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十五章:樱色
    第三千四十五章:樱色
  
      巨大的裂天魟在神戒古神的一抹凶光刺激下,顿时如惊弓之鸟,发疯了似的瞪起了如同青蛙一样的眼珠子,随后快速冲入了空间裂缝之,疯狂的逃窜起来!
  
      在苍白的飓风区空间里,那裂天魟左冲右撞,一时间山石撞击,连我们也差点给甩飞出去!当然,跟着我的都是应劫期的存在,包括戾血莲也不是什么善茬,给突然一甩,紫卿云死死的砸入了山石之!
  
      不过在飓风区里,这裂天魟背的鱼虫鸟兽,山体森林倒血霉了,好些灵兽反应都没反应过来,给甩出了空间外,亦或者直接给飓风吹走,换到了谁身,估计都没办法立刻反应过来!
  
      “快控制它!不要让它剧烈乱窜!还是说你之想要一座座秃山?”李古仙猛然提醒懵住了的我。
  
      我咬咬牙,立刻命令神戒射出了凶光,强行控制住这凶暴神兽继续乱闯,但这一骤然停顿,不少的森林和空间还处于飓风区,所以顷刻又是一阵的飞沙走石,恍如是量劫了一般!
  
      神兽给神戒里的古神刺激后,果然是不再乱跑了,甚至慢悠悠软绵绵的飞翔在飓风区里!
  
      飓风对它而言,跟瘙痒的微风似的,不过对我们却是极大的考验,毕竟这里抱子环山的地形,让风口全都集在了这里!
  
      “快让它继续裂空出去,要不然,这里很快什么都没了!”蒋若茵在风暴说道。
  
      我这次也不敢再自以为是了,按照蒋若茵说的,让古神控制这裂天魟冲出这空间裂缝之!
  
      这裂天魟裂空的能力有些特殊,全靠尾巴来完成,所以一个调转回头,我们出了空间,但出来的时候,一飘泊的大浪朝着我们这卷过来,把里面的花草树木,鸟兽鱼虫一下子卷入了大海之!
  
      李古仙这下是气得郁闷,一把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拜你所赐,死了那么多的生灵,还顺道我都差点成落汤鸡了,现在知道你那套温柔不好用了吧?有时候,该狠的时候,还是得狠,该出手的,绝对不能缩手缩脚,明白了么?”
  
      我也是给郁闷坏了,也没想到这裂天魟这么难沟通,竟是个暴躁的性子,不过这李古仙说的话,倒是有些明敲暗打,范围太宽广了点吧?
  
      可惜现在我有错在先,也没办法反驳她了,蒋若茵也瞪了一眼李慈音,说道:“男人要在我们面前趁机表露善良温柔一面,往往是灾难的根源,我们有时候得敲打一下,你倒好,这一次背负如此罪孽,可知道杀一救万的道理了?”
  
      李慈音还未清醒过来,这次是毁得肠子都青了,两泪汪汪,连忙要跑去救落海的各种珍禽异兽,不过却给蒋若茵伸手拉住了衣服,但这一拉,嗖的一下,李慈音又半个身子都曝光了出来,让我大饱眼福了一瞬。
  
      蒋若茵尴尬莫名,本来她是对的,但现在又因慌张害了李慈音,只能是呐呐连声道歉,李慈音跪坐地抱紧衣衫,脸潮红一片。
  
      蒋若茵看慈音不吱声了,顿时不知所措的道:“反正……他也不是没……没看过……你当再给他看了一回呗……”
  
      “你……”李慈音本来还不如何生气,这下是有些恼了,蒋若茵连忙自扇耳光又道歉起来。
  
      “哈哈哈……可好玩了。”李古仙顿时笑了起来,这更让两女有些尴尬起来。
  
      我不想继续纠缠这些事,先建议说道:“我还是先控制裂天魟入海,让落水的生灵先来吧……这才是正事。”
  
