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十四章:搅雨

  
  第三千五十四章:搅雨
  
  “盟主,此时巫妖两族已经霸占了天南大半的地盘,大部分天南门派北迁,连同天一道也一并在南仙阁的动员下北上了,而我们现在却还在巫妖族的地盘,下一步,该怎么办?”江雅掌管外事情报,现在联盟一体共存,她当然先把问题抛出来让我来决策。
  
  我想了想,一挥手就如泼墨一样将天南的格局展现而出,天南和巫族部洲其实只有一道海峡相隔,面积相当于巫族的三分之二,而听说巫族所处之地环境恶劣,比之天南是多有不足,而妖族领地是四大部洲中第二大的,地处天南也极远,想来也不会重兵而来,加上之前三帝一皇都给我打光了,现在估计局面也没有巫族乐观才对。
  
  所以我立即把之前从李古仙那儿得到的猜测,往地图上点了出来。
  
  江雅一边看一边点头,很快说道:“想不到盟主竟对时局如此的了解,老太真是欣慰能够有这么好的盟主追随,确实如盟主所说,巫族最为靠近天南的几位首领,带领无数的族人,已经跨过海峡进入了天南之地,眼下正在逐步蚕食和同化天南,而妖族因为帝婴被三帝背叛,故而势力拢共分为三股,而原来的三帝黄阳帝、莲帝、麒麟帝在瓜分了妖皇帝婴的小天庭后,已经自立为皇了;他们在漩涡海会议之前,就已经派出各自得力的干将带领各自妖王登陆天南,包括后来给盟主打成兵解后,听说三位新妖皇并未返回妖族部洲,而是连同其他兵解的妖王去了天南,所以眼下天南时局看似各占半场,实则也只是如今兵解的那些强者正在恢复,一但半年一年之期到,各路妖王和三大妖皇恢复本体,必然会风起云涌,天南南仙阁和凌云剑府,也恐难再保持眼下的局面了!”
  
  “原来如此,这计策巫妖两族恐怕都不是他们一方能妥协的,应是东海截教的毒计!”我平静说道。
  
  “是的,东海截教,一直就是天东心腹大患,截教势力也从未有真正的扫除过,东佛不念加入之后,更是变得喧嚣尘上,令无数仙家胆寒。”周卓心连忙说道。
  
  “嗯,东海截教迟迟未全部渗透入南海,除了一方面牵制天东势力,一方面也是为了等待巫妖两族恢复元气吧?现在算下来,世间也变得紧迫起来了,因为妖族的鳞甲神功,还有一些异术都是强大无比的存在,我们天南若是无法连同天东,恐怕独木难支。”荀平也跟着说道。
  
  “眼下我们登陆返回天南与天一道汇合,再和骆凤直盟主商量接下来的事情吧,天东的叶孤玄、君亦烁两位盟主的仙盟,应该已经南下了吧?”我问道。<>
  
  “叶盟主和君盟主为了避开巫妖两族锋芒,自仙岛归来后,已经从天南西部海域直抵地狱裂口,而两位旗下仙家,也已经前往地狱裂口汇合,而骆凤直骆盟主,凌云剑府的冷凌云冷盟主同样还在地狱裂口那儿,眼下带领南仙阁的,是他的两位弟子,其中代盟主,是有天南第一女剑仙之称的骆樱神,不知夏道友可曾听闻?”江雅当即问道,顺手还点了几个点,分别代表叶孤玄,君亦烁和骆樱神。
  
  我点了点头,说道:“骆道友剑法出神入化,听说已经出于蓝而胜于蓝,偶得见过一面,也十分佩服。”
  
  虚荷谷主让我带一样东西给骆樱神,眼下还在袖袋里,而除了这件东西,还有之前干掉麒麟帝妘少渺,莲帝甄忻得来的宝物都在我袖袋中,这莲帝甄忻袋子里有一个盒子我打不开,怕得暴力破解才行,不过我因为不是很在意,打算拿给韩珊珊来研究了。
  
