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七十三章:提亲
第三千七十三章:提亲
  
  “不是说两句,是说了好几句,况且别说是几句了,就是磨破嘴皮,我也不会答应这老色胚的求欢!”我当即骂道,这骆凤直刚才一看我就满脸献媚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如果不表明立场,别人还以为我弯的。 ̄︶︺
  
  结果我这话一说完,骆凤直就炸了,骂道:“你这小东西,不过区区九劫真仙,懂点什么邪门法术有点本事而已,老夫来提亲不但是给你面子,也为了天南两家结盟,可你一来就拒绝,还要大打出手,欺老夫太甚!”
  
  说罢,骆凤直双手一抓,并蒂花双剑顿时出现在手中!
  
  我也懒得和他废话,天一御法强行提升了浑身的力量后,把劫天神剑也拿了出来,瞬间和他冲突在了一起,整个场面顿时爆发出了火星,骆凤直的并蒂花神剑也是了不得的神器,在劫天神剑的强攻下,竟没有给磕出口子,也算是罕见了!
  
  “慢着!天南结盟是大事!得说清楚呀!”蒋若茵连忙说道。
  
  “你没听到这老色胚想干啥么?他要和我提亲呢!”我气道。
  
  “老夫是跟你提亲!你不愿意,就是不给老夫面子!今天老夫就是碎了这把老骨头,也得给你一顿教训!”骆凤直性子也烈,顿时和我对轰几招,这老疯子剑速虽然没有我快,但一旦双剑齐发,几乎让我有应接不暇的感觉!
  
  赵茜在一旁犹豫了下,然后忙问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平时他俩可有什么瓜葛?”
  
  蒋若茵耸耸肩,忙道:“哪有什么瓜葛呀,仙岛那大家还并肩作战,性命相托呢……”
  
  “那不能这样吧……”赵茜一脸奇怪的说道,蒋若茵忙说道:“该不会是日久生情吧?”
  
  “啊?你……”我顿时在百忙中瞪了她一眼,蒋若茵无辜说道:“我就是说说。”
  
  “日久生情个屁!老夫弟子自己说和他不过一面之缘!还说对他印象谈不上好歹,我就是听了这话,兴奋半宿没忍住,不但没往回赶,就先来了这小子这里,谁知道,哦嚯,当场就给老夫浇了这盆冷水,这浇到老夫头上就算了,老夫忍,但老夫弟子都给欺负了能忍?看老夫不给弟子讨个公道!”骆凤直气得面色阴沉,每一剑都打得精细如白描,嗖嗖嗖的剑气纵横我身边,封住了我不少去路!
  
  我却越听越觉得我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就连赵茜和蒋若茵都瞪大了眼睛。
  
  “啊?不是您提亲夏大哥,而是替自家弟子提亲?”蒋若茵忙叫起来,这顿时让骆凤直差点没气昏过去,骂道:“哎哟,敢情你们都以为是老夫脸皮厚,这是想老牛吃嫩叶了?”
  
  蒋若茵顿时捂住了嘴,而赵茜差点没忍住笑起来,很是辛苦才深吸了口气,说道:“天哥,这是误会呢!你都没明白过来,就……”
  
  “我不是问了么?他说他看上了我,我也说我不喜欢他!难道……”我皱眉重复刚才对话,结果显而易见确实是误会了。
  
  “哦嚯!老夫看上了你,那是欣赏你,当然想给弟子提亲,你说不喜欢我就不和我家弟子成亲,那你倒是说说,老夫哪里不好了?让你如此厌恶顺带都厌恶上老夫弟子了?”骆凤直当即又骂起来。
  
  我一时语塞,这么说起来,还成我的错了?
  
