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十二章:游丝
    第三千二十二章:游丝
  
      打得狠了,阵台都给崩了一块,毕竟它力量来源,给我吸收了之后,入不敷出下,也难以承受这股巨力,虽然花去不少时间,不过对方不打算合作,我也只能无奈为之。
  
      “你!慢着!!”帝婴连忙制止我继续轰击阵眼,我冷冷一笑,停手后说道:“再给你次机会,把玄天葫交出来,我便放了你,否则打毁了大阵,把你兵解了,就送你去**了,到时候你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你好狠!你杀了我,妖族都不会臣服与你!”帝婴仍旧威胁。
  
      我静静看着他,随后忽然一笑,说道:“总会有臣服的存在,你觉得极昼如何?”
  
      一听到我把他弟弟搬出来,气得他满面通红,骂道:“他将我锁在此处,霸占我的妻妾,强夺凌辱我的女儿,我岂能放过他!你竟连这样的恶贼同谋,就不怕天下耻笑!”
  
      我皱了皱眉,说道:“呵呵,你们是兄弟,所以一丘之貉而已,即便这种不忠不义的家伙不行,难道我就不能再换一个?”
  
      “好!你行!夏皇手段残酷,非我所能比!”帝婴已经有些无语了,而很快看我又准备继续轰击,他急忙说道:“慢着!我就算给你玄天葫芦,你也没办法控制!要不然他们何以不将此物收为己有?难道你就没想过?”
  
      “我不能控制,也并非没人能够,总比放在你身上安全许多,嘿嘿。”我笑道,心中却想的是云冰心还在养小葫芦,回头我直接带大的过去,她不得目瞪口呆才怪。
  
      “我是先天灵气之体,若是没有我,天下无人可控此玄天葫,即便能够,也无法发挥它能力十之其一!倒不如留在我这里!”帝婴继续想找我商量。
  
      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你怎么就是先天灵气之体了?”
  
      “我乃是太阳星一缕气运所生,天生便带着先天灵气降生,故而把先天灵气炼入脉络之中!因此,他们也正是知道这点才不杀我,而将我困入此处阵眼,并借由阵法控制我来驱动玄天葫,在这里不断施展玄天葫神通!”帝婴连忙说道。
  
      “哦,你既是先天灵气?那不能把你打成气若游丝,再抹去了记忆收为己用?”我冷冷一笑。
  
      帝婴怔了一下,一副我好狠的表情,但还是说道:“来不及!若是先天灵气不达到我这个程度,又如何控制玄天葫,又如何启动这么庞大的玄天仙葫阵?从头再来,哪有捡现成便宜要好?”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倒是无所谓,先天灵气我正好需要,把你打成纯正的先天灵气,再控制玄天葫慢慢培养,花多少年也无所谓,就跟这戾血莲一样,现在弱是弱了点,但关键是忠心耿耿不是?”
  
      紫卿云在戾血莲里忍不住噗哧一笑,而帝婴已经是吓得如丧考妣,想哭的心都有了。
  
      我看他已经整个噎了下来,才说道:“呵呵,算了,你毕竟是一代妖皇,总有些徒子徒孙,大妖小妖的追随者,我也不能就这么把你灭得这么干净,不过玄天仙葫肯定得交给我,至于你嘛,我会放归你自由,你可愿意?”
  
      帝婴犹豫得咬牙切齿,但现在明显他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存留性命,所以最后也只能是同意了。
  
      其实之前我也想过是不是要逼他分裂一道先天灵气什么的,但既然都练成了道体了,那理论上除了抹去他的记忆,没别的办法,毕竟它就是先天灵气形成了脉络,本身还是现在这种惨况,让他分裂出两部分来,和杀了他没区别,没准给我一收,残余的一些记忆还可能祸害到我,万一几千年的记忆抹不干净,那更麻烦。
  
      所以还不如等云冰心那道在葫芦中豢养多年的纯净先天灵气好了。
  
      “葫芦就藏在阵眼下面,眼下我的脉络接驳了此处阵眼,你需得从外围用阵盘按照我的说法,一一将它破除,等我出来了,才能把葫芦给你。”帝婴说道。
  
      我想了想,冷冷一笑,说道:“可以,不过得先签订血契,万一我放了你出来,不把玄天葫给我,我岂不是冤大头?”
  
