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十二章:安全
    第三千五十二章:安全 
  
  
  
      “天南的情况你们知道了,东海截教联合巫妖两族,想要干什么,大家应该也知道一些,当然,我们古神州内部,同样也不太平!这毋容置疑,所以我想说的是,他们如何是他们的事情,但沧云门,以后何去何从?”我大声的说道,这话直接先否定了原来各弟子所支持过的东主,也是为了之后的铺路。 
  
  
  
      “夏道友不打算带我们回天南?难道是去仙岛不成?”这群沧云门的修士,当然少不了激灵之辈,听到了表面,就隐约察觉了些不同。 
  
  
  
      我笑了笑,说道:“想要去仙岛享福的,想法当然是极好,可惜,仙岛难道就安全了?眼下四大部洲都卷入了战争的漩涡,连仙岛都差点落入了漩涡海海底!大战自然是难免!” 
  
  
  
      “那不去仙岛,不从截教和天东仙盟,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也不过是水中飘萍,怎么自处?”一个沧云门的长老顿时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双目扫了一眼诸仙,说道:“沧云门仍是沧云门,只不过以后,跟着我天一道如何!?” 
  
  
  
      我的话一出,全场哗然,毕竟我闯凌云剑府,去天东给兄弟讨公道,又大闹仙岛赶走巫妖两族,所以大家对我的实力是有目共睹,从而对天一道也不是两眼一抹黑,现在天一道连仙盟都没有,从者强而主事弱,会引来什么后果? 
  
  
  
      强的一方当然第一个不服。 
  
  
  
      “这……若是夏道友加入我们沧云门,引领我们沧云门走出困境,我们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不过夏道友目下不过是天一道的大长老吧?我记得掌门应该是……”以为沧云门长相颇为中正平和的长老首先站了出来询问。 
  
  
  
      “哦,天一道的掌门,便是拙荆,在下出任大长老,却非是薛术棋一流。”我淡淡一笑,这意思当然是自己不是薛术棋能比,也是拔高天一道的意思。 
  
  
  
      “难道天一道是想要借我沧云门,以沧云神兽为神兽,建立仙盟?我之前听说过天一道是要建立仙盟的吧?”另一位长老趁机说道,这意思是我在‘借壳上市’了,毕竟哪个仙盟都是有神兽后才能称之为仙盟,才兜得起这么多的应劫期,现在沧云门掌门和大长老都没有了,而我又强势站在了这里,也怪不得别人会这么想! 
  
  
  
      “呵呵,神兽裂天魟我已经从漩涡海那边带回来了,虽然我对沧云神兽颇感兴趣,它也十分的巨大,但比起我天一道的裂天魟,恐怕也不过能勉强在其身上当个四方镇守而已。”我反驳道。 
  
  
  
      “裂天魟?恕在下实在孤陋寡闻,未曾见过这等神兽,而我们沧云神兽虽然是比天东几大门阀神兽要小上一些,可相对天南、天西、天北其他仙盟的神兽,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夏道友是否是夸张了点?”之前的长老自然是很不悦的看着我,而底下,当然引来了一阵的窸窸窣窣的讨论,虽然讨论声音不大,但从他们的表情上,我也看出了他们是不大高兴我这么说的。 
  
  
  
      “你们这么一说,我差点忘记了把它叫过来,也好叫你们看看裂天魟到底何其巨大,免得诸位说我吹牛。”我半眯眼睛,这些沧云门的弟子,当然不会随随便便的相信我,而对于自己的沧云神兽难免夜郎自大,我如果不拿出点筹码来,怎么引他们加入? 
  
  
  
      因为隔着也就很短的路程,我立即就看向了沧云神兽,说道:“沧云神兽,沧云道人与我虽然认识很短,但在仙岛短短的日子,却是能将身家性命互相交付的朋友,他如今落难,是宵小之辈所为,而我则是前来为沧云道人讨回公道的,眼下公道讨还,而你也不用再受那薛术棋之命而回归真我,可愿意随同我一去看个究竟?” 
  
