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十六章:东海

  
  第三千四十六章:东海
  
  这一幕,让一旁飘着的蒋若茵和李慈音都目瞪口呆,连紫卿云也有些迷惑不已,当然,深处此漩涡之中的我,更是有种突兀而难以接受之感,这就是借气运?
  
  是我想得太多了,还是脑子慢用不过来?
  
  我双手连忙想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轻轻推开,然而她却像是意犹未尽般的要侵入更深的领地,我一脸的迷茫,不知道这一推开,是否会让气运就这么借给她失败,所以在扶住她的肩膀时,难免又犹豫了起来!
  
  而这一瞬间的犹豫,让李古仙和我更是贴靠,最后她的双手已经搂住了我,让我更是感到缠绵难分了,所以到了后面,我几乎成为了扯线木偶,任由她紧紧的抱住了我。
  
  “你……”我双目瞪大的看着她,但除了她狭长而具有弧度的睫毛外,却见她已经闭上了双眼,我顿时是无语之极的把她推开了:“这就是借气运?”
  
  李古仙笑着睁开了亮若星辉的双目,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的看我,道:“是呀,不然是什么?”
  
  我怔了一下,犹豫的伸手抹去了唇瓣上她湿漉漉的口水,狐疑的看着她,除了我,蒋若茵和李慈音同样是和我一样的表情,这种高人的借气运,她们明显没办法来断定到底是凡人情侣之间的亲昵,还是恰有其事,所以在一旁憋着想法看着。
  
  “好了,一天,你走吧,不过可别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李古仙平静一笑,那股傲然的气质挂满了脸庞,在太阳星的光影下,让人为之倾倒。
  
  但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是专业借气运呢,还是带有异乎寻常的感情呢?都不得而知了。
  
  我木讷的愣在那儿,李古仙笑了笑,伸手替我整理了头上凌乱的头发,道:“我走了,你身处险地,没有我护着你,要小心谨慎,当然,我若是觉得时机成熟,必要时也会去助你一臂之力的。”
  
  我只能是点点头,但我总不能让李古仙时时刻刻的担忧着我,就说道:“你……那……好,你把仙岛重新建设……起来,多和我们走动一些也好……”
  
  “哈哈……别你呀我呀的,叫我古仙就好,如果你实在想叫我仙儿,我也不会介意的,至于刚才的事,也别想得太复杂了,借气运不假,好了,我可真走了。”李古仙洒然一笑,一挥袖子,嗖一下,已经头也不回的扑向了仙岛,不多时,已经消失在了淼渺云雾之中了。<>
  
  我愣愣的看着她没入不见的云彩,心中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看才好了。
  
  “这借气运……的方法,还真是新……新鲜……”李慈音嘀咕的看向了蒋若茵,蒋若茵怔怔的看着她,说道:“你可真单纯!”
  
  “啊?我怎么单纯了?难道不是么……”李慈音连忙好奇的问道。
  
  蒋若茵咬着手指,看向了正朝她投来征求意见目光的我,忽然一笑,说道:“借气运啦!”
  
  我啧了一口,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刚才李古仙的做法,确实让我心乱如麻,有些不知该怎么理解好了,这借气运确实太过新鲜,也说好不好谁吃亏,故而非常难理解。
  
  接下来的日子,我只能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裂天魟的身上,坐在了裂天魟北部最高的那座山上,控制着它开始裂破空间,进行有规律的空间跳跃!
  
  飓风区和外面是不同的维度,所以往往走一天的时间,抵得过外面走许多天,当然,随着控制裂天魟移动的时间增加,我发现异空间里也有直接平行的地方,这些平行的地方,相对而言是没有飓风的,平静无比,所以展开的路程大致和外面一样。
  
  因此反过来推算,飓风越是恐怖的区域,空间就越是扭曲和卷起,如果从那儿冲过去,往往一天能够抵得过数天的世间!当然,由此一来带来的危险也相应会增加,山峦给飓风搅碎,或者连我们也难以不承受飓风的侵袭,所以,大部分世间里,我们还是选择了飓风不是很严重的区域。
  
  如此一来,回去的速度也缩短了三倍左右,换算下来和抓裂天魟的时间相加,也能够赶上可能到来的天南大战,因此我心态也放松下来。
  
  “这里也算是进入天南区域了,沧云门你应该知道的吧?我们要不从那儿先探知下消息?按照时间算来,沧云道人的虚体,现在应该也在门中恢复吧?”蒋若茵在我第十七次脱离空间出来,到达海面上的时候说道。
  
  在茫茫的大海中,全靠她来定位,否则我也无法计算时间和空间的长短,听她那么一说,我想起了当时从沧云门那放走的三位应劫期来。
  
  这三位里,老者叫应天雄,中年男子叫陈渊,女子则叫穆浅浅,时隔不久,我还算记忆犹新,所以我立即拿出了沧云门的令牌,开始对他们进行联系。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我还是怎么的,这应天雄和陈渊并没有给我回复消息,倒是那穆浅浅胆子可能小一些,好一阵后就给了我一道信息,问我有何贵干什么的。<>
  
  我当然没有半点犹豫的就告诉她我和沧云道人如今的关系,随后说就在左近,眼下前往拜访什么的,对方估计是吓了一跳,好一会才回答了我,当然这时候应该已经是联络了门派里的长辈,估计已经得到了请我前往沧云门的命令了。
  
  “预料之中,沧云道人这人狡猾无比,但同样也胆子很小,你之前在仙岛大发神威,他应该也吓坏了,你说要去他那,他敬你如瘟神,却也是将你当神来供着呢,嘿嘿。”蒋若茵笑嘻嘻的说道。
  
  “实力果然代表一切,当年他派来那三位仙家,可是凶神恶煞。”我无奈一笑。
  
  还没等我说完,应天雄和陈渊就相聚来了消息,这内容大致是一时没看消息,亦或者正准备天南备战云云,反正把刚才没理会我的理由撰了个圆满,估计是刚得到了那穆浅浅的消息,知道我这趟是受到他们门主欢迎的。
  
  沧云门不同凌云剑府和南仙阁,他们就是一个门派,会以师兄师弟来称呼,而沧云道人则是掌门,有无上的权威。
  
  不过这趟沧云道人给打成虚体回去,怕多少会让门中动荡吧,即便自己是掌门。
  
  应、陈、穆三位很快就询问了我们所在位置,然后预定好了方向,商定接洽一番后,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我和蒋若茵交代了几句后,就决定一起前往沧云门那边,而裂天魟,则让它沉到海中睡一阵,由李慈音来看管。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和这三位应劫期不期而遇了,其实去沧云门,我除了打探天南的消息,也有打探夏瑞泽和黑子消息的想法,因此天南的事情还没开口去问,我就率先把夏瑞泽的名字说了出来。
  
  “哦……你说这几位呀……他们和我们门主详谈倒是甚欢,好像还送给了我们门主什么,让门主高兴了好一阵子,不过,后来他们都应劫之后,就往东边大海去了,最后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哪,我们上面的师兄说,门主和他们说什么交易暂时结束了,算是送走了一群贵仙什么的……具体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毕竟这几位可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应天雄说的信息有些断断续续,但看起来可信度却不低,看来夏瑞泽明里借道海上云端的沧云门,实则去了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