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十一章:当王
    第三千三十一章:当王
  
      战场打到了这程度,也算是两败俱伤了,岛屿正在遭受残酷的量劫破坏,而这里的仙家,死去的不止是我们这一边,妖族、东海、巫族,三方都损失严重,在这里的虚体,比活着的多得多!
  
      然而,再怎么损失,只要存留一丝的虚体和念想,就还有得救,但现在看着岛主即将就消亡,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战斗,这几乎是不约而同的!
  
      四大部洲,因为仙岛的纽带而连接在一起,就是五大寰宇通道重开的时候,都会率先想到要来仙岛讨论接下来的四大部洲格局,然而到了如今,谁又曾想过,岛主会就这么亡去了?
  
      东佛不念面对所有仙家都停下了手,他也没有任何趁机的想法,背着手看着壶丘氏,面无表情。
  
      东方瑾和叶孤玄、君亦烁都安静了下来,包括伏天晓,此时也已经因为有接替对抗妖族的护岛仙人,而能够暂时下来对付东佛不念,但刚来就看到这一幕,确实让他也十分的难受,眉心拧成了川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岛主!”元气消耗不少护岛仙人们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的呼叫起来,神情中全是悲伤。
  
      毕竟曾经是四大部洲中,唯一能够起到维系作用的存在,壶丘氏在其他的应劫期眼中,是有别其他应劫期的真仙,而且在数千年的岁月里,大家或多或少都见过,甚至还有得到过岛主的一些小恩小惠的存在,所以大战中,除了首领级别实在没办法绕开外,大家心中多少是不愿意以岛主为敌的,可如今局面竟发展到了把岛主打死了的境地,没有人会愿意看到。
  
      “想不到……竟会是这样的结局……”壶丘氏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周围停下了大战,脸上充满了无尽的失落,因为雷鸣,始终没有停下来,这代表她的离去,没能让岛屿脱离毁灭的边缘……
  
      我现在知道刚才说让她兵解的话,算是一句空话而已,因为她本把自己的思想都化作了剑胚的内核,一旦剑胚毁了,她也就彻底消失了,所以兵解这种办法,对岛主而言,基本上是虚妄之想。
  
      看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壶丘氏淡淡一笑,看向了所有的人,说道:“老身离去在即……诸仙听老身一言如何?”
  
      “壶丘道友请说。”东佛不念作为对方的首领,率先做出了表态,即便他让人可憎,即便正是他杀死了岛主,不过也同时说明了他并非是讨厌和憎恨这位对手,只不过大家互相之间有不得不争夺的利益罢了。
  
      壶丘氏身体仍在不断的分解,化作一颗颗的光粒消失,不过身体残存的能量,还是支撑她继续说着话:“六大寰宇……本就是一体,属于天下……生灵,可能并非是属于我们四大部洲独有……即便研究上古以来的典故,多以四大部洲为统治居多……但想来……寰宇自诞生开始,应是平等才对……在这点上夏小友的理念,是要比老身还要开明的……老身因此也常常在犹豫,诸仙要打开通道,是否可以,或者能否不以力威服寰宇……而让有德之仙来管理……之……”
  
      东佛不念习惯的仍然闭着眼睛,一句话都没说,也如同面瘫一样没有半点表情,而其他的仙家,全都是动容的表情,毕竟岛主这就等同用自己的死,来敬告诸仙了。
  
      “德者之仙,恐怕还不存在吧。”一个仙家忽然的说道,这顿时让所有的仙家都看向了他。
  
      不过这应劫期真仙却浑若未觉,而很快,大家也全都无语了,因为回过头一想,其实确实也是这样的,毕竟四大部洲还没分出谁是王者,又有谁敢说不想威服四海?
  
      “如果能够靠谈而让六大寰宇héping,何用此一战?!”巫族的首领们终究还是闯了下来,虽然看到了眼前的情况,但仍然没有放弃征战的目的。
  
      听到这句话,岛主知道自己的想法不过是痴心妄想,因此不由得长叹一声,随后看向了自己的一群岛民,说道:“老身……要走了,数千年岁月,仿佛弹指而过……历历之事,如花开亦如花败,老身已经灯尽油干了……从此之后,岛主李古仙,将继承老身遗志了,从此之后,不管四大部洲……如何看待我们,我们又如何不被他们所理解……但守护此寰宇之责,永不懈怠!切记……”
  
      护岛仙人齐声答应,全都泪水纵横,而包括之前对岛主颇多怨念的蒋若茵,此刻也忍不住的抹着泪花,李慈音则双手合十,念起了慈悲咒文,算是送岛主一程。
  
      叶孤玄的双目因为纳灵法的缘故而仍旧猩红,但此刻也能看出她那一抹忧伤,包括君亦烁、东方瑾等,都沉默不言,脸上全写满了敬意。
  
      然而,她的话,在场的这么多仙人,谁又会同意呢?
  
      妖族是不可能的,巫族也绝对会引发战争,至于东海邪仙,对岛主的统一策略,也不会抱有理解态度。
  
      所以我站在了岛主身边,眼睁睁的看着她化作光芒散去,忍不住别过了脸,心中叹了一声,也暗道李古仙师父终究没有赶上岛主的殒落,最后一面也见不上了。
  
      东佛不念这时候也缓缓的睁开了双目,看着岛主继续消失,但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岛主完全化作虚无后,才淡淡的说道:“六大寰宇,通道已开,代表一个时代重现。秩序自然需要从新更迭,而牺牲亦在所难免。”
  
      众仙怔怔看着东佛不念,这时候,他扫了一眼天东仙家,最后落到了君亦烁的身上,说道:“君七星当年与我畅谈旧时代,亦是同意我的看法,只是可惜,君道友终究没有走到今天,君亦烁,你是你父亲的儿子,可知道他的志愿?”
  
      君亦烁在众目睽睽之下,嘴角微妙的动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前辈说的什么。”
  
      东佛不念目光冷了下来,随后看向了叶孤玄:“叶家,也没有争霸天下的心了么?”
  
      叶孤玄双目沉了下来,没有直面回答一句。
  
      东佛不念又再度看向了我,说道:“都没有?难道活下来的,都是为了苟且偷生,禁锢于此寰宇之内?还是都因为几千年的磨砺,而失去了以往的念想?”
  
      天东剩下的人,只有叶孤玄、君亦烁、东方瑾,以及打酱油的蒋若茵了,但没有人敢回答这话,可我听着东佛不念的说法,他们几家却没有一家不存有霸者之心的。
  
      东佛不念眼看这一幕,情不自禁的忽然笑了起来,仿佛遇上了最可惜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们天东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东佛不念说出这些话,我就能够猜到天东的格局没有我想得那么浅显易懂。
  
      而妖族和巫族剩下站在周边的仙家,一个个全都目露一抹杀机,很显然东佛不念的话,已经挑动了他们敏感的神经。
  
      “那就又我来统领四大部洲如何?”东佛不念忽然又睁开了双目,但这一次,是凛冽之极的寒光。
  
      所有在场的应劫期真仙全都身体本能颤了一下,我凝聚目光,随后飘然出了空间,说道:“你统领也行,说说你的想法,若是大家都觉得行得通,就由你来当王。”
  
      “夏小友!你什么意思?”虚荷谷主看到我居然站出来说这话,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有些责怪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到底想着什么。(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