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十三章:联盟

  
  第三千五十三章:联盟
  
  “巫妖两族实力自不必多说,东海截教历经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了培育诸仙的优良之地,实力早就不再天东之下,因而可以说,这三方哪一个势力拿出来,都不是我们天南能够对抗的呀……夏道友说要解放天南,是天南全境?那可就等同抵御三方的进逼了,再将通道抓在手中,恐怕问题更是不小了。”又一位长老站出来和我说道。
  
  沧云门的薛术棋给沧云神兽吞了以后,代表沧云门的,大致就站出来了三位长老,最有分量的,是戒律堂的首座周卓心,而另外两位,为内务堂首座,外事堂首座,都是老成稳重,同样缺乏进取之心的长老,不过正是他们这三位保守派的存在,沧云门才能尽快回归本位,要不然早给薛术棋带离重心了。
  
  “东海截教,是挑起战争的源头,东佛不念实力亦是深不可测,不过,这不代表就没人能对付他们,而且我们夺回天南全境,抓住通道,也并非是永不开放,只不过是不能让他们随意的占山为王,胡开乱采而已,四大部洲,难道非要杀光异议见者?那是不行的。”我平静说道。
  
  “嗯,夏道友果然见解独到,不过巫妖两族都深受截教蒙蔽,此番是不打算让古神州分食利益的,那该如何?”外事堂首座是个老太,表面和蔼,但双目中透着一丝亮光,可见性格沉稳不失谋略。
  
  “如果巫妖两族仍如此蛮横,那便换上一批领导者就好,总能换成原来那批一样可无碍沟通,让和平长久的首领,这东佛不念,难道就没换过?”我冷冷一笑,这是最直接干脆的办法。
  
  “夏道友果然魄力十足,在仙岛连逼三位妖帝兵解之事,又放出了妖皇帝婴之事,看来不假。”老太两眼透出讶色,道出了自己所知的信息。
  
  这话一传出去,所有的应劫期存在全都倒抽一口寒气,上下打量我的,多有不信,但信者皆面露震惊和恐惧,因为刚才他们的对手,居然就是我。
  
  “阁下即知此事,却不劝这薛术棋收手,岂不是害死了他?细细一想,道友委实手段高明,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内里原因?”我双目一沉,那老太当即吓了一跳,拱手说道:“夏道友有此想法,实属正常,老太也确实另有消息渠道,并抱着私心,不过这薛术棋杀我掌门师兄,又想把我们沧云门带入东海截教,难道不是咎由自取?”
  
  “若是为沧云掌门报仇,亦是情有可原。”我笑了笑,然后扫了一眼众位仙家,认真说道:“我也不对大家有所隐瞒,毕竟天下也不是我一人的天下,如今四大部洲,都盛传六大寰宇,有五大寰宇掌握在我手中,但实则不过联合同盟,而我将此事揽在身上,也是为了六神天寰宇的和平,所以,天一道在这里也不是要吞并谁人仙盟,而是同样想要联合大家,抵御不合理的霸权,为了四大部洲和平,为了饱受战乱后艰难获得和平的五大寰宇再不受更多的纷争!”
  
  老太点头,连忙说道:“夏道友果然有高尚情操,怪不得五大寰宇,竟都能入得夏道友麾下,老太江雅主沧云门外事堂,带领弟子门人,对入驻裂天魟神兽之事、于天一道联盟之事并无异议,也希望夏道友带领我们走上四大部洲共处,六大寰宇皆能获得和平之路。<>”
  
  江雅敢这么说,自然有她一干拥护者,而戒律堂的周卓心皱眉看着这一幕,最后也咬了咬牙,说道:“江师姐可是瞒得师弟好苦呀!差点因此而让薛术棋得手呢!”
  
  “呵呵,薛术棋在沧云门根深蒂固,我们三人即便得到此消息,又能怎么办?换了是你,和我又能有别样的选择?也直到夏道友前来此地,我方知此事有了破口,甚至为了激发薛术棋野心,也做了不少的准备,岂知我沧云门,竟在夏道友手中走不出几个回合,如今回顾,既是幸甚,也是幸运呀……”江雅双目半眯的扫了一眼周卓心,这周卓心这才瞬间猛醒过来,连忙对我拱手说道:“夏道友神功盖世,老夫也是汗颜呀……既然江师姐也觉得应该与天一道结盟,我自然也是没意见的……”
  
  这周卓心当然是给江雅提点到了,我干掉整个沧云门,甚至连沧云神兽受控的事情,也绝非是巧合,所以他当然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与其扯皮最终鸡飞蛋打,不如保存自己一方实力,至少先不给对方除去再说其他。
  
  另一个内务堂的老者荀平,一看周卓心和江雅都表决了立场,自己也连忙说道:“加入天一道仙盟所领导的联盟,眼下看起来,确实是对我们沧云门最好的办法,如今门中群龙无首,若无一人能治内乱,最终难免一团散沙,而有夏道友当我们这联盟盟主,我们沧云门再乱,恐怕也是散不了的了。”
  
  我点点头,拱手一笑:“荀道友是高人,一言既说出了治乱之道,内乱如何,毕竟是内乱,主心骨定下,只不过是让适合的人站在适合的位置罢了。”
  
  荀平连说‘不敢当’,周卓心和江雅看了一眼这位老者,都眼露异色,怕是心中都觉得这家伙是后来居上,直接捡了便宜。<>
  
  三位首座一个比一个厉害,这沧云门能立于海上云天,却也不是只有沧云神兽,薛术棋是阴险狡猾,擅长诓骗埋伏,但这三位又有哪个不是老狐狸?
  
  不过小聪明和大智慧是有区别的,在我心中手底下的帮手越是得力,对我就越是有利,如果都找一群草包来管理六神天,那才是真的灾难呢!
  
  “荀道友说的不错,我们天一道仙盟,只管联盟之事,而我作为天一道联盟自认的新盟主,却不会影响沧云门的决断,也不会给你们定下掌门人选,这就由得三位共举而出就好。”我笑道。
  
  “夏盟主,此事甚善,以后还请盟主多多的照顾我沧云门了。”周卓心当即施礼,而江雅和荀平当然也附和起来。
  
  定下了沧云门内务自主后,我很快一伸手,就绘出了裂天魟背部的地图,随后圈了一个位置不,说道:“沧云门为第一个加入天一道联盟的仙盟,以后就是裂天魟南边镇守了,希望以后大家都能戮力同心,共同为了理想奋斗!”
  
  三位首座全都应是,随后开始去统御沧云门去了,而毕竟是加入天一道联盟,这三位首座也不是能把全部的沧云门弟子镇住,故而也有不少弟子门人是离开的,不过总体上还能留下六十多为应劫期精英,二三百位九劫的徒子徒孙级真仙,也是保留了沧云门最优秀的血脉。
  
  而沧云门加入了天一道联盟后,天一道仙盟在底蕴上也就直接从无到有了,这是值得兴奋的一点。
  
  天一道联盟下辖,以后当然会细分,毕竟联盟是联盟,仙盟则是仙盟,天一道联盟是一个大的总体,下面是天一道仙盟,沧云门仙盟,而以后为了对抗巫妖两族,东海截教,当然还要扩大,要有更多的仙盟加入,否则一盘散沙总会给逐一击破。
  
  而沧云神兽镇守裂天魟的南边,中央部分当然还是天一道仙盟的位置,只要我回到了天一道现在的落脚地,临夜国的环形飞碟战舰往中央那一停靠,立即就能够坐镇中央了,连基础设施建设都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