      东佛不念沉默了下,最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呈现出了紫金之色,这是修炼一种超级功法达到一定的程度,才会出现的境况,好归元法等,修炼多了,眼瞳那儿会呈现出光荤,但东佛不念这样过度修炼功法导致成现在纯色的,委实较少见一些。
  
      他的眼睛扫了我们这拨人一眼,终于定格在了东方瑾的身,不过,那也仅仅是一时之间而已,最后他把目光返回了壶丘氏的身,说道:“仙岛是四大部洲维系的重要一隅,同时,也成了阻碍六大寰宇共荣的重要原因,所以,四大部洲,乃至于六寰宇,成则是仙岛,毁也在于仙岛,壶丘岛主守护仙岛,守护四大部洲的想法固然令人钦佩,然而,天南通道一开,时局势必不同往昔,再固守当年之盟约,只会让四大部洲陷入更大的战乱,不念今日投身于此,便是不想让四大部洲再现量劫罢了。”
  
      “原来东方道友是抱着为了六大寰宇好的想法而来,倒是让老身欣慰,不过,以此作为兵戈理由,却让老身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们仙岛多年来维系四大部洲和平多年,无功劳亦有苦劳,况且四大部洲不满意老身调解,直言便是了,老身经营仙岛多年,岛民众多,有数十万之巨,虽搬离多半不舍,但性命之忧下,疏散仙岛入四大部洲亦无不可,为何无半点知会,便举兵来犯?”壶丘氏看着东佛不念,脸是一种无奈和可惜。
  
      壶丘氏确实是个大公无私之人,由她这样的仙家来操持四大部洲和仙岛,确实是最合适的。
  
      当然,那是和平时期,到了现在这寸土必争,大乱始生之时,她还是太过懦弱,想要照顾和平,以和平来说服燃烧起来的战火,势必和以身投炉没有区别。
  
      东佛不念抬起头,随后缓缓的闭了眼睛,说道:“看来,壶丘岛主还是不明白不念所想,那无需再言太多了,四大部洲联合之势,已经不可逆改,仙岛多年以来,超然世外,精兵严治的同时,更是恫吓天下仙盟,对四大部洲钳制颇多,让四大部洲互相掣肘,互相敌视,又互不往来,可谓罪大恶极,而对于仙岛如若不行今日之无奈,又如何根绝于此时?”
  
      “你……”壶丘氏听罢,脸都气得绿了,显然自己这仙岛为天下仙家汇聚之地,现在却给说成了是威慑天下的存在,当然让苦心维持天下和平的她愤怒不已。
  
      而一旁的东方瑾还在怔怔的看着这位男子,眼带着的是一种异之光,这种光仿佛是看待自己的长辈才有的,不过她身边,很快有下边的仙家提醒,但让我意外的是,东方瑾的目光仍然改变得不多,甚至因手下的言辞,还有些许的抵触。
  
      我暗骂糟糕,这东方瑾是归元法用多了,人早傻了半截,现在这东佛不念以这么‘原生态’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给人的感觉是干净,纤尘不染,要是有人故意抹黑,正常点的肯定都要犹豫一番,这纯洁的,估计要骂说东佛的人多管闲事了。
  
      看壶丘氏还打算狡辩,东佛不念身后不知何处来的野仙捻须一笑,说道:“壶丘岛主,若是要怪,也只能是怪仙岛之作为,已经不适合于如今了,东佛即来,天下平定,仙岛自然是要抹去的。”
  
      我冷冷一笑,站在壶丘氏身边对着东佛不念拱手后,说道:“四大部洲不睦不知多少年,五大寰宇此时却已有和平,建设亦是方兴未艾,不知东佛不念前辈,这次统一了四大部洲,是否又去征战五大寰宇?若是五大寰宇不欢迎四大部洲统御,东佛不念前辈是要举大军横扫六合,还是眼睁睁看着五大寰宇固守难得之和平?”
  
      东佛不念睁开了眼睛,把目光投放在了我身,说道:“你是让莲帝甄道友,麒麟帝妘道友兵解的九劫真仙吧?听闻你是五大寰宇来的王者,统御五大寰宇已是多年,那何以站在壶丘岛主身边,而非我身旁?”
  
      “老牌的统治者名声,当然在我眼里名不见经传的阁下要大得多,我不来找壶丘岛主,难道找你这闲门野仙么?”我讽刺的笑看他,见他也露出了一抹笑意,我当即又道:“我坐拥五大世界,天地之大,莫可计算,光是最小的一个世界,都之四大部洲要大许多,更遑论六神天我占据其五,即便东佛前辈你现在手拥有四大部洲的古神界,在我眼,也不过是六神天的六分之一,那说起地盘多寡,不是我站在你身边了,而是应该你站在我身边,恭恭敬敬叫我一声夏皇才对吧?更别说,你现在还没成为四大部洲霸者,统御古神界呢!我想想……对了,你这身边可还有不少坐拥各大部洲的霸者没吱声吧?算起来,你也不过是东海霸主而已……”
  
      这一层层的贬低,东佛不念的身份顿时给我压成了一方小诸侯和小县官。
  
      与此同时,听到我有意的轻慢,他的笑意也越来越浓重,在须臾后,忽然嗡的一声,我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无的业轮,一下子猛烈的把我和岛主所站着的整个戾血莲,都朝着业轮的黑洞拖进去!
  
      我心惊骇万分,这该不是传说的佛门不亚于三大道法的业轮大神通术吧?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紫色的巨大业轮到处都是古怪的符,一个呈现出亮金色,而周边的元力能量,却是深紫色的,果然不愧是魔佛,这东佛不念的这一招足够震撼住所有的仙家了!
  
      我立即想要动用创元法的力量破解这业轮大神通,不过岛主却看向了我,摇摇头说道:“如小友之前所言,真正的好钢,该用在刀刃,这一战,由老身来代劳吧。”
  
      “岛主……”我连忙还想要制止,但壶丘氏已经瞬间冲出了戾血莲,浑身下无极剑气冲天而起,背后如同长出了无数的剑气翅膀,随后瞬间划过了巨大的业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