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十六章:爆烈
    “怎么了?”我也有些警惕起来,毕竟一路过来,也没撞上什么敌人,现在突然遇上,那也算是运气不错了,毕竟这还是沦陷交战区。 
  
  
  
      “好像有仙家北上,很远隐约有几道气息。”蒋若茵狐疑的说道,她毕竟是应劫期,探查距离比我宽阔不少,我当即让她继续探查。 
  
  
  
      要不然,现在我们亲自过去吧,因为我感觉这些气息不是特别的强大,约摸都是九劫而已。 
  
  
  
      我想了想,然后用蛊神戒命令裂天魟缓慢飞行,而我跟着蒋若茵连忙疾飞赶往她认为有仙家的地方。 
  
  
  
      不出一会,我也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还真是九劫的存在,不过对方似乎发现了我们跟过来,立即惊起逃亡别处,显然也是警惕之辈。 
  
  
  
      但我和蒋若茵的速度非常快,一瞬间就拉近了不少的距离,但让我和蒋若茵都感到奇怪的是,这几位九劫真仙的速度在一阵缓慢之后,顿时如突然爆发一样,速度超过了应劫期该有的速度,一下子就把我们拉开远了! 
  
  
  
      蒋若茵和我面面相觑,随后看向了我身后的鲲鹏翅,说道:“该不会?” 
  
  
  
      我想了想,立即判断对方的鲲鹏能量,在确定下来后,忍不住点头说道:“是天一道的九劫真仙。” 
  
  
  
      “真的?”蒋若茵顿时兴奋起来,这个世间段竟能找到天一道的九劫真仙,那情报收集上就没问题了,毕竟一路过来,都联络不上天一道的一些站点,或者是没有收到消息,或者门派整个拔除了,因为巫妖两族早就占领了天下派和临夜国区域了,之前隐约探索一些凡仙之地,都发现易主多时。 
  
  
  
      现在听说天下派成了巫族的领地,临夜国进驻了很多的妖族,大家早就逃亡到天南之北了。 
  
  
  
      而天一道九劫真仙配备鲲鹏翅是早就有的规定,因此天一道九劫真仙极多,现在恐怕也有不少突破到应劫期了,只不过这么久没回去,情况如何了我还不清楚,但眼前根据探查到的,对方是天一道弟子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立即想要用通讯仪联络他们,毕竟天一道通信仪经过韩珊珊研究所的几代研究,早就升级成智能级别的联络工具了,像是我这种拥有终极权限的大长老,甚至还能查询到对方的名字和来历,删除对方的信息都行。 
  
  
  
      但我刚拿出巴掌大的圆形通讯仪,蒋若茵就拉住了我,并警惕的看向了南边! 
  
  
  
      “怎么?”我当即问道。 
  
  
  
      “好像后面有几道极速的气息正在追赶过来,也不知道是我们引过来的,还是对方一直留意前面那几位九劫真仙,现在大家一动起来,难免激起了他们追击。”蒋若茵当即说道。 
  
  
  
      “巫妖两族的仙家?”我顿时皱起了眉。 
  
  
  
      “很可能,所以你的那些弟子门人逃在前面,我们则应该替他们拦截后面的巫妖仙家吧?再说了,你联络他们,反倒让他们犹犹豫豫,不如先赶走这些追兵,才好解释对不对?”蒋若茵建议道。 
  
  
  
      我笑了笑,虽然有大长老的权限,不过我还确实呆在门中的时间不多,现在突然跑出来,给人误会的可能性肯定很大,蒋若茵会这么判断也正常,况且就算给这些带着鲲鹏翅的仙家多跑一会,他们也出不了通讯范围,所以我很快赞同了蒋若茵的说法。 
  
  
  
      其实就算不同意,对方七八个应劫期,却也已经进入了我的探测范围,我脸色如常的激发了天一御法,转身面向了来敌方向。 
  
  
  
      蒋若茵也取出了花篮放置手中,并巧指捻起了一把满天星类似的小花,护住了全身上下,话说回来,这花篮功效几近万能,攻守兼备不说,其他的御法、幻法都能使用,听说在逃跑上也别具一道。 
  
  
  
      很快,三组应劫期小队,共计九位就到了我们面前,这些应劫期全都是妖族的,男的五位,女的四位,身上的元气也说不上充裕,应该是长时间追击消耗了不少。 
  
  
  
      为首第一队的男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随后说道:“天一道的?” 
  
