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十七章:幻剑
第三千三十七章:幻剑
  
  我脸色一变,心中急转念头,这东佛不念到底想要干什么?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就此逃跑才是应该,怎么还往道观那边跑?难道是慌不择路,脑袋坏掉了想自杀?
  
  可接下来我延伸他的行径路线,最终目光竟落在了最末端那看着战场的东方瑾身上,我心中忍不住抽了口寒气,连忙大声说道:“东方盟主!小心!”
  
  但我叫出这句话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高手对决和出手,有时候就是一闪瞬的时间就能让战局变换过来,这逃跑的速度,实在是快得异乎寻常,有那把锋利的石碑巨剑在,又有分解开的零碎棱角护体,这东佛不念几乎成了一把飞剑,千里一去不过一念之间!
  
  李古仙和他激斗一瞬的时间,石碑巨剑的铭文竟也长了很长一截,并且不亚于我的数量,这或许也是他逃得如此快的原因,这等同也是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了。Ww.la
  
  嗖一下,身后的几个护岛仙人刚反应过来,想要摆出架势要保护客人,但东佛不念已经一剑挥出,下一刻神鬼辟易一般,无人能够抵挡这一剑的威芒,他就已经侵入了东方瑾的身前!
  
  李古仙师父的剑招施展完全时,也已经追着他而去,但这东佛不念实在狡猾无比,而御剑而去的速度,也超乎想像的快速,所以始终慢了一瞬间!
  
  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佛不念伸手一抓,就跟把一孩童拉走一般,东方瑾就花容失色的给他扯走了,而且这次,东佛不念竟没有从仙岛的阵法豁口处逃离,而是用石剑很轻松的切开了空间,随后带着东方瑾从飓风区那逃走了!
  
  空间接下来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李古仙刚刚到了切口那,空间已经炸得支离破碎,到处都是空间裂片!她只能是大手一挥,又是一次闪光,前方顿时如烟云驱散,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只不过再看向空间的时候,东佛不念早就带着东方瑾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前方只有一片苍茫的飓风区,再无任何他们的踪迹!
  
  李古仙微微皱眉,转过头的时候,那双目光已经带着泄愤的气焰了,而目标,当然是躲在一旁的一群邪仙和巫族的巫仙,这其中,当然也早没了神敬霄的身影,这老怪精明万分,早就趁机逃了,而且也应该是从空间裂缝那逃的,至于能不能再次出来,谁都不能肯定!
  
  看着眼前破败的一切,李古仙生气是正常的,而从来都杀伐凛冽的她,更是不会跟你啰嗦半点,只见她伸出了手,瞬间浩劫神剑就到了她手中,并且立即还发出了可怖的剑芒!
  
  神剑落入了主人之手,威力当然不是在我手中可比,下一刻天空又陷入了一片的明黄金色,随后李古仙又再度踏出了一步,天空也仿佛就这么骤闪了起来!
  
  接下来,泾渭分明的敌人,就发出了带着惊恐的声音,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的,在这一刻全都成了暴雨中瑟瑟发抖的雏鸟,就真正的强者面前,连头颅都不再由自己去控制!
  
  多少仙家看到这恐怖的剑光,都吓得面色惨白,趁机逃入了之前裂破的空间之中,而没来得及逃跑的,当然成为李古仙剑下之鬼!
  
  她是古仙界的剑神,教会我的一手神剑,纵横古神界都没有对手,是名副其实的剑皇,而现在她应劫出关,只不过是将所有该有的实力展现而出罢了!
  
  噗通!
  
  我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直接从空中掉落湖中,浪花在我身边飘上湖面,而接下来,我就陷入了一片的静谧之中,思想能够uoo,而外围一切都成为了一切虚幻,我不能言,不能动,宛若时石化了一般!
  
  这一次的石化,或许相隔上一次石化太短的缘故,我足足在第七天的时候才睁开了双目,并且恢复了感知。
  
  “这里……”我扫了一眼周围环境,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一张明uáè的床上,这张床十分的奢华,不但雕工精美,连颜色都古香古色。
  
  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很快一个人影就闪瞬出现在了门口。
  
  我看向了门外,发现竟是李慈音来了,就淡淡一笑,说道:“你们都没事吧?”
  
  李慈音重重的点头,而她还没吱声,外面的蒋若茵也飘来了,急忙推着她也进了房间,然后询问过我之后,把我扶起,让我盘膝而坐。
  
  “情况怎样?”缓过神的我连忙问道,毕竟大战精彩的部分还没看完,我就因为过度的使用力量而直接陷入了石化的状态,这一次的石化还非常的彻底,让我六感全部丧失,如同渐冻人似的除了陷入黑暗,还是黑暗之中。
  
  “那些攻打仙岛的家伙,要么给岛主杀死,要么就是逃走了,几乎没有谁还敢留下,随后几日,岛主控制了仙岛脱离空间裂缝区域,眼下是你石化第七日了,目前仙岛脱离了漩涡海,正在缓步上升,而岛主因为忙于进行仙岛重建,故而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在这道观后院照顾你呢。”蒋若茵毕竟擅长表达,很快就说清楚了事情始末。
  
  “东方盟主呢?她怎样?救出来了没?”我连忙问起来,毕竟好说歹说也是天东实际统治者的女儿,也是以后天东的继承者,就这么给掳走算什么?
  
  其实对于东方瑾和东佛不念之间的一些联系上看,我也感觉两者之间肯定要发生点什么,只不过他们的家事我不了解,同样不好判断会发生什么,但最终东方瑾被自己大伯掳走,就实在太惊人了,也不知道东佛不念掳走她干什么?
  
  难道要带回去洗脑?毕竟东方瑾过度使用归元法后,记忆力肯定丧失得差不多了,如果不回天东的东部仙盟补全记忆,肯定和三岁小孩差不多,这样的脑回路一旦给东佛不念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结果听完我的疑问,蒋若茵很快摇了摇头,说道:“没救出来,你不知道,你刚石化后不久,听说了东方瑾给掳走,东边的那群仙家都急疯了,还没恢复道体,就匆匆赶回东部仙盟了,这次的事情,无亚于一次量劫。”
  
  “唉,那这事就糟糕了。”我叹了一声,但很快又想到一件事,额上冷汗就冒了出来:“天南!”
  
  “天南,恐怕要落入对方手中了,毕竟来攻打我们的不是全部,又怎么会不打算进攻天南,率先占据通道呢?”蒋若茵无奈分析。
  
  我心中一凛,天一道还在天南呢,如果也是攻打仙岛的数量,那天南怎么可能守得住?
  
  “着急是没有用的,而且你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去和这么多的巫妖族斗?你也不看看你还没好利索呢!”蒋若茵把我按住,然后的柔声说道:“我们盟主和叶孤玄他们都急匆匆赶回去了,相信很快就会引领所有应劫期真仙展开防守的,不止是你,就是所有人仙,西方教,都不会想天南落入对方的手中,所以你呀……还是好好休息几天吧,这次你可是比之前恢复的时间长了很多呢!况且你不是还有一些鲲鹏令么,总能赶回去的吧?”
  
  即便是她这么安慰我,我仍然是感觉焦心,不但家中媳妇姐姐等我,李庆和、张小飞他们的婚事可还等着我主持呢!
  
  我不敢想象巫妖两族加上东海邪仙,再对天南来一次之前仙岛一样的攻击会如何,因为这一战的损失,恐怕不是数十年就能轻松恢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