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十九章:血帝
    唪!脉络核心的力量一下子滚成了一团,随后如同心脏跳动泵血时,将血液霎时间挤入周身上下,使得第三脉络喷张暴起,一道道的脉络如盘丝错落的布满我身上每一寸皮肤,而双瞳为整个创元法的前驱点,眼睛周围,脉络恍若随时炸开一般直接延伸到了脑后,让我整个人看起形如地狱恶魔!
  
      我缓缓抬起头,天地间御天翱翔的仙人,全都恍如一只只飞得十分缓慢的纸鸢,似乎我只要轻轻一伸手,就能把他们直接扯下来一般!这就是一脉创元带来的天眼力量,在这样的力量下,所有应劫期的速度。都成了我所能捕捉到的慢动作!
  
      扫了一眼,岛主壶丘氏和东佛不念的速度,仍旧很快,互相之间剑来法去,周围全都笼罩在一片的辉光之中。附近的仙家没人敢靠近送死,偶有谷主穿着的仙家为了守护岛主而想发冷箭,结果东佛不念一挥手之间,就直接让他掉落地面,当场撞得七荤八素!
  
      这是普通的归元法!
  
      我表情一凝。可以看得出东佛不念的归元法也在用,只不过并没有魔化归元法的痕迹,而开启了创元天眼后,我看到了东佛不念身边,竟隐隐有一丝丝内敛的紫黑气息。正不断的在他体内发出!
  
      这不是业轮大神通术,同样不是归元法的力量,应该是比较纯粹的魔气了,而且在天眼根据微末差异的自我衍算下,这些紫黑线条正在快速的聚集。速度并不算太慢,但也不会太过明显,显然就是他差别于道佛的第三种魔功了。
  
      魔功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展现过,不过知道名字叫做《杀伐经》,这魔经传说是应劫而生,为一次小规模量劫后出现在一块碑文上,并砸落了东海,于是各方群英汇集,自然引来了一场争霸,而正是因这件事,让东方不念放弃了天东的盟主之位,出海夺碑,最终成为了魔头东佛不念。
  
      魔功到底有什么作用,没有人知道,只不过。它出现在东海时,便已经名动天下,也是东方不念无法再回头天东的一大死结!
  
      你可以修道,更可以研究佛学,但没有谁会让一个修炼了杀伐魔经的恐怖魔头沾染总盟主之位,这就是底线。
  
      所以东佛不念成了魔,这是传扬了多年的事实。
  
      看着紫气聚集东佛不念的身体,而岛主正在全力以赴抵挡,我看了一眼周围,因为敌人不断的涌入,战局已经千变万化,之前的防御格局也丢失了,现在给敌人强势压制,连东方瑾此时因为归元法使用过渡,也难敌敌人的紧逼后退,只有叶孤虚还在第一线上战斗,但纳灵法也不是总能无限制的使用,她不是我,用先天魔气直接压制。
  
      此时此刻,叶孤玄双目已然陷入了赤红,身后爆发的魔焰也让她有了十分明显的变化,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她是自己人,怕连她都当敌人攻击了。
  
      不过这女子的实力确实可圈可点,敌人全都远远的逃开,毕竟四层纳灵法带来的极致变化,让大家只要靠近,就会给她吸收脉络掉落境界,加上轰击时候一大片的人头收割,让敌人也将她视做恶魔!
  
      轰隆!
  
      不过,神敬霄却无惧这样的攻击。依然抵在了最前面,不断的在她纳灵法的空档中进攻,要不是有君亦烁,估计叶孤玄也要给凝血神剑干掉!毕竟敌人实在太多了,像是叶孤玄。周围足有二十多个应劫期围困。
  
      神敬霄的凝血神剑取自己的毒血练就神剑,脉络几乎之作为攻击之用,故而就算也免不了给吸收掉一部分的能量,可因为道体血液不流动,大多数时候。只能吸取他身上的气息!这就导致了神敬霄的肆无忌惮,他并不太担心自己受伤后,给纳灵法一瞬间把血抽出来!
  