  “天哥,这误会闹大了!人家是给弟子提亲呢,你看你都想成什么了?”赵茜连忙想要圆场。
  
  结果这骆凤直根本不打算松手,一剑比一剑快,速度几乎跟爆炸炸飞的碎屑,唪唪唪的往我身旁射来,我的天剑无限以双倍剑气著称,所以剑光当然不亚于对方的双剑,快剑对拼,难免有刮蹭到的,互相都靠着护身罡罩给硬撑过去了。
  
  赵茜看事情有些难缠,顿时伸手招来了焚天神剑,念了几句咒语,轰隆一声我和骆凤直之间就炸起了轰天的火焰,这三味真火逼得我们不得不退后,也断绝了分出胜负的心思。
  
  “这……看来是真误会了,前辈,大家可都不是没责任,我可是问了,只是你没说清楚,以至于大家没理解,在这我给你道歉了。”我也不想扩大矛盾,就苦笑拱手。
  
  骆凤直顿时哼哼起来:“你小子,真以为老夫喜欢那道道!也罢,算老夫没说清楚,那怎么的?这门亲事可是答应了?”
  
  我顿时又是一阵苦笑,说道:“前辈……”
  
  “行了,知道你脸皮薄,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之前老夫就问过你了,要是能杀了那妖皇哪怕一个,我就将弟子许配给你,当时你说自己没办法,结果人前一套,人后又一套,直接去给老夫宰了三个,啧啧,就知道你小子闷骚,不像一些小辈光说不练,定是想要在老夫面前表现吧?一杀就杀了三个,老夫不同意都不行了,这事樱神也知道了,对你可说是佩服得紧呢,这郎有情妾有意的,赶紧的把事办了吧,以后南仙阁和你天一道就是一家了。”骆凤直哈哈一笑。
  
  我顿时愣住了,而赵茜也一副古怪神色看着我,连蒋若茵都偏头一脸不懂的萌态问道:“当时你杀死那三个妖皇,就是想娶骆樱神道友呀?怪不得这么拼命!”
  
  “呃……你想太多了!”我顿时打住了她继续说下去,忙又跟骆凤直拱手说道:“前辈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了,我怎么可能会有这想法?不瞒前辈,我家中已有妻儿。”
  
  “有了妻儿?”骆凤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说道:“不错,骆樱神道友确实优秀,但也实在不适合与我一起了,毕竟以她的资质和品貌,若是有意,四大部洲的仙家,定有不少良配可选……”
  
  “有了妻儿就不能再娶?这是什么意思?”骆凤直仍然好奇的看着我,我顿时有些懵住了,而蒋若茵扑哧的笑了起来,说道:“他觉得家中那位温婉淑女的妻子是位悍妻,怕害了骆樱神道友。”
  
  “胡闹,老夫不和你说。”骆凤直摆摆手,随后上下瞪了我一眼,说道:“我问过弟子了,她知道你有妻儿,但三妻四妾有什么打紧,这不是理由!来来来,到别处单独和老夫说去,这两个丫头尽坏事插话。”
  
  蒋若茵和赵茜面面相觑,而我更是有些难为起来,这骆凤直爽快是出了名的,而且从来不顾他人感受就会乱来,所以没回去就先来了天一道。
  
  但眼下让我尴尬的是,把媳妇姐姐都推出来了,这老疯子还不打算放过我,我这桃花运实在也太强大了点。
  
  似乎发现了我这里出了状况,下方天一道仙盟和沧云门也都有主事的仙家飘了上来,接下来当然是人越来越多,让大家十分的尴尬。
  
  “走呀!你是怕老夫的嫁妆不够厚怎么的?”骆凤直瞪了我一眼,我笑了笑,看向了天一道的后山飞碟,说道:“无论如何,那就先请前辈与我去掌门殿一叙吧,免得怠慢了前辈。”
  
  “掌门殿?也行!”骆凤直大刺刺的答应了,并在我的引领下朝着掌门殿而去。
  
  “提亲都逼到这里来了,天哥,可真有你的!”赵茜就后面嘀咕笑起来,我无语一笑,他们是没见过骆凤直的乱来,真见着了其实就不奇怪了。
  
  一路上当然没少有女子军团问我骆樱神的事情,说起来,这骆樱神还真只是和我一面之缘,而且大家那时候还闹了个不愉快,我怎么可能会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