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十八章:解锁
乱战开始后,我也得到了喘息之机,现在我体内恢复最好的是第三脉络,因为几乎是把所有的资源都砸了进去,大概恢复了三分之一的样子,第一脉络因为之前损耗还剩一些,所以恢复的大概有两成左右,第二脉络惨淡点,只足够运行几次纳灵法罢了,因为纳灵法算是很低耗的法术了。
  
  想要最大化的利用法术,就得把刀刃砍到实处,李慈音和蒋若茵都在我身边护法,损耗不大,大概残余有一半的元力,而戾血莲吸收很快,在两天的时间里已经转换和恢复了大半的能量,也有了一定的战力,所以我把这次的攻击瞄准了黄阳帝那边。
  
  他这边的实力参差不齐,但人多了,就有一些想投机取巧要去道观打家劫舍的,所以我一边前往道观,一边也在拦截这些妖仙!
  
  在纳灵法和蒋若茵、李慈音的配合下,我不断的牵制冲向道观的妖仙,毕竟所有应劫期兵解后的虚体,都在道观大阵中躲着恢复,眼下大阵一破,就要受到攻击,包括骆凤直的虚体,眼下都躲入了道观那边!
  
  整个道观坐落山谷之中,景色原本是迷人无比,不过首轮冲击结束之后,到处都坑洼起来了,谷中的水流也给打得改道,不少冲入了山谷的山涧里,把不少的神兽都撞了出来。
  
  岛主和东佛不念还在那激斗,经过两天的恢复,岛主虽然仍然面色苍白,可已经不像是之前那般油尽灯枯,无极剑光犀利如同往昔,在东佛不念的业轮大神通术面前,也有一战之力!
  
  不过把战场放在这里,无疑是最残酷的,因为基础设施给砸烂后很难恢复过来,仙岛在这一战里,可想而知往后修养生息得多久了!
  
  神兽被激怒后,否纷纷冲了出来,不过毕竟多是珍禽灵兽一类,面对强大的应劫期真仙,实力实在是不够看的,加上能够来到这里的,多是一些精英,再弱的关系户也是有好宝物护身,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神兽发飙。
  
  叶孤玄表现出彩,君亦烁也配合出色,两位确实有种不同寻常的夫妻气场,把一旁的蒋若茵气得屡屡皱起了鼻子:“哼!把我打发这里来,不就是为了跟这女人在一起么!”
  
  “现在还吃醋呢?”紫卿云笑了起来,一边也控制戾血莲脱离了战场,冲到了道观的上方。
  
  而我们刚到不久,云端那儿,就露出了冷凌云的身影,她舔了舔手中那把灭仙剑,笑道:“嘿嘿,你们怎么跑这来了,这里可危险得很。”
  
  我看了她一眼,暗道糟糕,这冷凌云太狡猾了,自己对付不了极昼,就跟着我们逃这来了。<>
  
  果然,极昼的阵营虽然给叶孤玄他们冲乱,但爱妃身死的仇恨可记得清楚,把战场很快就拉向了道观这里。
  
  道观离着后山大湖不远,依山傍水的,也受到神树的遮荫,可以说是这里原先山门所在,只不过东佛不念专门找后山那开刀,所以才会撞上了我们!
  
  战斗在道观打响后,能战的护岛仙人和原来受损严重,却得到了休息恢复的仙家也都冲了上来,跟妖族的仙家大战起来,而同样后山的缺口那里,妖族和东海邪仙的应劫期仙家也不断涌进来!
  
  “这回怎么办?”蒋若茵不关注君亦烁后,也看到了眼下窘迫的局面。
  
  “没办法,我们的人本来就比他们少了近两倍,几次大战都是他们压着我们打,此消彼长,又中了东佛不念的破阵毒计,如果眼下没有翻盘的手段,恐怕很快我们都得死在这里。”紫卿云连忙说道。
  
  我很快看向了后山的湖底,心中也在郁闷小岛主到了这关键时刻,怎么还不出来救场,这岛主都快要打没了。
  
  岛主已经是给东佛不念的业轮大神通术打得步步后退了,剑气从原来的铺天盖地,变成了只守不攻,没有了伏天晓的帮忙,败局也就显现了出来!
  
