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六十八章:一念
    第三千六十八章:一念
  
      没有半点意外,在整个战局都在对方的掌握中的时候,自己想能到最坏结果,敌人就会按照这结果的走向来,而越是厉害的敌人,就越能和自己所思所想相互共鸣,这就是所谓的对手!
  
      紫色的气息,裹挟着东佛不念而来,他仍然一脸的沉静,拖着手中的杀伐剑碑,在飓风区中横冲直撞如若入万里晴空,那种绝对的气魄带给我的视觉冲击只有‘杀伐’!
  
      我深吸一口气,随后握紧长剑,瞬息和他相互擦身而过,一声轻快的两剑互击,哧哧的摩擦声以极高的音频刺入耳膜,发出了如剑光般锐利的响声!
  
      嘭!
  
      结尾处,一声巨响,让对方都错离了自己的攻击轨道而转向再次对轰!
  
      我不能逃,因为这一逃,立即会被动的成为对方猎杀的对象,在飓风区,一脉创元和剑脉创元就应该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如果给东佛不念抓住了这制高点,从今往后,我将无法再从他的杀伐经阴影中逃出来!
  
      杀伐剑碑的字又亮了一截,这把剑碑也已经比之前初见的时候要强了,所以竟能够抗击劫天神剑的创元一击,当然,剑碑的强度虽然足够,但力量却比我差了一截,我现在是一脉创元的同时,还倾注了天一御法所能激发的最终力量!
  
      砰!砰砰!
  
      又是两次冲撞,力量在对撞中不断的狂跌,已经只剩下三成左右,这是到了最危急的关头,显然也是我最为担心的情况!
  
      东佛不念正是做了在巫蛮耗尽我实力后,自己再来杀我的两手准备,才于现在狙杀我,故而继续消耗我的实力,就是他取胜的关键意图!所以他明知道刚才第一击就吃亏,但始终会咬着胜利的希望和我对轰!
  
      轰隆!
  
      剑碑再一次和劫天神剑对轰,剑碑直接给轰飞了一个角,不过这碑文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被磕飞的石头不属于空间中任何同宗物质,它们还会重新如记忆金属一样回归本体,补齐缺陷!
  
      嘭!
  
      又一次的蛮横力量撞击,无论是剑和剑的对撞,亦或者力量和力量之间的衡制,都严重出现了失衡,给击退的东佛不念已经是皱紧了眉心,这种说明他十分诧异我的力量和之前不一样,并且在他的见解中,不应该区区几次攻击,就会让他有所压力!
  
      我双目中露出一丝狞色,随后浑身上下顿时金光闪耀,下一刻,剑气如风暴一般疯狂的布满整个空间!
  
      “你!”东佛不念双目忽然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既然敢来,那就再尝尝幻剑天的威力吧!”我瞳孔中寒光释放,犹如身上剑威爆发,让东佛不念仿佛再次回到了仙岛给李古仙击溃那一刻!
  
      他不知道我居然也能够使用幻剑天,所以优选对我进行狙击,因为天南获胜的标准,就是将我击杀,否则永远都将如剑悬顶!
  
      “得之大道不胜难,心切求之谈何易,千道万道皆空想,一念一剑天地藏,天一道!一念一剑!”我剑歌唱起,剑气却无需凝聚,展现出了瞬间释放的速度,天地间,一念一剑,如暴雨倾盆,噼噼啪啪的轰中了东佛不念的护身罡罩,在一念一剑之中,我的念头有多快,剑光就有多快,须臾的时间里,我的念头闪过数百次,击中在东佛不念身体的数百个部位,包括连续轰击中一个部位强化威力的就重复了几十次都有,顿时打得东佛不念无法招架!
  
      巫族靠近想要捡便宜的,给几下打成了兵解,虚体逃得快如疾风,却有的运气不好给卷入了飓风区的!
  