      “算它们命注定有此一劫吧。”李古仙说道,我听罢,毫不犹豫让裂天魟潜入了水,并将山体部分露出水面,方便落水鸟兽停靠。
  
      灵兽求生意识还是想当强的,除了给抛入空间的那一批给风刀卷碎,没办法再回来之外,水里那群幸运许多,十有八九都回来了,不过经过这样的折腾,肯定是多少有点小灾小病,能熬过去自然好,熬不过去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一次错误的估算裂天魟的恐怖和麻烦,让我悔悟自己一开始的决定,然而并没有让我放弃初衷,在对这神兽进行控制的过程里,也我不断的对它进行间歇性脱离控制的驯化,毕竟我当初也是豢养鬼蛊出身,对这类凶兽的脾性还是有一定了解,无非是鞭策的同时,给与一定量的奖励,如听话的话,会让它脱离控制,自由行动时间延长之类。
  
      当然,我也没少让神戒的古神之灵对它进行沟通,达成双方友好互助的协议等,也是便于让神兽听话的重要因素标准。
  
      裂天魟虽然暴躁难训,但实际胆子却相当的小,要不然也不会躲入空间之藏去一半身体了,给我一松一紧的训练,不用几天功夫,基本能够用古神灵戒对它发起一些简单的命令了。
  
      这神戒是蛊神道统的传承之物,,故而有莫大的威力,我能控制神戒,也是因为我的蛊神道统之故,而且这枚神戒也是由我亲自传承给苗小狸的,她也如奉至宝的带着祭炼至今,因此我使用起来别具亲切。
  
      还别说,这裂天魟之前一个跳跃进了空间,再窜出来的时候竟已经抵我们一天的路程,简直是天生用来跑路的神兽,如果天一道仙盟置身其,那绝对会是当今天下少数能快速移动的神兽。
  
      只不过它的防御能力实在是脆弱不堪,一旦有人进攻,除了避开,基本没有其他办法,因为它背部可以防御,但底下如同软肉垫,可不擅长承受应劫期的攻击。
  
      不过这应该难不倒韩珊珊,现在还有许多祖龙掉下来的鳞甲没有用,到时候多脆弱的地方,一经改造,都将会坚固无,最终会让它变成披着祖龙铠的裂天祖龙魟!
  
      没用几天功夫,我们又回到了仙岛,虽然时间去的时候短了,但并未短太多,这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可以靠裂开空间从飓风区缩短距离,但这裂天魟向来只顾自己,背部的灵鱼鸟兽根本没办法避过飓风,所以最后都得放回仙岛之,也算是填补了仙岛在大战失去的生机了。
  
      把灵鱼鸟兽放归仙岛后,裂天魟也可以‘裸奔’往天南了,毕竟无须担忧飓风后,我们可以从空间裂缝那跳跃过去,会缩短不少的距离,至于以后怎么保护背部生灵的难题,只能交给韩珊珊来处理了。
  
      站在裂天魟背部最高那处山峰,李古仙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此处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方有见面之日了,一天,到时候你可还会惦念我?”
  
      我认真的点头,说道:“我定会尽快荡平四大部洲,给与仙岛和平的世界,让你能够抽身而出,也算完成老岛主的宏愿!我同样也无时无刻想着您。”
  
      “呵呵,这些事能否完成,我是不担心的,不过往后是否能籍你而乘风破浪,我却不尽得知,倒不如趁着现在让我来借你一丝气运傍身保险些,不知你可愿意借我?”李古仙靠近了我,抬头和我四目相对,眼如火般的灼热,容不得我有半点虚假。
  
      我想了想,说道:“您不愿做我师父,却待我恩重如山,别说是一丝气运,是让我赴汤蹈火,我亦在所不惜!”
  
      “很好,这可是你说的,你靠过来。”李古仙笑了笑,让我靠过去,似乎想要和我说点什么话,或者以什么手法借我气运。
  
      可让我万分没想到的是,她淡樱色的唇瓣直接和我的双唇相印,容不得我半点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