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十七章:跑神
第三千五十七章:跑神
  
  劫天神剑在这段时间里,已经给我研究和运用得出神入化,更多的法门剑威给研究了出来,毕竟劫天神剑本身就是以我脉络为衍生而出的神剑,以哪种脉络将其激发使用,都会产生不同的.网
  
  好比第一脉络的杂道属性,主功法为天一御法,故而神剑最强大的法术就是以天一御法层次的不同,提升出不同的力量,使得它强于其他的神剑,诸如硬度,力量等,这是我最常用的形态,毕竟剑法对轰,剑的威力和强度都是最重要的,除此之外,法术针对增强,也是第一脉络的特色。
  
  而第二脉络,则是为了杀伤大批量的敌人才会使用,因为除了能够化解纳灵法的戾气外,使用纳灵法进行攻击也是最主要的剑威释放手段,纳灵法的强大无需赘述,一旦击中敌人,就能立即抽取对方的元气和血液变成它的剑威能量,剑的形态也会变得越来越狰狞,一旦达到释放纳灵法的能量标准,就是这把剑展现真正威力的时候。
  
  在灭掉了三个妖族后,劫天魔剑已经失去了原来该有的纤细模样,原来猩红的宝剑,如今因为能量的堆积,如同疙疙瘩瘩的覆满了‘累累果实’,看着邪魔无比,而将其轰出去,威力虽然不能跟浩劫毁天灭地相比,但凝聚的速度,却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至于第三脉络,如今对我来说只有很简单的功能,但同时是威力最大的存在,它会进行三脉络创元,让剑的三脉络合一,组成终极形态的劫天神剑,当然,效果目前我绝对不会想用上,因为这意味着剑和我都会进入石化状态!当然,等拥有了第四脉络,让第三脉络空出来单独使用,其虚体控制,应该是很值得一提的法术,好比直接把虚体强行在道体内送入六道轮回,也是不错的秒杀敌人办法。
  
  劫天神剑的剑威因为是我脉络的延伸,所以主能力放大后千变万化,绝不亚于浩劫神剑复制天下剑威,甚至在某些能力上,绝对远胜浩劫,好比第一脉络的天一御法的威力硬度表现上,第二脉络的快速纳灵法浓缩剑威,第三脉络的鬼道即死法术,都不是浩劫所能拥有的。
  
  而劫天神剑一脉创元,威力到底达到什么样的地步?目前还只是理论,到时候恐怕这把剑和我一样,都会脉络膨胀,如恶魔一般的狰狞吧?
  
  “破!”我轻喝一声,劫天魔剑的纳灵法剑威顿时释放,经过它的浓缩增幅,轰隆一声巨响,一道血光以扇形轰出,前方逃走的一个应劫期妖修当场给轰得支离破碎,虚体逃出来的一瞬还笼罩在纳灵法的能量风暴下,瞬间蒸发得只剩下一道气息,我也不想过分残酷,毕竟各为其主而已,所以收取残余力量的时候,放过了这道气息,由着它逃去!
  
  恐怖的能量风暴,让所有的妖修都恐惧莫名,已经再没有要和我战斗的心思,四散而逃起来!
  
  不过有蒋若茵的拦截,以及因为发现了巨大能量波动,纷纷赶过来的沧云门应劫期弟子长老,这几个妖修,竟没有一个逃得出去,纷纷给我斩杀干净!
  
  “这把剑……也太恐怖了!这样子……也好恶……”蒋若茵看着我手中原来应该秀气的宝剑上,累积和堆积上了一片片如同血块一样的斑驳疙瘩,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我手一甩,魔气能量顿时飞散,让整把剑恢复晶莹剔透的血红色,这才让蒋若茵表情轻松下来,很明显她是有洁癖和强迫症的。
  
  这把魔剑吸收过多剑威,也会如同当年我还未控制好先天魔气,导致其侵入泰阿剑一样,变得十分的难看,甚至当时泰阿剑给我强化得连剑眼都爆露了出来,可见魔属性剑器的恐怖了,所以她会是这嫌弃的表情也正常,毕竟说到底她也是正道人士。
  
  我把剑收回体内,源源不断的戾气还冲上头顶,不过很快给先天魔气吞噬干净,我的猩红的双眼也很快恢复了正常颜色。
  
  见我一人之力,把敌人全都干掉,穆浅浅和一众的沧云门仙修都脸色微变,不过毕竟有之前沧云门一战打底,总算恢复的很快,连忙问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蒋若茵当即负责解释,而我则拿出了天一道的通讯仪,把之前逃跑的那些天一道九劫真仙召唤回来。
  
  不过这些天一道的真仙一个个比鬼都激灵,根本不打算理我,好说歹说,甚至叫破他们的名字,他们都还坚持不相信,毕竟按照时间推断,我至少还得两个月才能到达这片区域!况且他们还感应到了一群应劫期的气息,就更不会相信我了。
  
  心中苦笑的我,因为无法在他们面前出现自证身份,故而只能是把所有的人带回了裂天魟神兽背上,命令裂天魟又来了一次时空跳跃,只不过这一次用的是短程,所以再次出来的时候,应该是离着他们不远的前方而已。
  
  但为了怕他们又逃,我还请了沧云门的一群应劫期帮忙拦截,这数十个仙家共同拦截下,天一道的九劫真仙逃无可逃,方才给堵住了,但还给逃走了一人,也是连我都不得不理解起沧云门一群应劫期现在的无奈表情了。
  
  “呵呵,天一道的九劫真仙就如此难缠,怕是应劫期,恐怕我们很难抓住了,真不愧是夏盟主带出来的门人。”江雅苦笑起来。
  
  “让江首座看笑话了,我这大长老在门中神出鬼没,信誉度显然不高。”我笑道,随后看向了那五个脸上现在是兴奋莫名的天一道长老。
  
  看着这些生面孔,我也算是恍然大悟了为什么不信我了,估计是天一道新上来的长老,所以一个个都面生的很,当然,现在他们一个个都认出我了,毕竟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吧,领导层的信息,基本上长老层面就能够接触到。
  
  “大长老!”其中一个女修兴奋得小脸通红,双目中已经星光坠坠,激动莫名了。
  
  “现在总算信了吧?”我苦笑道,剩下的几个长老连忙七嘴八舌的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我倒也没有怪责他们,毕竟天一道一向对弟子资源最是看重,培训课什么也不会少开,除了法术指南这些必备的课程,逃生指南之类就是最重要的必上课程,听说开启这课程的是海师兄,而李庆和、张小飞、王元一和孙重阳四大跑跑为主讲,每次开课,听课的弟子能围一足球场。
  
  其实还别小看这门特色的逃生指南课,里面包含遁法,阵法,术法,幻术等奇门法术,学过之后的弟子绝对是逃跑侦查一流的存在,这也是大家心甘情愿画出重点的课程,因为和其他门派不同的是,他们有一个惹事的大长老,天一道弟子都需要能跑才行,这才衍生出了这个流行派别。
  
  证明了我的身份后,其中一个弟子连忙联系起了唯独逃出去的那位弟子,让其赶紧赶回来,结果用上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让对方相信,因为对方觉得落入敌手的人不值得相信云云。
  
  一群沧云门的弟子都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笑得是前俯后仰,当然,却没有一个是嘲讽的,因为他们都知道天一道弟子现在有多难缠了,也明白为何九个妖族应劫期都拿不下他们六个,因此笑过之后,也开始和这几位逃得很厉害的天一道长老沟通问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