      幻剑天所覆盖的距离,浓度虽然不如李古仙,但只瞬发一招而无需连绵第二招,那还是足够了,特别是在现在大家都在寻找突破口之时!
  
      东佛不念受击数百次,虽然很多念剑无法轰破他的防御,但突破防御后带来的元气消耗却是集聚的,他没办法在这受击的时候念动剑歌,所以毫不犹豫,他逃了!
  
      就恍若回到了仙岛对战李古仙,被李古仙瞬发剑歌而吓得慌忙带着东方瑾从飓风区逃窜,这一次也是如此,他快速的以道体硬抗脱离了幻剑天的范围,随后消失在了飓风区!
  
      我阴冷一笑,扫了一眼巫族残余的应劫期,大手一挥收回了幻剑天,而这群巫蛮自然更不敢再留,一哄而散了。
  
      看着空荡荡的飓风区,我大摇大摆似的飘向南部,并且很快取消掉了天一御法,以自己残余的第三脉络维持创元法不散,往南边逃窜。
  
      半天后,紫卿云就接到了我的传音,带着戾血莲和蒋若茵在天南的沦陷区和我碰头。
  
      在我坐上戾血莲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松了口气,这一次要不是东佛不念惧怕李古仙的幻剑天,以为我的幻剑天也能够好几次使用,那这场和东佛不念的战斗,恐怕就是我最后一战了。
  
      不过为了防止东佛不念继续来追杀,我在接下来的大半天里,也始终维持着第三脉络直至元气告罄,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进入了石化状态,而在此之前,劫天神剑同样也如同石化一般,在我体外直接成为了一把石剑,它收不回我的体内,所以恐怕我不恢复过来,它也妄想能够再化作剑胚返回了。
  
      也不知道过了几天,朦朦胧中,我忽然感觉一丝电流轰的一下就传到了道体之中,随后力量快速的给虹气转换,并且不断的化作我的力量,填充我虚弱的脉络,并且有直奔应劫的态势!
  
      而在我猛然醒悟,觉得是否受到了攻击的时候,外围却没有感受到任何杂乱的声音!
  
      我强行的恢复了精神,立即睁开了双目,眼前是一片古意盎然之地,显然我现在正身处沧云兽背部的道观中。
  
      在我身下的戾血莲,则停留在了道观的应劫台上,这里是元气旺盛得惊人,而再看了一眼左右,发现周围竟空无一人,但漆黑的大地,却在雷霆中一闪一烁,这让还处于茫然恢复的我感到了一丝诡异。
  
      看了周围后,我最后总算想到要感应天地的力量,而猛然抬头往天空力量不断轰炸的地方时,发现紫卿云正于我打坐的地方上方,承受着应劫带来的冲击!
  
      要冲击应劫期?
  
      应劫期和九劫不同,是超越九劫真仙同步和影响于天地力量的存在,上应劫期,就意味着要拥有随时都可能会超越天地的力量,并且随时有应劫的可能,而现在的紫卿云,在自身当年就达到九劫之后到如今,已经过去得太长时间了,她早就拥有冲击应劫期标准的力量,所以现在冲击九劫而应劫数,我一点都不奇怪。
  
      特别是最近和戾血莲的同步越来越融洽,她获得的力量自然也越来越多,因为戾血莲本来就是一个强大的能量储存塔,对于吸收能量上,拥有远超其他宝物的能量。
  
      轰隆隆!
  
      一时间,雷霆、飓风、空间的撕裂,都因为力量过分强大而一起狂奔而出,紫卿云没有半点躲闪的承受着一股又一股的能量,当然,在她身边,一朵朵的小型黑紫色的莲花,正不断的盘旋在她身边,替她消耗掉多余的力量!
  
      因为拥有了戾血莲无微不至的照顾,现在看起来,紫卿云并不是很勉强去应劫,甚至在应劫的过程里,还偶尔往下方的我看过来,生怕除了雷霆之外的力量干扰我的恢复。
  
      我能够这么快的恢复,其实益于她引来的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