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七十二章:过剩
第三千七十二章:过剩
  
  随后,我将天一道联盟的概念给大家讲解了一番,并将天一道仙盟的事情也说了下,剩下的事情,当然由媳妇姐姐他们安排,我还是天一道仙盟的大长老,只不过部天一道联盟的盟主就成了我,这也算是一次大的决定了,沧云门之前早就对我实力有所了解,所以没有半点反对意见。
  
  所以接下来天一道仙盟也就开始往北边前进,一路上继续联络南仙阁的仙家。
  
  天一道的飞船如我所愿,最后停靠在了中央的位置,而沧云神兽则停留在了裂天魟的屁股位置,也就是正南方,剩下还有三个位置能够安置其他仙盟,我当然是首选天南的部分,毕竟天东是老牌仙盟,早就各自站队,估计也不会加入进来。
  
  想让南仙阁和凌云剑府加入进来,势必得骆凤直和冷凌云的同样,因此北上时,我没少用天一道仙盟的所有消息渠道打听他们,当然,等待消息是需要时间的,余下的日子,我当然没少准备冲击应劫,只不过因为害怕给强招上九重天,我不敢过度激进,因此进度一直很慢。
  
  巫妖两族在狙击我和天一道失败后,在精英层面损失惨重,那祖巫召唤直接给我干掉的消息当然给封锁了,如果说出去,肯定是震惊巫妖两族的大事,不过狙击没能得逞的事情,肯定是没办法隐瞒的,一路北上的时候,消息也延伸到了上面。
  
  而停下修炼的中途,我也不得不去研究青莲梗的情况,毕竟媳妇姐姐说这是莲帝甄忻的命根,所以我在准备充分后,就开始揭开了莲梗的封印。
  
  没有意外,这青莲梗确实是甄忻的命根,侵入了一丝念头进入其中的时候,甄忻存储在青莲梗中的命脉连携很快启动了,我自然没少说出自己的诉求,因为命根子就在我手中。
  
  对方因为和这命脉连接,所以我侵入、触及、述说什么,在别处的莲帝甄忻都能听到,而如果我掐断这根命脉,就等同是断了她的生路了,因此她当然是重视至极。
  
  第一点,当然是想让莲帝这一脉作为我个人安插在巫妖两族的后手,决战的时候给妖族倒戈一击;第二点,则是在和平之后,她的族群成为天一道联盟的一员,这显然是双赢的策略;第三点,在战争途中,让她当个无间道给我传递重要消息,密切注意东佛不念的事之类的。
  
  结果三个条件全提出后,这莲帝甄忻远比我想象的要激动得多,直接说是让我掐断青莲梗之类的,让我一时深感棘手,看来就算拿住了对方的命根子,这事也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的。
  
  这事我当然没少跟蒋若茵商量,毕竟对时局而言她也是清楚的,两个人商量总比一个要好。
  
  “我感觉,会不会她这段时日过的不怎样?”蒋若茵沉吟道。
  
  “嗯……兵解后应该还在修复期,即便一刻不停,辅以仙丹妙药,现在也是差不多回到原来的状态吧?受点欺负什么的也正常。”我回答。
  
  “那就是了,要不问问她在哪?当面聊,或许能谈出点什么来。”蒋若茵提议。
  
  我想想也是,就很快又用青莲梗联络了甄忻,回忆了下,这甄忻实力强大不输妘少渺,性子上比妘少渺沉炼得多,看着应该是很有心机的女子。
  
  而这次改变了态度,以商量的语气相邀后,甄忻就犹豫了起来,不过命根子在我手中也是任我揉捏了,她就算明知山有虎也要向虎山行,大家就约定一个月后,在天南北部一处有名的地标山脉‘龙脊’相见。
  
  因为战局千变万化,一个月时间,足够让各仙盟布置出许多花样来,所以我对她约定霎时间没什么意见,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根据消息源头回馈,凌云剑府和南仙阁已经接纳了所有天南的门派北上了,他们如今开始在天南的中部真正布局,谁没有太大的行动体现,但反攻中央神塔的决心昭然若揭。
  
  骆凤直和冷凌云,包括天东的仙盟,也开始进入了的视野,眼下他们正在急忙赶往天南中部,显然很快大战一触即发。
  
  天东的东部那边,东方家仍执迷于东海那边,却不知道东佛不念其实仍在天南,也不知道他们是志在东海,还是东方瑾了。
  
  不过天东的事终究是天东来处理,现在我只需要想着怎么在有限的时间和条件下,夺回中央神塔就足够了,包括媳妇姐姐,同样也是这个想法,所以这段时间和我在一起,每每说起的,都是中央神塔的计划。
  
  而即将要和南仙阁、凌云剑府的防线接触时,忽然弟子却来报,一应劫期的气息正在靠近裂天魟,却不像是从天南北部仙盟来的,更像是从东边而来。
  
  我心中诧异,包括很多天一道仙盟的成员,都觉得这事很奇怪,因为虽然即将和天南防线会师,但眼下至少还得两三天路程,大家可以在那边相会的,何必千里迢迢多此一举?
  
  我的结论很快出来,觉得对方很可能不是天南的仙家。
  
  但越是笃定的这么想,结果却让我越是惊奇,因为等我出去迎接的时候,整个人都差点没给震住,来人不是骆凤直还能有谁?
  
  “骆前辈?”我连忙拱手,这骆凤直还是老样子,仿佛身无一物一般,老流氓似的嘿嘿一笑,然后说道:“这裂天魟神兽可了不得的大呀!虚荷……不,不对,哦嚯!虚荷对你莫不是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吧?要不然怎么专门照顾你了?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对她也有兴趣了?”
  
  “呃?哪能呢!”我苦笑看着他,笑道:“骆前辈千万别胡说,我对虚荷谷主是很尊敬的,这一段时间来虽然对我照顾有加,但也只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而且,她还让我带了件东西给令弟子,可见是不想我欠她什么吧。”
  
  “啊?虚荷让你带了东西给樱神?哦!我就说嘛,虚荷年纪也不小了,模样也不是你喜欢那类型的,该是奔流才合适,果然如此,果然如此!”骆凤直连忙飘过来,拉起我说道:“我这次来,也正好有东西给你,你小子有福了,给老头我看上了!”
  
  这一边说,老头一边是有点忸怩,脸上还颇有点尴尬,这让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噗’的一下,差点没把口水喷他一脸:“咳咳,骆前辈,我对你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你老这口味,能不能别那么重?”
  
  这老头该不会是惦记我‘美色’了吧?
  
  骆凤直瞪了我一眼,忙道:“喂,老夫看上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还不愿意?好歹老夫也是南仙阁的阁主呀!不说身份地位,但凭两把剑……”
  
  我顿时是气不大一处来,叫道:“哇!老头,我不喜欢你,你还打算凭两把剑来对我用强?好,来来来,我正好手中的劫天剑精神过剩,最近也急着要出鞘。”
  
  “哦嚯!比剑呀!?老夫就好叫你知道,看不起老夫的下场!”骆凤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看不上他,也没想到竟给他带来这么大的伤害,不过有些事嘛,明知不可为,总不能就这么从了他吧,老色胚子,找些‘小鲜肉’我也不说什么了,但找上我,我可不打算给他好脸了。
  
  “喂喂喂!你们慢着呀,怎么才说两句,就打起来了!”蒋若茵跟着上来的,赵茜也来了,只不过不认识骆凤直没吱声。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