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十章:僵碎
    第三千三十章:僵碎
  
      “神敬霄!你老大不小了,还玩装死这套!娘的,原来你凝血神剑不是最厉害的,这招翻白眼装死才是最强吧!”黄阳帝吓得魂飞魄散,当然也忍不住叫骂起来,觉得是神敬霄没有挡住我,所以死亡重心又倾斜到了他身上!
  
      神敬霄刚才确实装死了,毕竟连我都骗过了,这样剑气穿透身体所有的部位,居然都没能干掉他,简直和骷髅架子差不多了!不过神敬霄完全没打算反驳,而是往外围逃去,因为他已经知道我盯着他了。
  
      我没有闲暇功夫去追击他,毕竟维持能量超出量劫一线,稳稳压制所有老怪就不容易,偶尔用点厉害的法术就跟过电似的危险,会让元气大幅度的流逝掉,所以我现在只能挑顺路的一批应劫期,至少让整个战线倾向于我这一边!
  
      下一个瞬间,我出现在了黄阳帝极昼的眼前,手起剑落,无极剑丝仿佛扯线一般,立即从刚才所站的位置拉过来,并且随着浩劫的攻击轨迹,展现出了恍若针织锦绣一般壮美的攻击弧度!
  
      唪!唪唪!
  
      一道道的剑丝冲向黄阳帝,这妖族立即吼了一声,随后身上同样出现了许多的丝线,宛若是鳞甲神功一般,体内的力量顿时翻滚引动量劫!
  
      到了他们这样的程度,大多数的仙家实力其实早就突破了应劫期的基准,所以战斗中大家都会压制自己的修为,达到和量劫的微妙平衡!不过到了临近死亡的一刹那,恐怕谁都不敢再压制能量了,因为横竖一死,量劫还重要么!?
  
      轰隆!
  
      一道界雷瞬间而下,而空间也因为我们两股能量相撞,而暴露出了狰狞的缺口,罡风从缺口处剿杀了过来,一时间恍若天崩地裂的声音,彻响整个天地!
  
      轰隆隆!
  
      地表处,立即崩裂出了一道道的裂痕,在下一刻恍如给人强行扳开一般,碎裂成了两半的凸显而出!
  
      天崩地裂的景象,让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黄阳帝不愧是让自己大哥都中招的家伙,暗中隐藏的力量可不像是他表现出来的轻浮,之前看了一场太阳鸟舞,就对他轻视的人,现在也该闭嘴了!
  
      不过,即便这股力量时间很强大,但在创元法面前,连天灾量劫都恍如慢放一般的场景,这黄阳帝的爆发,对我的意义也并不没有想象的大,剑如穿针引线,剑丝乱窜于一思一念,噼噼啪啪的响声过后,黄阳帝整个身体,已经给扎穿成了一个个的孔洞,而在纳灵法下,这些细洞发出了砰的一声,随后无数的血箭由内而外的给狂吸而出!
  
      我的力量,瞬间又暴涨到了极限,即便再怎么压制,超越量劫之上的攻击,也一下让周围本就脆弱的空间崩塌!
  
      轰隆隆!
  
      震天动地的响声,把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引向了这里,我抽取来的纳灵法的力量,也紧随之后轰了出去,但这一次,却是直接轰进了黄阳帝极昼和他身边即将裂开的空间之中,毕竟再往岛屿中轰去,肯定要再一次让空间崩塌!
  
      黄阳帝狂吼一声,浑身顿时光芒万丈,随后天火狂溅,到处都烧了起来,这三味真火果然是太阳星的血统!
  
      这种不灭的火焰仿佛无穷无尽,把空间都烧出了大洞,靠近的应劫期给沾上,连拍都拍不掉,三味真火也有品级,低级的,四五重天就能施展,但高级如现在连空间都烧熔的,眼前我也是第一次见过!
  
      黄阳帝极昼双目赤金,死死的瞪着我,狂怒道:“不拿出点真火来,当本帝君是杂种了么?”
  
