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十九章:白云
    第三千一十九章:白云
  
      但即便岛主一剑划过,巨大的业轮仍在转动不已,吸力仍旧强大得离谱,我心震惊于这法术的恐怖,而身后的伏天晓,立即也念起了咒语,想要将这业轮大神通术化掉!
  
      然而,似乎看穿了这点,东佛不念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大手一挥,伏天晓噗通一声,当场跪倒在地,脸苍白狰狞,竟没办法施展半点法术!
  
      可怕的是,业轮还在转动,恍若是绝对不会停止一般,继续强行扯住了戾血莲!
  
      原来戾血莲因为施展了一次大的法术,力量残余不多,现在给直接的一阵狂吸,当然也有些难以立即逃离,偏偏这东佛不念施展了业轮后,自己不用控制,这业轮能独立旋转,无需再人为的灌注元力,因为它本身的吸收力,直接把周围的元气,包括靠得最近的仙家都吸收了进去,直接成为了业轮的力量!
  
      眼看业轮越来越大,大家都惊恐万分,不过壶丘氏毕竟拥有无极神剑,一剑破万法的本事不是夸夸而谈来的,数次的来去,无极剑丝缠绕着业轮越来越多,最后在她怒喝一声后,整个业轮的主要符全都给剑丝缠破,最后一阵的紫黑色空间扭曲后,业轮才彻底消弭不见!
  
      戾血莲不再受到强吸,但这时候用大难临头各自飞来形容都不为过了,因为这时候,原来还站在莲台的仙家,此时全都跑光了!
  
      与此同时,我发现壶丘氏已是强弩之末了,破坏业轮大神通这样的恐怖神通,确实耗费极大的力量,再来一次,估计大家都会给吸进去!
  
      这种可怕的攻击,有点像是韩珊珊的因果炮,越吸收越大,恍若是没有极限似的,若是给它吸收了个什么恐怖的能量,怕天都能给它炸塌了,当然,在此之前,当然量劫会干掉这业轮。  .  .
  
      “如此恐怖的神通,佛门法术果然是令人震骇。”壶丘氏淡淡的说道。
  
      我听罢,故意看了一眼觉需,发现他目露复杂和恐惧之意,不知道正规神佛碰这魔佛,内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剧情了。
  
      “听闻壶丘道友一把无极神剑可破天下万法,如今看来,也名不虚传。”东佛不念平静看着眼前一切,而战斗又因此再度进入了白热化,这业轮大神通引来的巨大声势,也算是一种进攻的信号了。
  
      “夏小友,此獠便由老身来对付,你是阵法大师,又有控制玄天葫的阵盘,此阵盘多人控制,理应作为阵眼而无主人,可否去破玄天仙葫阵?若是无法堪破,一切恐怕晚了。”壶丘氏看向了我。
  
      我想了想,传音说道:“这东佛不念实在太强,要不……”
  
      “不行,这里,唯我能够和他一战,我若是拦不住,尚有叶盟主,伏天盟主,夏小友安心破阵好,况且,你现在情况不太好,应该已经无再战此獠的能力了吧?”壶丘氏声音急切,这时候已经冲向了东佛不念,根本轮不到我来考虑。
  
      我眼看乱战又起,咬咬牙,只能说道:“那岛主小心些,若是不敌,退回仙岛罢,切忌不可性命相搏。”
  
      壶丘氏苦笑不答,旋即已经和东佛不念交手了!
  
      我看事不宜迟,立即坐着戾血莲直冲云天大阵那,在我的控制下,玄天仙葫阵仍然起着作用,只不过想要大规模去控制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东佛不念有阵盘,这巫族也还剩下没给兜入我挖坑的族长,所以实际我只能控制一部分而已。
  
      看到我冲天空破阵,巫族、妖族、东海邪仙自然没少追过来,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是五大世界的霸主,所以对我当然是要杀要剐的,我根本没打算停留,直接冲了云端,闯入了乌云的间隙里面!
  