  
  
      我的声音透过蛊神戒一字一句撞入了沧云神兽的脑中,这神兽果然灵性无比,比那裂天魟知情识趣不少,而且似乎也惧怕蛊神戒,故而不甘愿下,也勉强点了点头。 
  
  
  
      众仙看着我竟以言语说动沧云神兽,都为震撼,而我说和沧云道人是好友的事情,当然他们也信了大半,就不再拒绝我带他们前往裂天魟藏身的地方。 
  
  
  
      这沧云神兽乘云驾雾,移动速度也是颇快,没用多久,就带着大家来到了我指定的地方。 
  
  
  
      我其实一路上已经放弃了控制沧云神兽,只不过用蛊神戒代为传讯而已,加上又有六面神旗在,这神兽也要听命,所以放心的在众目睽睽下飘落了海面。 
  
  
  
      而裂天魟是真的很难沟通,也不知道这怪物是什么脑子,到底是聪明不服气而隐忍,还是天性就这么一惊一乍的,需要有蛊神戒才受控制,要不然刚才沧云门一行,我也不至于让它直接睡着沉入海底了。 
  
  
  
      回到了裂天魟的脑门上,我用神戒又射出了控制神光,把裂天魟弄醒,这家伙果然又开始发疯起来,还打算裂开空间又逃入飓风区,不过我早有准备,当场就控死了它,让它上浮海面! 
  
  
  
      上浮的时候,因为这家伙太过巨大,稍显平静的大海开始跌宕起伏,风云也跟着骤变了! 
  
  
  
      毕竟区域范围太大,而气息又恐怖无比,所以沧云神兽也变得警惕和躁动不安起来!上面的一群应劫期仙家,也无不是面带震惊,可想而知大家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神兽。 
  
  
  
      哗啦! 
  
  
  
      随着最高的一座山峰升上海面,浪涛顿时如同翻天一样的卷起来,声势浩大,整个天地都如同受到了海啸的影响! 
  
  
  
      当然,这裂天魟身上的山峰可不是一座,等到爬满它身上的群山露出海面的时候,不少的应劫期仙家都露出了惊讶来,包括刚才间接鄙视我吹牛的长老,现在也目瞪口呆了。 
  
  
  
      “真……真是够大的……这样的神兽,我们沧云神兽确实还只能是镇守一方而已……”那大长老震惊的说道。 
  
  
  
      “呵呵,别看它身形巨大,此裂天魟可撕裂空间,遁入空间之中,故而一般的神兽定然是追不上它的,现在知道我不是说假话了吧。”我淡淡一笑,还别说,这裂天魟有一县城那么巨大,而这沧云神兽顶天了也就是一个村落的大小,怎么能和它相比?趴在它身上守住一方乐土也算是不错的了。 
  
  
  
      这裂天魟背部何其宽广,载人载物,甚至载上几只仙盟神兽都是没问题的,我让沧云门加入进来,也正是抱着它虽然巨大,但背部没有什么防御能力的短板来的,只要把沧云神兽放在上面,不就等同多了一座移动的子炮台了? 
  
  
  
      给我的裂天魟震撼到的可不止是应劫期的仙家,连道观上面的九劫真仙,也已经是吓得不轻了,这么庞大的神兽,等同一小块移动的大陆了,沧云神兽在上面跑来跑去都没问题。 
  
  
  
      这样一来,刚才我说的让沧云门加入天一道的话,就得提上议程了,毕竟能够加入进来,等同让沧云门轻易脱离东海截教的控制,到时候天高任鸟飞,想去哪儿,别家也难以抓住。 
  
  
  
      “嗯,确实,这裂天魟让我们沧云门感觉到了安全,然而,也不知道夏道友下一步想要怎么做?毕竟如果大家的道不同,也不能互相依附吧?”刚才的那位长老又拱手询问起来。 
  
  
  
      我笑了笑,说道:“这个自然,但现在沧云门也处在沦陷区里,应该没办法抗拒加入天一道吧?至于往后的事情,当然是要解放天南,将通道重新抓回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