  “原来夏盟主也知道骆樱神,那就好办了,我听闻裂天魟可裂空而去,避开巫妖两族亦是轻松之事,那我们可从此地横跨南北,先与骆代盟主,以及凌云剑府的代盟主姜显汇合,共同抵御巫妖两族紧逼扩大地盘,并护卫其他大小门派撤离。”江雅说道。
  
  她提起骆樱神,我心中其实还是相当尴尬的,那骆凤直说我干掉一个妖皇就把骆樱神许配给我,我一下子把四个妖皇都干掉了,他岂不是得把门派都送给我才对?
  
  不过,这也只是我心中玩笑话而已。
  
  回到时局的关注,巫妖两族要据整天南之心已经昭然所有人仙眼中,作为天南守护仙盟的南仙阁和凌云剑府,在这种关键时刻,当然放弃内斗,共同抵抗外族侵略者,也要为自己天南的仙家争取到撤退进入天中的世间,所以少不了一场大战。
  
  “对于战局,不知江首座可有消息?”我当即问道。
  
  “如果薛术棋没有伏法,我们沧云门也是要去攻打他们的,因为薛术棋接到东海截教的命令,是要收拢天南仙家,特别是凌云剑府这样的剑仙仙盟又是以杂修为主,更是截教所愿意接纳的;当然,即便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毕竟也都是多年的伙伴门派,薛术棋也不好直接出手,所以他考量之后,觉得在南仙阁和凌云剑府没有消耗过半之前,我们沧云门前往只不过是徒增伤亡,故而打算再等多几日出发,一旦到达战乱中心,再劝解两位代盟主,势必有意想不到的结果。<>”江雅当下又点了地图沙盘几个点,示意现在凌云剑府和南仙阁的位置。
  
  “好计策,如此一来,天南残局都给东海截教收拢,从而再灭赶来的叶盟主和君盟主,再对抗天东东部仙盟,大局也就做成了。”我平静的看着眼前到处坐落的点,发现巫妖两族都是以占据地盘为主,而且已经得到了显著的成效,但是东海截教却十分的狡猾,打算趁着天东的中南联合还没到来之前,先把北边的凌云剑府和南仙阁收入麾下,到时候他们强势进场,那就是和天东决战之时了,至于中南部联盟联合,其实不过是他入场后祭旗的道具而已!
  
  “不错,时间急促之下,西方教虽然大举借道天西而来,不过眼下大佛法教和小佛法教正直互不信任阶段,时局可谓是乱成一团了,若是东海仙盟此局做成,再无回天之术。”周卓心生怕给江雅拖着鼻子走,又另觅蹊径的点出了西方教来的那两路。
  
  “不对呀……觉需和觉难,不是已经暂时联合了么?怎么会大小佛法教仍然分开?”我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消息说,觉难神佛在仙岛返程的路上,竟遭遇了东海截教的伏击,入六道轮回转生去了,眼下觉需神佛还在半路上,还要于大佛法教汇合,而小佛法教临时推举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神佛慈心,眼下算是兵分两路的。”周卓心连忙说道。
  
  “觉需神佛在返程的路上,并未兵解,倒是觉难神佛已经是兵解状态……”我捏了捏眉心,对于西方教的这两位神佛,我确实想到就觉得不爽,不过这觉难变成虚体了还给干掉,确实值得推敲了。
  
  “夏盟主的意思……”江雅也是老江湖了,我会这么说,她一瞬间就明白了这可能是内斗的结果。
  
  “嗯,不管怎样,只要他们来人帮忙,能争取到时间也好。”我苦笑道,圆慈现在在西方教被叫做慈心,而觉难是他挂名的师父,眼下师父死了,以他本事上位并不困难,而且之前就造势成功打下了在小佛法教良好的底子,恐怕又要到这大肉和尚搅风搅雨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