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十四章:魟鱼
    第三千四十四章:魟鱼
  
      一路东行已经七八日,按照原先虚荷谷主给的地图,也差不多到了这裂天魟所在的区域,传说这神兽可开天辟地,以遁入空间裂缝大半身子填补裂缝的方式,用来迷惑和让仙家无法循迹它的踪影,所以它所在的位置,有可能是在天,也可能是在半空,我们不得不采取探测的办法来寻找它了。  .  .
  
      这地图的来源是百年前了,不过听说这裂天魟找到一处好地方,会裂开空间睡觉,一睡百数十年也是很正常,因此地图的有效性是足够了,加那个仙岛的仙家很多,海内外周游时路过也会探寻这裂天魟,时隔一段时间,也都会记录一次行踪,准确性是值得肯定的。
  
      加蒋若茵的花篮算计寻找裂天魟,我们很快来到了一片看起来和天空遍布白云之地没什么区别的地方,只不过这里的云层浓密,没缝隙不大,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团积起了它们。
  
      “看来,应该是这一大片的地方了,听闻裂天魟擅长隐匿,这片诡异的云区,很可能是它栖身之所。”蒋若茵指着天空的一片白云说道。
  
      我和紫卿云互看一眼,她立即驾驭戾血莲往天空冲去,不一会,我们已经来到了云层浓密之所在,但到了边缘,紫卿云还是问道:“进去么?我总觉得好像有股古怪的气息不断从云盘旋而出。”
  
      “进去,小心点行。”我想了想说道,这里有李古仙和我在,联手一起,等同整个世界有数的存在了,难道还怕一处莫名之地?
  
      李古仙对这片云层很有兴致,天眼凝聚后,扫了一眼周围,说道:“好地方,这里藏匿门派,简直是妙不可言。”
  
      “为何?”我毕竟是九劫,天眼看得没那么清楚。
  
      蒋若茵也同样看了一眼,说道:“如果真能把裂天魟收入天一道麾下,恐怕四大部洲的仙家盟主都会羡慕不已吧,你看看这白云之间,苍茫群山,环绕如抱子,如仙如幻,真是令人感到振奋,但这么大的神兽,真的可以收服?”
  
      我吃了一惊,但随着紫卿云冲入其,很快发现还真是渺渺群山在云藏着,这些山不算太高,围聚也不密集,山底下还到处都是乱世堆积,长满了青苔和各种各样的杂草,让人想不透什么地貌特征能和它吻合。
  
      而山涧里,小溪河流也不是没有,甚至还有一些大湖什么的,却是海水和淡水混和,飞鸟鱼虫同样存在,包括一些凶猛的仙兽,于山奔跑也并非没有。
  
      我惊诧看着这古怪的地貌特征,李古仙旋即说道:“这没什么怪的,山底下碎石,是因为地貌变迁而产生,海水淡水到处都是,说明这裂天魟在周遭游动时,海底天空都会前往,其海水是兜来的,淡水是积云落雨产生,至于鱼虫鸟兽,大型的兽类周边,怎么可能没有一些?更何况大如裂天魟这等神兽更是如此,它会每隔百数十年前往一处元气密集之所,随后以背部载满而择一处安静之所入眠,飞鸟鱼虫便在它身存活,也是这正常不过的事情,而地貌变化如山石崩塌,正是它移动之时肉身行动而碰撞所致,所以怪石嶙峋,经由这种云雾苍茫的环境下,又杂草丛生,青苔满布,也合情合理。”
  
      “这么一说,倒是解惑了,前辈真是博学。”李慈音毕竟没有见过这场面,难免是震惊得不行。
  
      “活山活水,连地都是活的,这也不好控制呀。”蒋若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李古仙笑了笑,说道:“若是满足它的元气所需,料定它也不会这么折腾了,况且此神兽一睡百年,只要绕开变化多的魟裙边位置,央地区却基本是不变的,你们看看前面。”
  
      沿着李古仙先知先觉的目光看去,果然随着我们进入云雾之,绕过好几座环抱连绵的群山后,越到了央,看起来山体越是坚固,已经鲜有山体运动碰撞产生的碎石区域了,那里的山地树林茂盛,草地和水流肥沃,简直是一处开山立派的绝好地方,怪不得虚荷谷主会强烈推荐了。
  
      按照我们飞行的速度和周围环境的参照,这裂天魟也算是非常巨大了,至少临夜国的后山飞船大了数十倍,等同下面世界一个规模县城的大小,稀稀疏疏的住个数十万人,都应该不是问题,只是周围区域是活化的碎石区域,肯定是不能居住了,但有韩珊珊和她的科研队伍,弄成防御区也是不错的。
  
      “真是神的动物,把天地的裂缝当成了掩盖自己身体的沙子,身体裂空藏入了空间里面,只留下掩面群山在寰宇障人耳目,也做吸收天地灵气供给它藏于空间本体能量所用,如此一来远远看过去,恍惚白云间,进入内里,山水斑斓,又是一片天地!”蒋若茵对于神兽是相当了解的,毕竟南部仙盟那边还有金银天龙鱼做参考,她也是见过世面了。
  
      两头天龙鱼以一条条的巨大锁链拉起一片市区,支撑了整个南部仙盟,也算是非常让人震惊的存在了。
  
      当然,和这裂天魟起来,确实差了不少意思,经历仙岛不知多少年的观察,这裂天魟的主体部分早给绘入了图谱,其实它呈现的是平底锅的样子,山在锅央,把柄是它巨大的棘刺尾巴,这棘刺尾巴是它最厉害的部分,后面一梭梭的荆棘含有剧毒,挥动起来自保,传说一般神兽都能一瞬间放倒!
  
      很快我们绕着整个睡着的裂天魟飞了一圈,在找到了尾巴的位置后,我们又沿着尾巴的指向回头到了平底锅的央轴线延伸到锅顶的地方,这里是它眼睛所在。
  
      我犹豫了下,拿出了苗小狸借给我的神戒,激活了里面的古神,并且把自己的意图简单的说了一下。
  
      “不强行控制它?”蒋若茵问我。
  
      包括李古仙,也感觉到有些难以理解:“你可想清楚了,它可不是什么善类,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也没少给仙岛带来麻烦,每次到仙岛顶采集元气,仙岛至少有数月世间都造成元气贫瘠,若非是老岛主心慈人善,怕是早拿它来一锅炖了给岛民集体补身子了,而且,万一它一醒过来,立马要裂空遁离,你待如何?”
  
      李古仙不用说了,蒋若茵在古神界里,对我而言也是高人,都不建议这么干,我也得重新考虑这个选择,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尝试下,因为要做好邻居,必要的沟通是少不了的,况且我不在,苗小狸以后也不在了,天一道的顶级仙盟又将何去何从?
  
      “毕竟要借它身背不知到何年何月,如果能够互相沟通理解,总是强行控制它要好吧?给与足够的奖励,干活也才能卖力不是?”我解释起来。
  
      蒋若茵和李古仙当然都不以为然,还是坚持无需沟通,以强行控制为主。
  
      这样一来进入了票数决定环节,我这边的紫卿云是无条件听我的,所以李慈音起到了关键作用,见我们四个都看向她,想要她发表看法,她拘谨下双手合十:“裂天魟是天地灵鱼,若是剥夺其神智,使其如行尸走肉,实在不妥,我……我是较赞成夏大哥决定的……”
  
      李古仙狡黠一笑,蒋若茵无奈摊手,这么一来,用神戒沟通裂天魟是此次选项了。
  
      可谁都没想到的是,刚刚唤醒了裂天魟,我给神兽狠狠的扇了一次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