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十五章:揭幕

  
  第三千五十五章:揭幕
  
  “这大佛法教和小佛法教可不仅仅是相隔一海峡,要统一大小佛法教,恐怕比跨过千山万水都困难,多少年来,他们一直想要拱卫起佛尊转世,籍此一同西方教,可惜,今年来接连受创,连觉迟神尼都给东佛不念打下了六道轮回,也实在是令人唏嘘。”江雅说道。
  
  慈音是我带回来的前‘佛尊转世’,我当然知道江雅说的意思,现在西方教内乱不断,这觉需是个面善心恶的坏和尚无疑,觉难之死恐怕不该东海截教来背黑锅,或许就是他动的手。
  
  那把旺财剑我看没那么容易就到圆慈手中,我心中对这老和尚当然是全无好感的。
  
  估计一段时间后,就能看到西方教上演另一场同室操戈的大戏码了,只不过觉需的对手从自己的师弟觉难换成了大肉和尚而已。【花千骨漫画/】。
  
  有时候,天道就是这么神奇。
  
  觉需恐怕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师弟觉难时,本以为能够加速西方教的合并,但其实,他把对手换成圆慈,恐怕很可能将是这场游戏的败笔,因为游戏难度会随着对手而变化,设身处地一想,对手是这忽悠王圆慈的话,游戏难度怕直接得从‘简单’当场爆表到‘噩梦’难度了吧?
  
  想想我就忍不住先给觉需默哀了三分钟,然后才转到了自己所处的地盘,盘算了下,我画出了绕开各处巫妖领地的路线,然后安排了沧云门做好飓风的防范工作,就让裂天魟进行空间跳跃。
  
  因为只有进入空间跳跃,才能赶上各家的进程,而我也将成为这场战争的变数,加入到棋盘中来。
  
  飓风区是连接人神界通道的中空区域,这里面浩瀚无垠,是分割寰宇和寰宇之间的恐怖屏障,在这里游走,是要承受飓风以及法力恐怖消耗的,所以想要前往人神界,即便能进入这片飓风区,也不代表能够找到入口。
  
  当年天南量劫,多少的仙家知道古神界下还有五大世界?结果入口是封死的,大家游走于这片飓风区,最终失去了破开空间的力量,憋屈死在这里的还少么?
  
  所以即便有大能者可轻松破开空间,但想要寻找到入口,想要统治五大世界,还得老老实实的从中央神塔那边切入,因为那里是唯一通往人神界入口的地方。
  
  沧云神兽不愧是护佑沧云门多年的灵兽,在裂天魟进入了空间之后,立即启动了自我保护的障壁,而爪子也牢牢的紧握住山棱,躲在了抵挡冲击的高山背后,自然是让沧云门安然无恙。<>
  
  不过我心中当然不会让大家坐在裂天魟上面,还要承受飓风之苦,稍后按照计划,以及韩珊珊的发展计划,肯定是要继续强化裂天魟,让它拥有更强大的自保和保护别家联盟的能力。
  
  好比祖龙的鳞片,一片片都得多大?本来用来武装战舰的,眼下裂天魟这裸奔的德行,估计韩珊珊恨不能会把鳞甲镶嵌在它身上了,所以我是不担心的。
  
  一路的狂奔,沧云神兽也算是相当的配合了,我也把控制它的六面神旗交还给了沧云门,让他们选出掌门人选后,重新的将旗子交给现任的掌门。
  
  也不出我所料,这三位首座都是老狐狸了,各有自己的鬼胎,并且谁都不服谁,因此选出个弱些的掌门由着他们来掌控,将会是最合理的需求,因此在我和穆浅浅的几次接触下,这几位开始打起了穆浅浅的主意;而且还把之前穆浅浅斥责薛术棋的大义凛然优点拿出来渲染了一番,这声势一起,穆浅浅成为代掌门的呼声自然是越来越高。
  
  想必接下来,穆浅浅要坐正位置,也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穆浅浅当然很高兴,毕竟她从一个底层的应劫期弟子,一跃而成见习掌门,那简直是捡了大便宜了,何乐而不为?因此来请教我管理门派,请教时局什么的时候更是勤快了。
  
  我倒是乐见其成,偶尔也让蒋若茵给她上上课,当然李慈音也受益匪浅,毕竟蒋若茵可是掌管南部仙盟内务的,对于这些事情轻车驾熟,头头是道。
  
  看着她们三位混得越来越熟络,我心中当然也高兴,同时也在想这傀儡掌门实在也没什么好当的,毕竟底下还有三位老油条在架着呢,如果是我带出来的弟子,估计是不允许他们架空的吧,怕是给我带的久了,穆浅浅也要夺权了。
  
  因为裂天魟实在跨越速度太快了,我们从天南的外海赶往内陆,仿佛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一路上,我都呆在了沧云神兽背后背着的道观后面办公,了解沧云门的同时,也分发了自己那套天一御法,我这么疯狂的‘传销’自己的法术,其实也是为级的道统巩固上心,毕竟一旦通道开启,以后他们应劫期分头下去传道,我天一道将会更加的稳固,因此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天一御法也不是当年传下五大世界的法术了,成了我独家的增强法术,当然,修炼成功也并非意味着能够彻底变强,因为这神功一层的强化效果实在不多,也就是百分之十五左右,我现在练成七层,也不过是强化一倍而已,比之鳞甲神功一层就是百分之三十,实在不如很多,跟创元法更是没得比。<>
  
  因为一路上都是赶路,看蒋若茵、紫卿云联合给李慈音、穆浅浅上课,所以闲暇的时间里,我也在努力的突破天一御法第八层,毕竟能上去一层,代表的胜算会越大,因为我三道脉每一条都不弱,相对普通的应劫期,甚至可以说超越许多,因此以天一御法就足以应对了。
  
  至于创元法,因为特殊的修炼条件,基本上是没什么进展了,毕竟就算打不过东佛不念,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第四脉络,还等着云冰心能够分出一道先天灵气来。
  
  又过得几天,裂天魟长时间的赶路,几乎跨越了半个古神界,也累得够呛了,觉得是跨过了交战区的江雅,很快给我报讯,想要让沧云神兽也休息几日,这也是为了照顾两大神兽体力,我当然就停止了强控这裂天魟。
  
  两三个月下来,裂天魟已经习惯了给我强控,只不过对于我的命令,当然还很有抵触心理,虽然没有剧烈的反抗,但偶尔来点颠簸什么的,也是在明晰表态自己的不服从,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到了天一道,苗小狸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到时候大家都撤下来,看谁折腾得过谁。
  
  巨大的裂天魟在空中前进,我飘在了它的裙边位置往下方看去,熟悉的原始森林地貌再一次出现在我眼中,这一幕幕,让我感慨非常,暗道仙岛一行此时方才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将会是古神界落幕战开启之时了。
  
  “感慨什么呀?两眼闪着精光。”蒋若茵跟随一路,和我已经熟悉得不行了。
  
  “没什么,难道你不高兴么?过几天没准就能见到君亦烁了不是?”我笑着打岔。
  
  “你!怎么你三言两语就知道拉上君盟主!”蒋若茵气呼呼的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之前可是你三言两语就念他的好呢,怎么到这时候我想跟你说起他,你反倒不说了?”
  
  “我喜欢说他就说,但不准你提!”蒋若茵白了我一眼,我哈哈一笑,却给她掐了一把,只能是停止了笑声。
  
  “想南部仙盟么?听说那两头金银龙鱼,也会一起来呀。”我说道。
  
  蒋若茵点了点头,然后随后,她却猛然看向了右边,并沉下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