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七十四章:迎接
    第三千七十四章:迎接
  
      掌门殿。
  
      因为今日无会,殿内也算清静,媳妇姐姐当然有事要做不在其,我带了骆凤直去了偏殿,毕竟也算是个人私事,公然讨论太过分了,对方也是个盟主,去其他地方也很不合适。
  
      赵茜当然懂得怎么处理这事,所以我们进入偏殿的时候,她去请外婆过来了,这间会有什么小算盘,我将一概不知。
  
      “这掌门殿新建的吧?你们天一道什么都是新的,看来这些年没少吃亏东奔西跑吧?听说天一道临夜国刚建起的一大片阁楼和门派地盘,都给巫族霸占了,哎,这巫族可不是我们人仙,小阁楼到他们手怕是白建了,他们可不太喜欢太方正的窝。”骆凤直嘿嘿一笑,意有所指。
  
      我请骆凤直坐下后,拿起了茶壶给他倒了杯水,说道:“天一道这些年确实颠沛流离了,越是往前走,脚步越是艰难,不过不经历风雨,怎能成伟大的门派?只要天一道的弟子安全,其他都不重要了。”
  
      “嘿,人重要这点在哪都是一样的,我知道你为了天一道干什么都行,不过一个人蛮干,或许短时间运气、实力可一步一个脚印,但长久之后,是否应该共同进退?而仙盟与仙盟之间,是否需要携手共御强敌?”骆凤直顿时笑了起来。
  
      我当即道:“人类相对于巫族天生神力,妖族变化多端而言,确实没有多少优势,不过却懂得团结互助,因而跨过各种各样的困难,所以骆盟主这么说,我是举双手赞同的。”
  
      “刚才还叫前辈,这会改盟主了?”骆凤直一下眯起了眼。
  
      我苦笑说道:“掌门殿内,我们之事,自然无私。”
  
      骆凤直哼了一声,然后皱眉说道:“也好,那我也开门见山了,我们仙盟结盟共抗巫妖两族和东海邪仙的入侵,最大的问题在什么?在于不信任!之前你也看到了,你天一道求援,凌云剑府那边,还有我南仙阁这边,为何没有立即派出强者前往应援?正是因为之前你所作所为,让我们两个仙盟的若干成员产生了怀疑,一旦他们的领导不是我和冷府主,立即会出现了疑虑,因此决定的时候,断然无法令行即行。”
  
      “哦……原来如此,倒是我疏忽了大家的心想法了,那骆盟主不知道对此有何高见?”我淡淡一笑,没有救援在我预料之,而且别说是时间分不开,他们的人手严重不足也是个重要因素。
  
      “哦嚯!你这小狐狸,你把沧云门都骗得回来,还需要老夫高见?妈呀,老夫差点着了你的道!”骆凤直顿时站了起来,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说道:“老夫也不说那么多废话,结盟需必行!但终究不能是普通的结盟!你把我那弟子娶了,亏不了你不但,可谓是赚了个盆满钵满!你想想,我那弟子早晚接替我成为南仙阁阁主,一旦你们结亲,你也立即能坐拥南仙阁半壁江山,冷凌云那小丫头也不敢造次了,为了能在天南继续待下去,肯定也会依附过来不是?如此一来天南便可如当年天东一样攥紧拳头,至少保全千年的团结不是?”
  
      我苦笑看着他说道:“骆盟主,这事情……”
  
      “嘿嘿,而如今,我骆凤直既然提了这亲,若是你敢不答应,你该知道我弟子这脾气,以及南仙阁众仙家,又将会有什么想法!到时候别说结不了盟,怕是是同属天南一窝,都对你有很大芥蒂吧?”骆凤直这老疯子有时候邪得跟东海那帮家伙一样,不愧是出了名的不守规矩。
  
      “这……骆盟主,别说我令徒不过是有一面之缘,即便是见多几面,也不至于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吧?而且,此事有损令徒声誉,我定会严令弟子不可外泄是了。”我自然是不担心女子军团会泄底。
  
      “呵呵,老夫做事,从来光明磊落,不会婆婆妈妈,也前思后想各种可能,并非鲁莽之举,所以我给弟子提亲的事情,南仙阁这两日早尽知!你想再断风声是不可能了。”骆凤直大手一挥,爽快的笑道。
  
      我脸都绿了,顿时想着该怎么办的好,而这时候,几道气息总算是姗姗来迟,这里面有外婆,也有媳妇姐姐,可见是听了这事才百忙抽空过来的。
  
      人虽然不多,不过都是天一道里面能够说得话的存在。
  
      “看来骆道友是对我的外孙十分的意了,这是大家的荣幸不是么?”外婆背着手走进来,双目和骆凤直对视。
  
      骆凤直下打量了一眼外婆,随后露出了一副诧异之色,说道:“想不到九劫真仙亦有高人,道友是因窥探天命之数,才变得如此气机渺渺的吧?”
  
      “我是遇明白人了,道友所言正是。”外婆笑了笑,随后说道:“年轻人之事,老婆子本不便参与,因为一天这孩子向来对事处理,都深得所有同伴信任,只是,对于男女之事,却实在有些优柔寡断了。”
  
      “哈哈哈……本来老夫看道友来,还以为和这小子一个样会拒绝老夫,但没想到道友和老夫倒是同一个想法了,也不知道道友有何高见?”骆凤直高兴笑道。
  
      我目瞪口呆,而女子军团仍旧平静无,外婆却不管我的表情,说道:“提亲之事……”
  
      然而话没说完,赵茜忽然表情一怔,然后在外婆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低语,外婆愣了一下看向了门外,显然这一幕让骆凤直也注意到了,顿时是凝眉放出了神念探索,接着啧了一声,说道:“这孩子。”
  
      听这口气,我顿时是脑子里翻转了下,暗道难道是骆奔流?还是骆樱神?不过也不对呀,按照这一前一后的速度,再不济距离也不会太远,用通讯仪都能联系了,至于默默追到这么?
  
      “夏一天,你看到了吧?别说你还嫌弃我家弟子,我那弟子也品性高傲着呢,你现在修为老夫不诟病了,老夫劝了弟子半天呢,结果她还反倒要来捉我,这都追到这来了,甚至关了通讯仪都能找到老夫!真是我有好心,却无好报呀!”骆凤直说罢,拿出了通讯仪抹掉了封印,然后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很快,应劫期能探知到的气息,我也感觉到了,是有那么一股气息不顾一切急速朝着我这边飞过来,速度还快得离谱,或许真是骆樱神来了!
  
      我深吸一口气,这骆凤直还没得到自己的弟子同意,开始乱点鸳鸯谱,还把这事说得谁都下不了台了,简直是让人无语,也怪我之前仙岛一行太过冒头了吧。
  
      事情陷入了我最不想去触碰的区域,但眼下事主都来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了,所以说道:“既然骆樱神道友也来了,那我去迎一下吧……”
  
      “哦嚯,知道你小子闷骚,这嘴里喊着不要不要的,其实也喜欢我家弟子吧?这都去亲迎了,你们看到了么?看到了么?”骆凤直恍若无人似的,觉得大家都跟他一个德行了。
  
      毫无疑问,赵茜她们顿时掩嘴笑的笑,没憋出笑出来的都有大有人在,不过骆凤直什么人?随性自然到根本不在意这个,估计你笑了他还觉得这是好事呢。
  
      我心大叹一口气,无论怎么说,还是要去迎接一下的,毕竟这骆樱神也是现在南仙阁的代阁主,也是以后实至名归的继承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