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六十二章:截杀

  第三千六十二章:截杀
  
  巨猿从裂缝中爬出来后,展现的身姿果然雄伟,足有巨兽三五倍的体形,而脑袋相对身体而言,就显得小了一些,但却无法否认它的可怕!
  
  为了警惕可能的所有攻击,我立刻缩地离开了它能攻击到我的任意距离,不过预料之内,这家伙扫了一眼后,看到的却是裂天魟,所以朝着它立刻急冲过去!
  
  咚咚咚!
  
  地面发出了巨型兽类奔踏的声音,不断敲击震撼大地,不过,裂天魟毕竟要比它还要巨大不知多少倍,在怒吞疯咬掉妖族的一只巨兽半只身子后,竟有些不大看得起巨猿,甚至还想将其也吞掉的样子。
  
  看来这裂天魟绝对是欺软怕硬的典型,不过很快,裂天魟就尝到了自己冲动的惩罚。
  
  那只巨猿面对扑过来的裂天魟全无半点惧意,甚至那双血红的巨眼还发出了阴戾的光芒,在咆哮之后,巨猿很快狂吸一口气,随后朝着裂天魟喷出黑色的火焰!
  
  轰隆!
  
  那火焰如泼天一般,顿时朝着裂天魟的身子底下沾过去!热度自然是灼热无比,我光是靠近,就感觉到浑身元气给快速的蒸发,而裂天魟几个月的移动,早就不是全盛时期,因此碰上了这恐怖的火焰,就如同给红烧了一般,惊恐扭曲,疯狂的朝着天上急飞!
  
  火焰却带有恐怖的附着性,一下子粘到了裂天魟的护身罩,顿时烧得崩开了很大一块口子,恍若是传染了一般,而皮肉给沾上,也立刻是烧焦的下场!
  
  裂天魟除了尾巴一门攻击外,其他的护身本领基本就没有,要不然也不至于破空把本体躲在飓风区里,现在当然是痛得急速奔逃,根本没办法和对方对轰。
  
  不过裂天魟毕竟是天地间罕有的神兽,能活得那么长久,自然有一套防御手段,它被烧破的皮层渗出一层古怪的粘液,顿时让火焰追着这粘液烧灼,因此它也就立即趁机和粘液脱离,并且快速的要裂空而逃!
  
  不过那巨猿却已经咬死要攻击裂天魟,喷火之后,立刻就狂奔追去,这每一次迈步都快速无比,而那双巨大的爪子,也锋利至极,我光是想到给它站在裂天魟身上,就不寒而栗了。
  
  我立刻缩地过去,劫天神剑朝着那巨猿的后颈部分狂轰剑法,想要断其脊椎,将它脑袋给割下来!因为相对其他部位,这脖子是最显小的!
  
  我刚刚轰中了那巨猿,顿时就有一道黑色的火焰朝着我这里飞过来!我急忙后退放弃攻击,转头火焰发出的位置,发现那儿,一个身形矮小,肚子浑圆的巫族女子正朝着我喷火,她长相丑陋,手持一把拐杖,身后还长不少的尖刺,看着十分的古怪。
  
  “嘿嘿……”那恐怖女巫仙阴冷一笑,随后又朝着我喷射黑焰,阻止我拦截!
  
  这些大巫因为纯血之故,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会展现出返祖的一面,这是和妖族截然不同的存在。
  
  妖族开智化形,既是传说的动物成精,如狐狸化形,石头化形等,原形都是生灵,可以随意变化真身。
  
  而巫族的外貌通常是人与兽的组合,如传说中蚩尤的三头六臂等,都是巫族的代表,他们经历无数世代繁衍,血脉可惜多已不纯,不过纯血的后代如遴,却并非没有,这类纯血巫族长相怪异,和别的巫族类人型是有所区别的,不过通常也厉害无比,受到部落成员的尊敬。
  
  那女巫仙又如蛤蟆一般胀气了肚子,再度朝我喷射黑焰,我自然凭借快速的移动身法,以左右,上下,对巨猿实施攻击!
  
