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十三章:空碑
创元法的能量以三股凝聚于一线,而作为支撑点的第三脉络,则成为整个法术的支撑,不作为力量冲击的根源,至于另外的两道脉络,就会成为主要的输出手段。
  
  而归元法,会以强行扭转回溯对方的能量归于核心为目的,断掉对方使用的法术的输出力量,使得对方瞬间失去飞行能力,输出能力,当然,已经输出后的力量是不能归元的,这是和化道法有本质的区别,因为化道法是对使用出来的法术,甚至剑诀都能够直接化掉,只是损耗脉络会以化解能量大小而增大。
  
  归元法会比化道法强许多,是因为它直接断掉了一切输出法术的根源,让对方行动须臾就回到根本,从而施法者能够在空隙间制敌先机,这是一种类似于后发制人的法术!
  
  不过,在经过了东佛不念的重新改造之后,归元法却不再是理论上只能归元元力于核心,而是在回溯的同时,会有一股杀伐经浓缩过的奇怪魔气,追随归元法而来,这会让对手的脉络一瞬间感染上魔气,并且在回归了核心之后,因为能量之间的差异,瞬间就会产生激烈的能量熔炉炸裂,并且在核心处,本就存储一个仙家的终极能量,所以一旦两者互相撞击,当然立即是结晶化的下场!就好像当时在临夜国,鬼气在极重的时候,会凝聚成结晶体,元气在足够多年代的凝结后,也会成为元晶一般。
  
  在东佛不念抵触到了我的胸膛时,能量果然也回溯了,并且毫无疑问的带着一丝丝的,之前和紫气一样形态的诡异杀伐经魔气,想来正是这股魔气,让归元法彻底的魔化,成为具备强大攻击法术的归元法!
  
  我脸色一变,是没有意识到他会真的对我使用归元法,不过与此顷刻,我也立即主动将第二脉络的魔气瞬间归元核心,猛然和他的魔化归元法带着的杀伐经相互冲撞在了一起,并且非常干净利落的让魔气和他的杀伐经相互接洽起来!
  
  接下来,魔气之间的冲撞,势必竟是一种可怕的角逐行径了!毕竟魔气有强有弱,也有怪诞的,有荒谬的,甚至掺杂诡异的气息如杀伐经一类的都是难以预料的,这也是东佛不念赖以杀伐天下真仙的基本!因为即便是碰到修炼魔道的仙家,他的杀伐经搭配归元法,轻者也会让对方走火入魔,重者,直接让对方炸体而亡,理论上,是近乎于无敌的杀伐绝招!
  
  “嘿嘿,好玩么?”我冷笑看着东佛不念,随后猛然间把射出去的剑气,又增加了两倍,达到了无限天剑的基础形态!
  
  轰隆隆!如同天水从银河倒流后又倾泻而来,剑气在下一刻再度爆发而出,这一次,黑光凛凛,竟带着杀伐魔经独有的恐怖气息,光芒骤闪,倒泻银河,前方一大片的地方,全是一丝丝的剑气,把空间撕裂,把地表轰成蜂窝!
  
  万法的基础是元气,而元气之基础,是诞生于天之前的几种浑沌之气,其中最为吊诡和恐怖的,当属最远古,最邪恶的先天魔气,这是一种吞噬一切气息的亘古气息,所以无论是元气也好,仙气也罢,就连鬼气、灵气等,在它面前都会给轻易的感染,成为它的养分和能量!
  
  杀伐魔经确实强大,连归元法都能够掺入,但东方不念却不知道,我身体里的第二脉络,本就是以先天魔气筑造而成,根源那团先天魔火,始终烧灼旺盛,如源源不断吞噬一切的凶焰!
  