  伏天晓恐怕在顶上星阵那防守巫族的猛攻,所以这趟没有下来,岛主一个人面对东佛不念,光是破解业轮大神通术就困难重重,就更别说随时还要中一招魔化归元法了。
  
  不过她本来就是剑胚之体,核心藏在了剑胚之中,如果使用魔化归元法,只能对剑胚起作用,根本伤不到藏在剑胚内岛主的核心,这分为双重的道体,也是岛主对付三大道法,强化自身道体的根本,所以这东佛不念一直谨慎对岛主不用归元法。
  
  但业轮大神通术吸收能力强大,几乎是小型因果炮类似的手段,岛主每一次攻击,都给这业轮吸收和放大能量对付她,因此道体的元力当然急速下降!
  
  仙家一旦露出了疲态,就意味着败北也即将来临。
  
  “你们都在这里防御,我去一趟湖底看看!”我说罢,立即飞了起来,也不等蒋若茵说完,就缩地去了湖面那边!
  
  结果刚刚到了湖面,岛主壶丘氏立即传音过来说道:“小友莫去!能出来的早就出来了,正是时机未到呀!”
  
  我浑身一震,咬着牙怔怔的看了湖底一眼,最终只能是抬起了头,放弃了下湖的想法。<>
  
  看来,岛主肯定不想我下去,因为她也在用命来赌小岛主,我更不能破坏她的最后幻想,不过上面星盘因为没有岛主主持大局,已经急速给巫族破掉了两层,如果形成上下包夹的格局,那就真是回天乏术了。
  
  我如果有一把剑……
  
  如果有一把剑多好!
  
  我不禁看向了巨大的神树上的那枚瘦弱的果实,最后不禁摇了摇头:“如果……你还活着,该多好……我有一剑在手,足以!”
  
  无奈的感慨终究是无奈,树上那枚果实,已经挂在上面纹丝不动不知多少年了,现在我即便磨破嘴皮,它也不会活过来。
  
  咕噜……
  
  然而,就在我的话音落下不多久,我身后的湖面竟急剧的冒出了诡异的水泡声,我好奇心起,立马看向湖底!
  
  但就是这么一刹那,一道光芒猛然朝我射了过来!
  
  我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偏过头避开这道光芒,可这道剑光快得离谱,直接就到了我的额头前面!我吓得面色惨白,但千钧一发之机,剑光却又诡异的在我前方停了下来!
  
  我深吸一口气,对于这道剑光,我已经不能只用熟悉来形容了,虽然它和之前的样子有所不同,剑身上面多了一丝丝诡异的丝线,仿佛经历过了无数次的千锤百炼一般,已经和以往截然不同,然而,剑内蕴含的一股灵魂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它是我曾经朝夕相伴的伙伴!
  
  “囚牛!”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吼吼吼吼!”囚牛那独特的音色忽然的咆哮了起来,这让我原来几乎要泯灭的斗志,一瞬间给激发了起来!
  
  囚牛是浩劫神剑的剑灵,这把透明的神剑,自然是浩劫无疑!那李古仙师父,岂不就是小岛主了么!?
  
  我伸出手,抚摸着熟悉的浩劫剑身,它依然轻若无物,剑身的形状也是浑若天成,而多出来的一丝丝流动无形的线条,让它充满了极致无暇的恐怖力量!
  
  尝试着注入一道元气,噌的一声,湖面竟在我一念之间激起一道剑痕,水面久久无法重合!
  
  我倒吸一口寒气,这就是经过囚牛和李古仙师父重新定义的浩劫,威力竟达到了一念一剑的境界!
  
  师父闭关,弟子理应护法,斩除一切前来侵犯的敌人!
  
  “创元法!”我闭上了眼睛,调集第三脉络的三成元气,瞬间将所有力量解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