      我没有理会他的暴怒,因为这不过是垂死的反击而已,现在他的身体已经给纳灵法轰得七零八碎,真火从体内溅射而出,正无差别的攻击而已,包括他的子民,他的后宫,也因为关切飞得太近,而沾染真火直接烧没的!
  
      冲过了焰火的重围,我瞬间又将剑丝死死缠绕周边区域,并且大手一挥,一股猛烈的力量又给狂吸到了一边,随后浩劫神剑的剑威直接轰了出去!
  
      一声猛烈的巨响,火焰顷刻再次炸得到处都是,但这一次,黄阳帝极昼的声音已经不再出现,真火也给浩劫神剑轰成了碎片,我神念延伸,搜索黄阳帝极昼的残余虚体,最后发现一道真火快速朝着天空飞去!这道真火毫无疑问就是黄阳帝的真火裹挟虚体逃离这里了!
  
      我没有去追击,毕竟这样的老怪兵解后,就是虚体也比一般的应劫期强大,因为道体受到天地量劫的限制,但虚体却也成为了他们修炼的第二目标,因此这些强者通常都会把虚体修炼得无比强大,想要彻底击杀,都需要发花费很大的功夫,而现在,我还没办法兼顾到它们。
  
      击败神敬霄,将黄阳帝打得兵解后,我再度把目光锁定在了一群应劫期身上!
  
      这时候整个战场已经彻底的改变了,在我击败了除了东佛不念后的两大强者后,所有的护岛仙人都群起抵挡起来,而群龙无首的妖族彻底陷入了大溃败之中。
  
      就连东海仙家,此刻也因为神敬霄重伤逃离,而变得有些茫然,因为东佛不念虽然是东海邪修里最强的存在,不过他却不是神敬霄这样的直接控制着,大家也不是听他号令的存在,只不过迫于形势而互相合作罢了。
  
      毕竟东佛不念是个怪人,虽然是天东曾经的盟主,但修佛和修魔之后,已经脱离了权力圈子,不当盟主,也不当邪仙首领,就像眼下只为自己而活一般。
  
      在我的继续压榨这里的应劫期仙家下,连东海的邪仙也开始陆续逃离了,毕竟失去了主心骨,又有我这杀神存在,大家也无法拧成一股绳。
  
      不断的有护岛仙人开始朝着云上的星阵追击,毕竟上面的战场激烈程度绝对不亚于这里!
  
      然而,就在大家觉得能够守住整个岛屿核心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岛屿一下子就崩裂了几道裂缝,竟是上升的时候直接撞上了空间,所以给空间吃掉了一部分!
  
      也就在这时候,壶丘岛主在对轰东佛不念的时候因为不敌,而给直接轰到了空间之内!并且道体表露出了崩灭的迹象!
  
      忽而透明,忽而实体的壶丘氏穿着粗气,就是凝聚出的剑,此时也变得颜色淡了去多,仿佛不是她一股气守着,随时就会碎掉似的!
  
      飓风区不断的强吸壶丘氏的身体,而现在除了她,已经没有人能够对付东佛不念了!
  
      我立即跟着瞬移进入了空间,伸手把她从里面扯出来,但这一接触到她的手,连我的手都像是给过电了一般,一种魔气侵蚀的感觉,让我猛然看向了东佛不念!
  
      杀伐经异于寻常,已经在壶丘氏不断受伤的同时,将一股诡异的魔气打入了她体内,只不过因为她是剑胚之体,故而没有立即发作而已。
  
      “不……不要碰我,去救其他人……”壶丘氏挣脱出了我的手,随后还想着要再找东佛不念拼杀,然而接下来她的身体,竟开始因为不断明灭,最后衍化成了钙化,僵硬的道体,在她挣脱我的手开始,甚至啪嗒一声,碎了一部分。
  
      我面露一丝的震惊,这算是油尽灯枯了,所以连忙说道:“岛主,兵解吧!兴许还来得及!”
  
      我这句话,让外间正在联手对抗东佛不念的叶孤玄、东方瑾、君亦烁等人全都震惊的看向了我们!(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