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三十九章:变态
    第三千三十九章:变态
  
      听到李古仙的准信,我当然对这裂天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即说道:“那就去试试能不能抓到吧……但听说难度很大,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大和恐怖。”
  
      “魟这种东西,向来都是很大的,这样吧,反正我这几天把要做的都吩咐了几位谷主去忙活了,总要和你呆几天,要不然你也不乐意吧?”李古仙笑吟吟的看着我,我给笑得尴尬,而蒋若茵和李慈音都不知道我俩的关系,不知说点什么好。
  
      “这……当然,还得请岛主多指点下剑法之道……”我连忙化解尴尬。
  
      李古仙哈哈笑了起来,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道:“那就乘坐你的戾血莲去吧,你则在路上好好恢复。”
  
      她的话音刚落,紫卿云就站在戾血莲上从外边的厢房那飘进了院子,我们上去后,很快朝着李古仙指点的位置行进。
  
      在天空中往仙岛下面看去,整个岛屿变化很大,原来山峦起伏,湖光山色的景象再也看不见了,到处都是被应劫期仙家打出的坑坑洼洼,以及空间裂缝带来的大量伤痕,地貌变迁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出了中心地带,整个仙岛上到处都是海水大湖,这些都是因为移动岛屿,以及空间裂缝切出的凹地积水而成,让整个仙岛看起来满目疮痍,和之前仙境一般的景象已经判若两地了。
  
      “这么好的地方,居然成了如此景象,委实让人惋惜。”蒋若茵可惜的说道。
  
      “是呀……地貌变迁容易,仙家之力移山填海,但树木和奇花异草,却不是数十载,数百载的岁月能够长成,可惜了。”李古仙也情不自禁的感慨,随后看到我有所疑问的样子,她仿佛看穿我的想法,说道:“当时不能立即出来,并非全是修为不稳,而是我需要采集一样东西,否则即便出来了,却也没有办法对付东佛不念的杀伐经,所以也是无奈的很,毕竟采集神树精华,是我仙岛之行的最关键一步,甚至还以此为代价答应了岛主,为她守住仙岛,直至四方太平的。”
  
      “果然。”我当即松了口气,李古仙可不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她也有自己的目的性,想要什么东西,会不顾一切的争取,要不然又怎么修得一身天下无敌的剑术来?既是永无止境的求索,才能完成这样的壮举!
  
      “果然什么?说的跟你什么都懂似的。”李古仙嗔怪的捏了捏的我脸。
  
      “用来对付东佛不念的那招幻剑天,难道和神树有什么联系?”我嗤牙笑道。
  
      李古仙想了想,说道:“嗯,不错,这株神树,当年我得到兔子的时候,就已经从古籍中注意它颇多,因此也立下了目标,上得古神界来,就要去见它一见,看看能不能取其精华剑意,让我籍此而修得无上道法幻剑天,而来到了古神界后你也看到了,我随后南下,就是要寻找这颗神树的。”
  
      “可神树不是死了么?”我连忙问道。
  
      “神树虽死,不过只是丢了魂,树体却还在不是么?所以你看到的神树,没有了当年的生气,却仍旧如往昔一般不倒不灭不枯萎呀。”李古仙笑道。
  
      “啊……我懂了,所出生的世界,人脑死亡,身体却还没有立即死去,故而人们称之为脑死亡,身体各种机能都还在动,而这神树的魂已经转世去了神道所发芽的新神树去了,而这颗神树的身体,却没有就此死去,才能抽取出剑意精华。”我顿时就悟出了其中的道理,这么一想,我不由得拿出了果实,轻轻的抚摸起来,因为有一些灵感忽然就这么蹦出来,只是一时间,我却有没想到该怎么办才好。
  
      李古仙知道我想什么,不过一码事归一码,她继续解释道:“不错,这更是坚定了我抽取其残存剑意精华的决心,不过这岛主壶丘氏,却实在不是个好说话的人,说话也不算数来的,明明剑法败得一塌糊涂,却也不打算遵循赌约,有百般抵赖拿出了天命来算数,还牵扯上了你的事情,思前想后,我也没办法只能是踩下了这天坑,也不知道要在这困守几许年月了。”
  
      “老岛主人品是不错的……师……也是您心系四方,不想让其他世界再受战乱之苦。”我苦笑说道。
  
      李古仙沉默了下,摇头说道:“不说这些了,她测算天命时,也知道了自己不久于世间,而且合情合理,我也不能不答应了她,算是半卖半送了,不是么?”
  
      “嗯……对了,这幻剑天是什么神功?”我当即又好奇问道。
  
      “幻剑天呀……你小子,该不会又想从我这学去了吧?哈哈,好小子,可惜这次你怕是要失算了,这其实可不算是一套真正的由体内而发的神功,它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就算是我告诉你所有的法诀,所有的练功方式,你也学不了,不,如果是你,我倒也不敢太肯定,但是,要学出个半吊子来,我脸上可挂不住!”李古仙师父笑道。
  
      我怔了下,然后连忙说道:“这神树的剑意精华,当然世间独一无二,不过终归能有代替之物吧……”
  
      “代替?有那么容易我在五大世界早就弄来了,此种剑意精华,可不仅仅是无法替代这么简单,剑胚你懂吧?初期进入谁手中,谁就能凝练出属于自己的本命神剑,而能够诞生出这种神物剑胚的母体,它的适应性会达到什么程度?你觉得这世间还会有能跟它一样的存在?我几乎可以断言它就是独一无二的!”李古仙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吧……那说说它的原理,我也能解解馋呀……”我也有些噎了,但这幻剑天有多强,已经深入我心,连东佛不念都是灰溜溜的逃了,定然知道差别太过巨大,显然在同等的量劫压制下,幻剑天远比杀伐经要厉害,我如果能学会,那简直就是天下第二剑仙了,这第一当然是李古仙师父。
  
      换了别人,要自己把神功解释给别人,谁会愿意?不过李古仙不是常人,她笑了笑,说道:“道体将剑气释放,终究不是工具,挥之者来,唤之则去,剑歌更是如此,想要凝出剑境,需要体内大量的剑气释放出来,因此大战之时,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状况而难以尽然使用,只有在决战之时,方可相互以此厮杀,所以我在得到了兔子后,发现了它的神奇之处,就不断研究它的本源,想着有没有一种神器,一开始就能铺就而出,随后随我心意的凝聚出想要的剑歌……”
  
      “这……太变态……了吧!”我嗖一下就站了起来,眼睛争大如牛铃,已经是给她吓得不轻了!这幻剑天简直太可怕了!
  
      “你这小子,怎么一惊一乍的?你还敢说我变态?”李古仙气得瞪了我一眼,吓得我又连忙坐下来。
  
      “哼,所以幻剑天就出来了,它是神树的剑意精华,给我抽取入体,和自己的脉络相互缠绕,离体既成我体内剑气,随心所欲将剑歌施展而出!因此,它既是我体内无上道法,又是一种有别其他,不属于我本源释放的外剑气!”李古仙解释起来。
  
      我整个人都镇住了,这么恐怖的幻剑天,简直是秒杀天地一切剑仙的存在,出手既是随心所欲的剑歌,谁还能以不用剑歌打赢动手既是剑歌的她?
  
      “喂,孩子,你还好么?昏过去了?我就说你没恢复好,别逞能了。”李古仙摇了摇已经吓成木偶的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