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十章:圆锥

  
      “杜伯,这里应该是阵眼吧?不知道妘道友可还好么?”我忽然笑道。
  
  
  
      杜伯神情阴郁,但随后伸出了手,一团的虚体渐渐愈来愈大,并展现出了妘少渺的样子!
  
  
  
      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妘少渺咬牙切齿,看着我时,一金一银的眼珠子都泛着红光,并且怒道:“你还敢来这里!”
  
  
  
      “呵呵,原来妘道友还在呀,我还以为你先回家修养去了,对了,莲帝如何了?她应该也差不多一样惨吧?”我笑道。
  
  
  
      巫族的首领听闻竟是我兵解了妘少渺,顿时是惊诧万分,一时也打算静观其变,而连同东海邪仙里的女仙,也发出了咯咯的坏笑,说道:“莲帝在她的几个道友护送下逃了,妘道友有杜伯在,自然就留在了这里。”
  
  
  
      “哦,原来如此,那美女,能不能告诉我,这玄天仙葫,可是你们三个守着的?”我看那女仙模样甜美,当然少不了顺势问一问。
  
  
  
      那女仙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后说道:“阁下不应该先担心自己么?一个人面对我们几十位应劫期,换着常仙,早应该吓坏了吧?”
  
  
  
      “我吓坏了?也不算吧?我觉得一会你们肯定要吓坏,嘿嘿。”我笑了笑,然后又道:“准备好了么?我要走一波了,你们大家抓稳,记得给老幼病残孕让让座!飞吧,走你们!””
  
  
  
      “你莫不是失心疯了吧?”那女仙看我一副送飞机走的动作,袖子捂着嘴巴咯咯又笑起来。
  
  
  
      “还真是疯了!”而妘少渺和杜伯都黑着脸看我,至于那巫族的首领,也已经是抓头挠腮,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结果忽然他们脚底下白光一闪,嗖一下,我前方一大片的区域,干干净净,什么都没剩下了!
  
  
  
      我冷冷一笑,说道:“这飞机不错的,飞得可能有点远,不过你们人多,回来的路上结伴,时间杀得快。”
  
  
  
      提早偷偷在一片的云海上面布置如意云,当然是没人能够注意和发现到,毕竟云彩长得都差不多,而且这如意云的扩展性也很好,加上这玄天葫的云层也带有元气,我把如意云融入其中,就算是应劫期,也不可能发现这秘密。
  
  
  
      所以等他们全都自以为可以群殴我而聚集过来的时候,我趁机启动了如意云,自然把他们传到了遥远的地方去了!等他们回来,怕我早就破阵了。
  
  
  
      只不过可惜了这朵如意云来之不易,也算是拿圣道之极换来的,这么传送走,肯定要落入三股势力手中,好在之前韩珊珊研究过,说是能复制,那仔细想想,放在南部仙盟和放在其他地方,似乎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看着前方空白一片,我继续往前飞行,其实在这大阵中行走,换了别人肯定是危险无比的,但我有阵盘在,等同是整个大阵的一员,所以云层的传送阵不可能传送走我,让我在这闲庭信步,四下里寻找玄天葫都没半点反应。
  
  
  
      因为已经身在了阵眼的中心,又把所有的应劫期都传走了,所以往前不出一会,阵盘果然就探测到了玄天仙葫所在!
  
  
  
      不过数道古怪而强大的气息,同样也出现在了我的感应之中,我咬咬牙,在这种关键时刻,岛主都在下面拼命,我又怎么能犹豫不前?
  
  
  
      所以我并未犹豫就冲向了那几道强大的应劫期气息所在!
  
  
  
      可让我震惊的是,这片置于天空的锥子台上,并没有看见玄天葫的踪影,反而更奇怪的现象,让我整个人都不由愣住了!
  
  
  
      倒立的巨大圆锥平台上面,一个身穿绿色镏金袍,披头散发,长相看不清楚的中年人,此刻正在被无数的锁链困在了平台上!而三个应劫期的存在,则守护在锥子平台左右!
  
  
  
      这几位应劫期看到我来,已经是紧张得不行了,要不是他们需要守在这里,恐怕早就逃得远了!
  
  
  
      我面露狰狞笑容站了起来,浑身创元法的力量再次攀升到了巅峰,天空顿时打雷暴雨,如同随时都会量劫一般!这更让三个应劫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起来!
  
  
  
      “还不滚!难道想跟之前那些人一样,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么!”我冷冷一笑,似乎随时都可能发动进攻!
  
