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十七章:局势

  
  第三千四十七章:局势
  
  “他们是去了东海?亦或者你们东边又有什么吸引他们的地方?”我忍不住问道。
  
  “他们之中除了和掌门,以及几位长老接触外,并未跟其他的仙家接触,听说是大长老亲自对他们进行接待,我们并不清楚他们所去何处。”穆浅浅在一旁也忍不住说道。
  
  “嗯,既然不知那沧云道人现在刻在门中?”我又问道。
  
  “不知道夏道友如此注意此仙是何缘故?可否告知我等?”应天雄犹豫了下,却反问起夏瑞泽和我的关系来。
  
  “哦,他是我大哥,我问他动向,不犯忌讳吧?”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应天雄知道我不喜欢这问题,连忙尴尬回答:“当然不……呵呵,我们门主还在门中,但眼下闭关呢,只有大长老还在,已经交代下来,请夏道友去门中小坐。”
  
  “呵呵,也好,问你们什么事情都问不出来,就问问你们大长老也好。”我倒是不怕他们怎么我了,东佛不念带领的东海邪仙我都斗过好几个厉害的,沧云门对他们来说,顶多是三流的仙盟,根本算不得什么。
  
  “是是是,我们大长老终究懂的比我们多嘛……”应天雄苦笑,随后请我们上沧云门的云舟,然后朝着门中进发。
  
  一路上蒋若茵当然没少问我关于夏瑞泽的事情,我也没有隐瞒,直言不讳的将一些比较典型的经历,以及和夏瑞泽的冲突拿了出来。
  
  蒋若茵倒是没想到我们兄弟俩竟有这么多的嫌隙,但也不好发表什么看法。
  
  和蒋若茵简单解释完,我也没少问起天南的局势,这沧云门其实是较为偏海外的仙盟,离着天南也隔出了不短的距离,因此巫妖两族不会来找他们麻烦,毕竟想找到他们的位置都困难,更何况打人山门的难度和获得是不成正比的,那还不如直接去中央神塔划算,到时候占领了神塔,可战可守,握住了主动。
  
  “南仙阁让出了通道了,眼下往天中方向退后,天东那边的南部仙盟正在往天南方向集结,特别是中部仙盟和南部仙盟,听说都是好几个厉害的仙家领队,至于天西那边,情况不是很清楚,反正南仙阁这边是来消息了,我们第一批的已经北上集结,眼下第二批的也准备出发了,唉,这一战,真不知道会怎样,巫妖两族可不是善茬。”应天雄说道。
  
  陈渊一路也不说话,仍旧沉默寡言的,而穆浅浅因为资历也太低了,基本上是没办法接话茬的,他们之前给我打成虚体,回来后好容易才恢复了应劫期,眼下又都成了普通弟子,也算是混得很惨了。<>
  
  “我们君盟主可出战了?”蒋若茵当然没少问起自己倾心的南部盟主。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应天雄苦笑,他不过普通应劫期,这盟主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
  
  “哼,如此闭塞的消息,往后怎么混下去?”蒋若茵鄙视说道,应天雄连忙赔笑,说道:“蒋阁主说笑了,在下现在也只是个处理内务的弟子,哪敢去打听这等事情……”
  
  “罢了,我也懒得问你。”蒋若茵也不好打脸对她客客气气的人,就只能是不问了。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一路上也是无聊,就天南地北的和他们胡侃起来,比如天南以前的历史,他们门中收藏的典籍什么的,都问了个遍,倒是长了不少的见识。
  
  沧云门坐落海上云端,既是南海的一处雷云密布之地,我们刚到了那片雷云前面,就听到了轰隆的震雷之声,远远看去,这云雷光闪之处,一只狰狞的云兽闪现而出,当然,也是我把天眼开到了极限才看出来,正常情况下是看不见的。
  
  刚到外围,沧云门的大长老薛术棋就带着一干长老和弟子前来相迎了,可能是我的威名已经随着一群的精英应劫期返程而传播了出去,这薛术棋对我是极尽客气,当然,对蒋若茵也不敢怠慢,毕竟那也不是沧云门惹得起的存在。
  
  “请随我们如门中一叙。”薛术棋说罢,就领着我们进入墨云之中。
  
  而到了云层里面,一只体形巨大,深黑朦胧的云兽狮子神兽在云中趴卧着,它宽厚的背部以及周边驮着层层白云,好几座巨大的道观则轻易的矗立于白云之上,看起来十分的壮观,也让云狮显得无比威武,而这道观内里,应劫期的存在可不少,所以说沧云门还是相当有实力的。
  
  这薛术棋很快就带着我们进入了其中一座道观,随后唤了弟子奉茶,自己就开门见山的问了起来:“夏道友此次返回天南,应该也会参战吧?我们天南如今兵力损耗虽然不多,可骆盟主、沧云盟主,冷盟主可都是虚体返回,受了重伤,眼下能战精英可着实不多了,算下来,应该只有南仙阁还有一战之力了……”
  
  “参战嘛肯定是要的,不过天南是古神州的一部分,总得先联合东西北三方共抗敌人嘛。”我当然不会怯战,反正巫妖两族对我早就怀恨在心了,我不去动他们,未必他们就能放过我,还不如伸手斩手,让他们知道侵略天南的下场。<>
  
  “呵呵,夏道友恐怕要失望了,天北和天东,这趟可能都不会对天南伸出援手呢……”薛术棋苦笑道。
  
  “什么?为什么?难道天南给巫妖两族拿下了,他们就不愿意拿回来?”蒋若茵急忙问道,估计也有点不相信这事实。
  
  “蒋阁主从漩涡海回来,难道不知天东的东方盟主……给东海的仙家……请去了么?”薛术棋当然不会说给掳走了,这沧云门地方小,说话就得小心点,万一表露出半点对天东的东部仙盟不敬,那是要吃大亏的。
  
  “嗯?”蒋若茵凝眉看向对方,要求对方说清楚点。
  
  薛术棋再次苦笑,然后说道:“这东方盟主前往了东海……东方总盟主自然是雷霆震怒,势要把东方盟主带回来,因此联合了天北,以及天东北部和东部的仙家,去了东海了……这样一来,眼下和巫妖两族僵持在天南的,就只剩下中部仙盟和南部仙盟了,我们天南这边没有天东撑腰,现在都只能是看着巫妖两族顺利拿下了通道,干瞪眼退兵并集兵周边而已。”
  
  “还有这样的事?天东总盟主却不知孰轻孰重?”我冷冷的问道。
  
  听我这么疑问,薛术棋愣了下,但也不好反驳我,只能说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
  
  “仙岛一役,看似我们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实则只是精英战里,李岛主强势的反击击退了敌人,保全了火种,但却难掩仙岛和我们古神州的巨大失败,而且偏偏其他人最差也是虚体回来,只有东方瑾盟主给东佛不念掳走,东方总盟主生气也是应当,唉,可现在看来,岂不是天东分成了两半?叶孤玄肯定是以大局为重的性子,而我们盟主又以她马首是瞻,怎么会不下天南?一正一副的总盟主居然分道扬镳,这仗可怎么打?”蒋若茵一边分析,一边是连连叹气。
  
  薛术棋当然也是这意思,不过他也是老狐狸了,轻易不把自己带进天东的权力之争。
  
  这种情况下出内斗,不是一件好事,东海邪仙人不少,但不会用来对抗天东,可引兵南海而下,东方瑾只是一个人,东佛不念只要带着她满东海乱飞,就能拉走一半天东仇恨,又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