  劫天神剑锋利,强度也超乎想象,虽然剑气因护罩的关系难伤猿猴躯体,但剑身扎入时,却毫无凝滞,猿体顿时会给我带出一大片的血肉,痛得那巨猿行动的也有些不便利了!
  
  那女巫仙是一方首领,这次却没在仙岛见过,不知是否巫族的杀手锏,她追着我,却赶不上我的缩地术和移动法术,追在我身后只能破口大骂起来!
  
  我贴身游走巨猿的身边,一路对它伤害不轻,剑扎入了表皮后,剑气顿时划开巨大的口子,就算它再大块头,也禁不住我这么折腾!
  
  裂天魟趁机逃窜,还想要裂空逃亡,而周边的战局,同样也变化了起来。
  
  巨人束朴和蛇女芩缕都没能救助自己的巨兽,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互斗后,死于沧云门的轰击中,而他们则收回了图腾兽魂,然后逃出了沧云门的追击。
  
  而沧云神兽和蒋若茵,紫卿云原来一起对付另一只爬行神兽,但那爬行神兽给裂天魟咬掉半拉身子后,之剩下骑兽者而已,眼下那身穿兽皮,手持尖矛的大巫,正在遭到蒋若茵等的围攻,欲要脱离从未而不得。
  
  当然,蒋若茵等人想要杀他也并非易事,因为他同样也属于能够巫蛮化的存在,在激发了能力后,他全身带着电云,奔走皆雷霆肆虐,甚至法术都难以贴身,极难对付。
  
  我看战局虽然是我们这方得胜,但却给敌人死死的牵制在了这片区域,这是极为危险的征兆,所以立刻就控制狂暴的裂天魟绕了个圈回来,准备载上大家再一起逃亡。
  
  回头势必要遭遇敌人的报复,不过沧云神兽和沧云门的弟子都没上裂天魟,所以眼下也顾不得太多了。
  
  穆浅浅收到我的命令后,也开始带着弟子们一边攻击,一边往指定的一个地点汇合,沧云神兽也和戾血莲同样如此。
  
  但方向一致,自然会给敌人看出端倪,所以那巨猿竟忍着剧痛,开始朝着我们汇合的地点狂奔,而一路上少不了如拍苍蝇一样对我进行攻击!只不过都给我轻松避开而已。
  
  元气在天一御法下消耗得很快,第一脉络在经历高强度的进攻后,竟降到了五六成的危险境地,不过眼下顾不上什么,只能是硬着头皮进攻再进攻。
  
  巨猿身上横七竖八的是裂口,猩红油亮的血液喷得到处都是,那女巫仙愤怒难以言喻,不过很快她就有了对付我的方法。
  
  眼看着其他的三个巫族首领都失去了图腾兽,她知道接下来落单的巨猿也难逃一死,所以疯狂的她竟把火焰喷向了巨猿的伤口,这黑焰果然有些邪门,一旦遇猿血,顿时如火山爆发一样狂喷而出,而那猿猴在她嘀咕了几句什么后,也恍若是觉悟了什么,竟朝着手臂和手掌喷出黑焰,四下里追击我,几乎好几次都要划中我的身体!
  
  在对方以生命为代价拉我下水的时,我体内的元气也在急剧消耗,在到达七成的时候,知道巨猿难逃一死,我也不再纠缠,朝着预定的地点狂飞!
  
  第一个冲上裂天魟背部的,是沧云神兽,而接下来沧云门弟子也先后在穆浅浅的带领下,回到了神兽背后,至于身处戾血莲上的蒋若茵和紫卿云,当然也没有落单。
  
  眼下只有用戒指控制裂天魟的我,在对方改变了目标成了我后,给堵截了下来!
  
  毫无疑问,他们的目标从裂天魟身上转移到了我这里,现在裂天魟对他们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以他们现在残余的力量,绝对不足以杀光整个门派的应劫期!
  
  但要干掉我,详细算算,好像却没问题!
  
  感觉到了危险的我深吸一口气,立即缩地术想要继续逃出这些家伙的围攻,然而,抱定了我会去裂天魟那儿的巨人束朴,手持巨斧,满脸是血的拦在了去往裂天魟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