  
  
      “妖族哪位妖皇旗下?是甄忻,还是极昼?或者妘少渺?”我冷冷的问道。 
  
  
  
      这些妖族互看一眼,目中已经露出了凶光,但同时,也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因为我的反问,已经算是间接承认了自己天一道的身份,当然,即便不承认,天一道的道袍都是有明显标识的,就是深蓝色的青衣素袍,裙摆下都有‘天一道’三字,而长老以上级别,标识上又会有所变化,但变化很小,最多是披上一身的个人行头,但赘物也不会太多。 
  
  
  
      “直呼妖皇大名,你是何人?”为首另一队的女妖修目中带着一抹狠戾。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道:“原来是妘少渺座下妖怪,这么追我天一道弟子,是为了报复?” 
  
  
  
      那问话的女妖面上顿时露出惊惧,旋即看向了其他的两位首领,并迅速传音起来,而这两位听到了女子的警醒传音,顿时都目露一抹惊色,旋即上下打量起我来,眼中仍然有写不信任的表情。 
  
  
  
      “不可能的!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个首领十分的诧异,似乎已经认出了我的身份! 
  
  
  
      按照时间来推算,我确实不应该在这里,因为恐怕妘少渺都还在天南南部,离着这里少说一两个月的距离!而且就算他能够有什么厉害的法门跑这里来,至少也要恢复道体才能自由行动。 
  
  
  
      “看来我猜对了,那么……死吧!”我手掌一张,手中那么黑色的水滴瞬间凝聚成了劫天神剑,剑光猩红无双,猛然暴涨三尺,是第二脉络的先天魔气! 
  
  
  
      而我整个人也因为剑气带来的效果,浑身如浴血魔神,带着强大的萧杀之气! 
  
  
  
      “快!快逃!是夏一天!”其中一队的首领已经是吓得面色惨白,估计是听到过什么消息,眼下连抵抗都不愿意了! 
  
  
  
      我冷冷一笑,这就是名气太大,导致对方吓破胆的典型了,但我既然要拦截他们,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跑?一个闪瞬就出现在了要逃亡者的身边,随后改良和进化过的无限天剑轰出,如万道急坠流星,就把对方打成了窟窿! 
  
  
  
      蒋若茵也早有准备,天边开始花瓣飞舞,快速的朝着这几位妖仙围过来,吓得其中一个妖仙连忙叫起来:“中了人仙埋伏!大家快逃!” 
  
  
  
      唪!!唪!唪! 
  
  
  
      我纵横来去,凶烈的魔气到处飞溅,自第一个妖修给打成了虚体后,剩下的几个应劫期的妖仙,根本上失去了跟我硬拼的想法,又有给剑光包围住的,很快就变成了虚体! 
  
  
  
      这些妖修的虚体都给劫天魔剑斩伤,由原来的正常虚影状态,变成了赤红的狂暴状态,这是疯魔状态,恐怕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正常的思绪,除非身边有人搭救! 
  
  
  
      而给魔剑击中受伤的,也同样会给爆烈的魔气感染,出现瞬间的记忆分散,这要是换成施展剑诀,怕是连念咒都困难,除非是专门修过破魔法门的存在,但这些妖修毫无疑问没有做过相关法术的学习。 
  
  
  
      为了围杀他们,防止他们逃跑哪怕一个,所以才用上这么歹毒的魔法,而且这劫天魔剑也不是只有释放魔气的功能,最强大的能力其实还是剑脉所衍生的纳灵法,既是能够吸收对方的元气,随后变为剑威轰出,是魔剑版的纳灵法,毕竟劫天魔剑的形成,也是因为第二脉络为主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