      被逼入极限的天东仙盟,这一战很快又开始了大批精英兵解,前赴后继之下,到了眼下,东方瑾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最厉害的高人,这应该是东方家为了保护她而遴选出的护院存在。
  
      而叶孤玄虽然优秀,但和君亦烁一样,身边的应劫期都拼光了,眼下正在进行最后的抵抗而已。
  
      我深吸一口浓稠的元气,随后瞬间直冲神敬霄,手中的兔子神剑也猛然挥出,霎时间,如同暴风骤雨一样的念剑,把前方一大片的地方全都直接覆盖住了!
  
      我双目一凝,一念顿起,囚牛仿佛明白我的想法,忽然前方的剑气一下子爆散而出,形成了千万剑气,把眼前我所能看到的区域,全都布满了剑意!
  
      我横冲直撞,一群群的应劫期如脆弱纸片,在浩劫神剑的驱动下,剑光乱闪。剑气纵横,李古仙师父复制至岛主手中无极神剑的剑丝,在囚牛的控制下,到超出乱窜,却把敌人的一个个穿透,一时之间,殒落兵解者无数,剑气所到挡着睥睨!
  
      这一剑,十多个应劫期当场成了虚体逃离,而天空,也再次出现了异变!
  
      轰隆隆!
  
      天空雷光骤闪,一脉创元的绝对力量让整个天地再度的量劫!
  
      神敬霄在无极剑丝之下左顾右盼,却也难抑全部的剑丝,好几道直接冲破了他的防护罩,穿透了他的身体!a4
  
      当然,要不是他的身体干扁形如骷髅,早就该全身是血了!
  
      不过神敬霄毕竟是东海邪仙的头子,凝血神剑爆发下,血色剑气一道道如同排水管一般大小,瞬间千百道朝我疾射过来!把愣在那看着我忽然冲入战团大杀四方的君亦烁和叶孤玄都吓了一个激灵!连忙朝着身后急退!
  
      但这些密集如同布线网的攻击在我的天眼面前,并没有快得无法承受,我在整个光网中穿梭如同鹰隼,只听得嗖嗖嗖的破风声,从耳边响起,我已经避开了全部的血腥剑气,瞬间来到了神敬霄身前!
  
      “你!”神敬霄震惊无比,几乎来不及逃离,在强大的冲击力下,只能持剑和我对轰一剑!
  
      轰隆!
  
      一声巨响,凝血神剑直接给轰成了一片片的结晶血液。而神敬霄的身体,也给整把浩劫神剑扎入了体内,最后一道道剑丝又从体内炸开,把他扎成了马蜂窝!
  
      浩劫长剑拔出,他的身体已经如同马蜂窝似的到处是孔了。只不过没有半点血液彪射出来!
  
      我微微蹙眉,看着他道体苍白的无珠双目,一脚将他踢飞地面!
  
      烟尘很快翻滚起来,又在气压下整个退散而去!神敬霄躺在满是裂缝的地面,嘴巴挣开很大。仿佛是死都不敢相信一招他就给打得这么惨!
  
      叶孤玄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而君亦烁也咽了口唾沫。
  
      我没有丝毫回应,因为现在我身上的力量,每一分都要使用到极致,不能有半点的浪费!所以,我又把目光继续投向了正在攻打道观的黄阳帝极昼!
  
      黄阳帝虽然带领自己的后宫和各路妖王攻打道观,但怎么可能不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看到神敬霄给打落地下三尺,自己又给盯住,顿时叫了起来:“神……神敬霄没死!道友看我作甚?”
  
      我皱起了眉,看向了一眼原来给神敬霄撞塌的地面,发现神敬霄果然不见了,而另一个山头那,神敬霄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黄阳帝,他身上伤口正在不断复原,但原本就惨白的脸上。此时冒出了一道道的血丝,那是凝血神剑归‘鞘’的迹象,因为只有血回到了身体,才能够修补道体的缺损!
  
      这样都不死,也不愧是最顶级的老怪了,但这一次,我没有打算继续追击,而是仍然把目光放在了黄阳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