      果然,有了阵盘之后,玄天仙葫阵在我的强制控制下,一个个传送阵盘都远远的飞离,即便是后面控制者,也不过让其他的传送阵朝我这边重新挤压过来,这是先来后到的规矩,他们也不知道我要飞去哪个位置,故而每次想要控制阵盘围堵我,也变成了徒劳,甚至一个巫族的首领见我入了云,也冲了来,结果给我控制传送阵直接兜去了陷阱那边!
  
      我所到之处,传送阵全都往四周离开,这让我很快冲了海面之!
  
      再次看到被乌云遮蔽得如同雾海的海面,我心也不得不佩服巫妖两族布阵方法,不过下面大战正酣,我没有半点犹豫朝着阵眼飞去,这玄天仙葫阵在路大家没少研究,里面不乏许多阵法大师互相讨论,所以壶丘氏才会找我来破阵,正是我拥有阵盘的便利之故。
  
      恐怕这趟东佛不念回去,要碎碎念这妘少渺一段时日了,毕竟谁的阵盘启动,其他的阵盘都能够发现,这要是出事,责任是谁很明白。
  
      海面,忽然发现我冲出来各族虚体,一个个都吓得懵住了,顿时四散而逃起来,我第三脉络已然见底,现在坐在戾血莲跟半个废人没区别,况且也没剑,根本不会跟他们起冲突,所以他们逃亡,对我而言更好。
  
      不过这里也不止是虚体,护阵的也不是没有,几个应劫期的巫族发现了我这股古怪戾血莲气息,顿时以很快的速度朝我汇聚,我发现了包围之势无法躲避,想了想直接缩地术,去了更远的可能是阵眼的地方!
  
      要布置这样的大阵,各种各样的假阵眼当然不少,要找寻起来也麻烦无,好几次的缩地术后,我总算是找到了疑似阵眼的地方!
  
      至于不确定,是因为没看到玄天葫,确定,则是因为这里的应劫期最多,而且其一个实力最强大的,竟是之前那位跟着麒麟帝妘少渺的老妖怪,似乎妘少渺管他叫做杜伯,实力非常的强,能撵着骆凤直打。
  
      而不止是他在,连同巫族的一位族长,以及东海邪仙里一个领头的女仙,也看起来强得很,看来这三股势力,已经相约好要共同守护阵眼了。
  
      我犹豫了下,站在云端看着这群妖族朝着这里飞过来,袖子下的如意云,已经钻入了云端,并且布得我脚底下,以及前方大片的云层都是。
  
      老妖怪杜伯看到了我,眉心拧成了一团,说道:“想不到冤家路窄,阁下一个人撞到了这里来!”
  
      “杜伯,这里应该是阵眼吧?不知道妘道友可还好么?”我忽然笑道。
  
      杜伯神情阴郁,但随后伸出了手,一团的虚体渐渐愈来愈大,并展现出了妘少渺的样子!
  
      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妘少渺咬牙切齿,看着我时,一金一银的眼珠子都泛着红光,并且怒道:“你还敢来这里!”
  
      “呵呵,原来妘道友还在呀,我还以为你先回家修养去了,对了,莲帝如何了?她应该也差不多一样惨吧?”我笑道。
  
      巫族的首领听闻竟是我兵解了妘少渺,顿时是惊诧万分,一时也打算静观其变,而连同东海邪仙里的女仙,也发出了咯咯的坏笑,说道:“莲帝在她的几个道友护送下逃了,妘道友有杜伯在,自然留在了这里。”
  
      “哦,原来如此,那美女,能不能告诉我,这玄天仙葫,可是你们三个守着的?”我看那女仙模样甜美,当然少不了顺势问一问。
  
      那女仙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阁下不应该先担心自己么?一个人面对我们几十位应劫期,换着常仙,早应该吓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