      帝婴颓然,估计他之前就抱着脱离后就跑路的想法呢,见我滴水不漏,他也绝了这心思,很快就开始传授我解除大阵的办法。
  
      经过了一阵的捣鼓后,很快锁链就开始一条条的解开,而等到我觉得差不多后,立即拿出了血契让他按下自己的脉络,要是他胆敢反悔,必然就是炸体的结果。
  
      没过多久,大阵因为失去了大部分的元气,又给我大规模的破坏,加上和帝婴内外夹击,很快轰然坍塌了,而玄天仙壶也展现在了我面前!
  
      这崩塌的圆锥大阵中心,一团浓稠的白云滚滚沸腾,而云中若隐若现一只白金色的葫芦,这葫芦可不是中规中矩,如同模子刻出来的样子,而是有些扭曲和弯扁,看着就像是原生态长出来的,而且个头不小,足有一米来高,那仙藤也是弯弯一小截,和之前我从圣道门原掌门袁惊鸿那处换来的一般无二。
  
      只不过,这玄天葫已经不算是纯粹的活物了,给先天形成宝物后,葫芦已经定了形状,而且经过历代主人的强化,身上到处点缀一些奇形怪状,色彩鲜艳的晶块,还镶嵌了金色的镏金边框,看着十分的高大上,也不愧是传说中的宝物样子。
  
      帝婴要把葫芦交给我,当然诸般不舍,抱着葫芦在那有些双目浸泪。
  
      我平淡一笑,说道:“此先天之宝,也是你量劫后夺来的,怎么搞得就跟你自己出生就带来似的,别给我在这卖同情了。”
  
      帝婴无奈,跟葫芦说了几句话,然后抹去了它的印记后,只能是把它送到我面前。
  
      我现在还没办法强行控制它,就算可以,也没办法让它发挥全力,所以一道气息侵入了葫芦中,随后命令它变成了大拇指大小后,贴了封印,丢尽了盒子里,这也算是完成了接受,反正回到天一道,再想办法处理这葫芦。
  
      大阵的阵眼给我破坏,玄天葫又给我收了起来,这葫芦的玄天之气很快在没有了葫芦控制后,开始整个上升和消散了!而一股浓烈的元气下沉,也开始要让整个仙岛上浮,当然,时间肯定不会是一下子,但至少整个格局在本质上已经改变了!
  
      帝婴也不道谢,更不敢变现出恨我的样子,只是看了底下云雾渐渐散去,咬牙和我说道:“今日承蒙夏皇照顾了,他日若是有缘再见!”
  
      我淡淡一笑,当然知道他心里憋屈,毕竟这玄天仙葫是什么存在,用得好了,整个仙岛都是一网打尽的格局,他恨我是应该,当然,这仙壶原先也不是他的,我也用不着觉得欠他什么,用他的命换葫芦,划算,因为他的存在,仙岛死伤过半,这业障就够深重的了。
  
      帝婴也不等我回答,瞬间就消失在了茫茫雾海之中,我也坐上了戾血莲,急匆匆的朝着岛主那边飞去,因为现在壶丘氏还不能死,要不然整个仙岛乱套不说,估计大混战马上要在天南打响,而且也不再有中间人进行调停了,既是不分出胜负,绝对没有办法停止战争。
  
      而一旦量劫,遭殃的还是天南。
  
      天空,空间裂缝到处都是,飓风形成龙卷从裂缝中窜出,把空间一片片的撑大,这样的情况是出现在这里,如果出现在天南,多少的大陆要就此给卷入飓风区?(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