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十九章:撕脸
第三千四十九章:撕脸
  
  不止是我差点破口大骂对方为了害我们俩性命竟大动干戈,连蒋若茵都感觉不妙的看了我一眼,并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她就算再蠢,也知道这一百应劫期不是来给天南带去大军破乱局的,而是要截杀我们俩的!
  
  “呵呵,再不做出点什么来,大家岂不是要把我们沧云门当成是酒囊饭袋了?倒是叫夏道友笑话了。”薛术棋也没那么大度,当然也暗示我当沧云门是天南混吃的。
  
  “沧云门当然不会是酒囊饭袋,想不到薛大长老竟这么认为,倒是我表达有误了,不过值此上百应劫期襄助天南之举,也足够彪炳薛大长老顾全大局之心了。”我表现得十分的淡定,仿佛压根不觉得这上百应劫期是给我送葬的样子。
  
  蒋若茵却已经是吓得额上香汗蕊出,有些不淡定了,毕竟这种独闯他人山门,并这么嚣张的指桑骂槐的事她还真没干过。
  
  “那现在,老夫就带他们跟两位前往夏道友所说神兽那儿吧。”薛术棋准备好了人马,当然不会再等待什么,上百应劫期,就算是再厉害的仙家,怕也是给打成灰的下场!
  
  蒋若茵犹豫苦思良策,这让薛术棋一阵好笑:“蒋阁主,刚才你不是说我们沧云门对战局漠不关心么?怎么现在倒是蒋阁主不想走了?”
  
  “这……”蒋若茵连忙看向了我,一副都怪你惹得对方狗急跳墙了的表情,我报之一笑,却看向了外间站着的应天雄,陈渊,穆浅浅三人,想要看看这三位是否有谁人能够在关键时刻站在我和蒋若茵一边。
  
  似乎发现了我的目光,应天雄额上冒出虚汗,但始终尴尬的用手背掩嘴,掩去了此事,这老头别看是三人的领头人,实则胆子贼小,稍微威逼利诱,是立马就会倒戈的类型,现在不靠谱也在预料之中。
  
  陈渊双目阴沉,大概是不打算理会我的了,这人胆小却阴狠,还睚疵必报,当然是属于坚定的薛术棋派别的,估计刚才带我们来的时候不说话,也是主要监视应天雄和穆浅浅呢。
  
  穆浅浅双手微颤,双目示意性的发出了让我们快走的信号,但却绝然不敢说出来的,毕竟她是沧云门的一份子,总不能为了我们叛出门派吧?
  
  “老应,这趟你也会去吧?你没别的什么说的?”我冷笑看向了应天雄,这老头顿时咳了一声,说道:“这个嘛……路上说嘛,在下一切以薛大长老马首是瞻……”
  
  陈渊根本没打算理会我,双目中露出一抹阴狠来,毕竟薛术棋已经决定要一起取我小命,他可就懒得去掩饰太多了。
  
  所以我绕过了他,看向了穆浅浅,说道:“穆道友,沧云道人和我在仙岛相遇,互相说起了之前误会,他对你可是赞赏有加呢。”
  
  穆浅浅听罢,浑身顿时大震,而似乎看出我做出了多余的举动,薛术棋冷声笑了起来,说道:“呵呵,忘了夏道友原来和穆师妹有旧,不过叙旧就放在路上吧,大家眼下还是赶路要紧,对不对?”
  
  “薛大长老这是打算赶着投胎么?说两句话也不碍事吧?嘿嘿。”我冷冽笑起来,如十月霜刀。
  
  薛术棋自然是恨得咬牙,只不过这里毕竟是沧云门地盘,打起来可不是好事,云兽背负的整个门派注入大量心血,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谁会在这战斗?
  
  “你……夏道友真是幽默。”薛术棋强忍怒火,我也就懒得理会他,而是继续问穆浅浅道:“穆道友,你没别的话要对我说的么?”
  
  穆浅浅这时候看向了我和蒋若茵,随后又看向了薛术棋,紧咬的牙关很快开启,忽然就说道:“夏道友!蒋阁主!掌门师兄已被薛大长老害死!你们不要中了他的诡计!快走!”
  