  
  
      然而我自己当然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就算现在能干掉这三位应劫期,我也是够呛,第三脉络突然告罄可不是说笑的,而且引来量劫,靠天雷打身上恢复这种事,我肯定不会去干,因为真达到量劫的水准,就不光是天雷了,空间风暴产生的频率会更高一些,因为之前我就尝试过了,要不然第三脉络也不会损耗那么大。
  
  
  
      给我这一下,这三位最后守护阵眼平台的,立即没有半点犹豫就逃了,毕竟刚才这里还是好几十位应劫期守着呢,现在前车之鉴都有了,他们三个独木难支,逃跑也是形势所迫!
  
  
  
      整个阵眼中心总算冷静了下来,这两次的智取,让我把压箱底的手段都用完了,可眼前非但没看到玄天葫,还又多了个给绑起来的中年妖族,这是几个意思?
  
  
  
      犹豫了下,我忽然想到玄天仙葫的完全启动,必须拥有先天灵气,既是如云冰心那样的存在,才能发挥它的全部功效,那凭什么这玄天仙葫能够控制整个仙岛?
  
  
  
      那当然也必须要满足这条件!所以眼前这位,很可能就是玄天仙葫的真正主人,既是妖皇帝婴!
  
  
  
      只不过帝婴怎么会给绑在这里?他可是统治妖族部洲的真正皇者!太阳星的一道气运转世!可旋即一想,我差点就拍了大腿,因为之前麒麟帝妘少渺自己说现在他是妖皇,那之前的妖皇都没死,他怎么也敢擅自称妖皇?
  
  
  
      显然是妖皇已经出事了的意思。所以现在出现这一幕,也就不奇怪了!
  
  
  
      “你是……妖皇帝婴!?”我试探性的问了起来,却没敢飘离平台太近!
  
  
  
      而似乎听到了我的回答,中年男子缓缓的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旋即说道:“未曾见过你……你是何人……”
  
  
  
      我想了想,暗道这中年人多半是妖皇不假了,就说道:“事出突然,巫妖两族,以及东海之仙忽然入侵仙岛,眼下局面暂时已经给岛主控制住了,我是夏一天,岛主派上来找你的。”
  
  
  
      “哦……呵呵,便知道……他们也没那么容易得手……不过真没想到……壶丘道友居然隐藏这么深……连巫、妖两族,东佛不念带领的东海仙家,都能够抵挡住……实在是……出乎预料……”中年男子双手双脚,脖子和身体全都给锁链捆缚,连眼睛都给封印住了,能说话应该是极限了。
  
  
  
      不过他的元气法力却没有给封锁,因为锁链正源源不断的吸收力量到圆锥那儿,毫无疑问他也用不了任何法术,就算给他言语念咒都无济于事。
  
  
  
      “想不到本来该呼风唤雨的妖皇,居然被困在这里,这才出乎我的预料呢,不知道妖皇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我淡淡的说道。
  
  
  
      中年男子低下了头,忽然发出了笑声:“我帝婴被困这些日子,想通了……很多事情,什么妖皇不……妖皇,都不过是过眼烟云,一旦给人钳制住,傀儡一具罢了,道友也无需讽刺我,直接说说正事好了,你来这里……可是为了破阵的?”
  
  
  
      “呵呵,不然我费尽心思清理光这里的仙家做什么?不过看着这个大阵,恐怕却不容易破呀……不知帝婴道友这段时间被困在此处,可有什么良方给在下参考?好将道友放出来?”我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锁链,大致数了下,竟有三十六条之多,暗合天罡之数。
  
  
  
      “原来夏道友没有准备,就想要来破这大阵了……”帝婴笑着又抬起了头,那双金色的双眼,此时正在认真看着我。
  
  
  
      “你胞弟倒是准备得不少,所以刚才还在下面跳太阳鸟舞勾引小姑娘呢,你若是到了现在还没半点准备,趁着时间不多,就直说好了,免得那群给我撵走的又回来,错过了我破阵的好时机。”我笑吟吟的回应。
  
  
  
      “道友可是会说话得很,若非是这极昼害我,我眼下又怎么会在这里?”帝婴冷冷一笑,看我不答,他旋即又说道:“给捆缚这么久,准备岂能没有,不过,总得先谈谈条件吧?”
  
  
  
      “条件?我打算救你,你还跟我谈条件?我没听错吧?”我感到好笑。
  
  
  
      “呵呵,破了这大阵,仙岛就安全了,此为平等交换,但我出去后,妖族却会陷入大乱,你说我们妖族会不会亏了点?”帝婴也冷冷地回应我,现在也是那不吃亏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