  东佛不念遭遇了他来到这里后,几乎最为强劲的直接攻击,一时间竟怔了一下,导致他浑身上下竟给浩劫神剑戳中了数十下才退到了远处。<>
  
  我没有去追击,因为如果他能够连发魔化归元法,也是相当危险的存在,我以先天魔气来化解反冲,其实也得顾忌到另外两道脉络的存在,毕竟先天魔气天生凶残,是不能随意让它跨出自己的界限的。
  
  东佛不念没有说话,身上破烂的麻衣下,肌肤上能见的伤口,开始冒出了一阵阵的紫烟,随后开始很快弥合和恢复,但显然他已经有些震惊了,只不过并没有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原因。
  
  周围所有仙家都沉默了,东佛不念的杀伐经刚才轻松干掉了巫族的首领,这点足见他威力恐怖,但用在了我身上,就跟没用似的,谁都会感到震惊。
  
  “怎么?摸了我胸部一下就满足了?你是变态么?还是看到长得难看的就活活打死,看我长成我这样的,就只袭胸?你这样都能当盟主,那天下间能当盟主的确实就少了。”我一副无赖的模样冷嘲热讽起来,这顿时引来了一堂哄笑,只不过大家心里,当然都不会这么想,因为东佛不念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表情,哪怕是痛苦什么的,都没有!
  
  我也不禁警惕了起来,毕竟他是我见过所有对手中,最面瘫的一个,除了刚才成功对我施展了魔化归元法时,几乎细微到不可察觉的冷笑之外!
  
  “杀伐经!”就在这时候,东佛不念冷冷的说出了这三个字,霎时间,原来随时会量劫的天空,竟一瞬间暗淡了下来!
  
  而东佛不念手臂,很快拖下来好几条手臂粗大的黑色锁链,金铁之声在碰撞后,发出了咔咔的声音!
  
  武器?
  
  从东佛不念出场至今,大家都没有见过他使用真正的武器,因为不是归元法,就是业轮大神通术,而叫出杀伐经这三个字,居然是一件武器而不是法术,那就有点出乎意料了。<>
  
  简直是不按牌理出牌!
  
  我们沿着锁链的两个尽头看去,发现这九条巨型的锁链,一头是从东佛不念背部九个位置穿出,卷着他的臂膀而拖下,而另一头,则捆绑了一块漆黑的巨型长方条巨石!
  
  这块巨石黑不溜秋的,上方却密密麻麻的琢刻着苍白的文字,而看它不见光华的表象,可见魔气已然凝聚不散,如果攻击发动,必然会引来恐怖的撞击力度!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东西就是传说中的杀伐经?
  
  “杀伐经!”神敬霄倒吸一口冷气的低呼道,而其他东海仙家,全都是目露震惊和后怕的神情,看来只有东海邪仙,才知道这东西意味着什么!
  
  柱子上雕琢的文字,看来就是传说中的杀伐经了,现在九条巨大的锁链给东佛不念一手提着,而下方巨大的碑文,则垂直如同长条棺材一样吊在空中,看起来就仿佛像是一把条形的流星锤一般!
  
  只不过这口巨大的石碑看着还不像是完整的,因为杀伐经的碑文,是从头到尾渐渐从明亮变淡的,看着像是虎头蛇尾的样子,让我心中感觉无比的诡异。
  
  然而,不及我去多想,东佛不念瞬间提着整个碑文一下就朝着我抡了过来!
  
  我想都没想立刻往后方急退,可是,一股猛烈的力量漩涡,好像是在我后退的时候,忽然将我连人带力量直接带向了碑文!
  
  原本就不多的能量,给他这一抡就抡去了一大截,让我如刚吸的气,瞬间又给抽了回去一般难受!
  
  想不到这的碑文居然有这么恐怖的破法特性!
  
  而且这一抡之后,东佛不念的目光,似乎若有若无的飘向了碑文一瞬,连我也不由给引起了注意,而这一眼,我不禁诧异了!
  
  因为之前的关注,现在再去和之前一对比,发现碑文最后暗淡的一行,居然这时候亮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