  说罢,穆浅浅顿时发了疯似的朝着云兽外围飞去!
  
  “胡说八道,莫不是奸细来的吧?”薛术棋冷冷瞪了穆浅浅一眼,随后立刻命令两位长老级别的应劫期前往追击!
  
  我脸色阴沉下来,穆浅浅说的这个信息,简直超乎了我的想象,沧云道人那小老头也是个不错的人,在仙岛为大家解惑,破百阵,甚至拼到道体都给兵解的地步,虚体仍然在前线指挥作战!这样的性格,也才能和骆凤直混成一伙!
  
  可谁曾想到,他虚体没给敌人害死逃回老巢沧云门,却给自己人给害死了,简直是令人愤慨!
  
  那两位长老听到薛术棋的命令,顿时朝着穆浅浅射出了数道快速无比的光簇!打算先把对方拦截下来,再联合众仙一起将她击杀!
  
  对方的法术很快,用的法宝显然不同寻常,我没有半刻犹豫,劫天神剑瞬间射出,跟着我追了出去!
  
  而剑到了我手中那一刻,我的天一御法也跟着爆发而出,浑身上下数枚星辰环绕,力量突破应劫的修为!而随着脉络的强化,劫天神剑受到脉络增强的影响,忽然间剑身变得寒光粼粼,气焰滔天起来!
  
  嗡!
  
  我速度兀然增快倍于,而缩地术也直接让我超越了光束的本身,随后的回头一剑,轰的一声,数道光簇轻易就给劫天神剑斩成了火花!
  
  两位长老脸色阴沉,其中一个立即把目标改成了我,另一个当然还打算攻击穆浅浅!
  
  薛术棋估计也没料想我竟没有隐忍而暴起攻击,所以犹豫了下,才咬牙下了决心说道:“看来,夏道友这次是来我沧云门捣乱的了!那就别怪我们沧云门不把你当贵客了!也不知道蒋阁主是否也如夏道友这般意思?”
  
  蒋若茵当然是怒火上涌,不过让她代表南部仙盟接下这茬,她还真有些犹豫了,但一旁给我救下的穆浅浅连忙说道:“薛术棋已经是东海邪道的走狗!蒋阁主切勿给他蒙骗中计!”
  
  蒋若茵这才省悟过来,连忙瞬间升空,并且变出了花篮!
  
  然而薛术棋早就对蒋若茵任何举动预判,在她刚变出花篮的时候,立刻拿出了六把彩旗,朝着周围布下,直接封锁住了蒋若茵的法术,随后才看向了底下还一脸茫然的应劫期师兄弟,大声说道:“诸位师兄弟!路是我们自己选的!四方仙盟从来是对我们天南沧云门颐指气使,妄想以小恩小惠施恩我们,就觉得可以看不起我们沧云门!这是何故?都是原先掌门师兄过分的巴结他们之故!眼下只有东海仙盟待我们如真正同道,要与我们共治天南,共治五大寰宇!那我们难道还留在四方仙盟这艘破船上么?他们各为其主,已经在仙岛大败而归,如今残破互产,竟一分为二,我们岂能走他们的老路!今日只要杀了叛徒穆浅浅,天南恶贼夏一天,南部仙盟的蒋若茵!便是真正重现沧云门辉煌之机!”
  
  一群仙家听罢,全都群情激奋,当然,虽然夹杂了某些少数不吱声的应劫期,但这数量实在是鲜少,可见这薛术棋在害死了沧云道人后,已经数次给这群应劫期洗脑了,眼下只是要再动员一番就足够了!
  
  果然,上百的应劫期,至少有七八十个是面带狂热的参加了围剿,这股势力,如果换成剿杀其他的应劫期,简直是轻松打成肉酱都不为过。
  
  只不过,他们碰上的是我!
  
  唪!
  
  劫天神剑在天一御法下,脉络瞬间爆发,剑气暴涨不知几倍,只是一闪之间,刚才追击穆浅浅的那位长老就给我斩于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