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七十五章:参详
    第三千七十五章:参详
  
      结果我升空后,却没有人跟,我发现回过头的时候,骆凤直捻须微笑,而外婆也背着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淡笑看着,至于其他人更是一副等我接回骆樱神的样子!这可让我尴尬了!
  
      蒋若茵本来还想要帮我一把,不过很快给赵茜拉了下,这回彻底没有了帮我的人,我咬咬牙,这是集体坑我呢?媳妇姐姐那边也没有动静,只是看我打算怎么办。
  
      我暗道这事情,骆凤直实在是处理得粗糙,但这也是他的性子,要生米煮成熟米饭有时候是得脸皮厚点,不过清者自清,我和骆樱神内心距离还远着呢,也不在乎这去相迎的小事情。
  
      想通这点的我不再扭捏,立即大义凛然的飞出了裂天魟外围,和亲自赶来的骆樱神照面了。
  
      骆樱神一身淡粉色的连衣裙,有着飘飘欲仙之气,而静谧的表情也衬托得整个人气质卓然,连我看到她都忍不住有些相形见绌了,只能先拱手问好:“骆道友,别来无恙?”
  
      骆樱神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问道:“我师父可有和你说了什么?他可是在这下面?”
  
      我看她面色忽然紧绷,也知道她是有些郁闷,毕竟按照刚才她的速度,已经是应劫期的极限了,估计想要在骆凤直到天一道说项前前拦下对方的,但眼下自己师父怕早说了个底朝天了,所以她即便是心态沉稳,此时也变得有点不自然了。
  
      “是在下面。”我苦笑道。
  
      “他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骆樱神凝眉看了我一眼。
  
      我不敢把眼神多逗留她精致而柔和的脸,只能稍微低下了目光,说道:“是开了一些玩笑话,骆道友现在这时候来,好了。”
  
      “开玩笑?确实是,还请夏道友不要太在意才是!”骆樱神语气说不好,但同样也不能说针对,只是内心怕是又气又羞吧。
  
      还没等我回答,骆樱神已经不故门派之防,立即俯冲进入裂天魟所在的区域,而几个天一道的弟子还打算拦截,骆樱神根本不打算理会,我自然不会和她起什么冲突,撤掉了下方的弟子,并追着对方而去。
  
      骆樱神飞往掌门殿的途一言不发,双眉微微局促一起,显然心情很复杂,好一会看到了骆凤直,这眉心更是紧蹙了,只不过看到了这么多人也在场后,她也不便直言不讳的和自己师父翻脸,在和大家拱手见礼后,才低语传音几句给骆凤直。
  
      骆凤直本来笑吟吟的看着这位弟子过来,但听了弟子的传话,忽然像是给九天神雷击了似的,顿时是震了下,然后额蕊出了一颗颗的冷汗。
  
      骆樱神根本像是对自己师父这个样子没什么自觉似的,随后和我说道:“莽撞冲突天一道,情非得已,还望见谅,我会在北部南仙阁等待诸位到来,再亲自开宴请罪。”
  
      这是要道别了,我心暗暗好到底这骆樱神说了什么,让骆凤直很干脆的打退堂鼓了,不过这骆樱神是很聪明的剑仙,一路追过来,怎么可能没想到什么让自己师父难堪的计谋,所以倒也在情理之。
  
      外婆也不在意,和骆樱神客气挽留几句,只是可惜骆樱神对自己师父这么鲁莽的举动已经心不好意思,也婉言推脱了,和蒋若茵等认识的人打了简单的招呼,带着面有苦色的骆凤直往北部飞离。
  
      这件事,看来是虎头蛇尾的结束了,我心暗想,不过也着实松了口气,毕竟相信能够让骆凤直不敢反驳的骆樱神,一定能想到安抚南仙阁成员的办法。
  
      现在一直北,其实也是南仙阁和凌云剑府的决定,他们和天一道一样,也是有神兽的门派,带着神兽北迁本来也是天东的意思,现在集兵一处,但也不会太过激进直接进入沦陷区,总得找个地方休整一番,毕竟大家都疏通其他门派,耗时耗力了很长一段时间。
  
      “是个好孩子呀,长得标志,也是能担当的人,不是扭扭捏捏的孩子。”外婆看着骆樱神远去的背影说道。
  
      “天一道确实缺乏这样有魄力的人。”媳妇姐姐也很难得的说道,这让大家全都把目光聚焦她身。
  
      不过媳妇姐姐早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并没有多说半句话,外婆看了众人一眼,说道:“回去吧,若是有缘,必不会轻易结束。”
  
      众人点头,随后都准备返回各自的岗位,结果这时候,蒋若茵‘哎呀’一声诧异叫起来,把大家的目光都拉了回来。
  
      “一惊一乍的,想吓死人呀?”我瞪了她一眼,蒋若茵连忙说道:“不是……虚荷谷主不是让你把一件东西,交给骆樱神么!?”
  
      “啊?”我给这么一提醒,顿时想起了这件事,不过这么多人看着,终究让我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又让我有点犹豫了。
  
      但这一犹豫,又让外婆笑着补了一刀,说道:“还不快去,这是缘分不是么?”
  
      我顿时无语,但解释肯定是越描越黑,干脆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因为尽快拦截住骆樱神,还是很有必要的,如果去的远了大家感应不到我的方位,又要对我闲言碎语。
  
      似乎发现了我的追逐,这师徒俩在离开裂天魟的时候,竟有些停停走走了,很大原因在于骆凤直,估计他正在力劝骆樱神留下,结果他不想走都给撵着走了。
  
      不过最后似乎给说服了,骆樱神还是停了下来,并且表现出了有些不耐的样子,倒是骆凤直很是高兴,说道:“怎么?还是舍不得我家的好弟子吧?我知道你小子看一眼能喜欢,这欲拒还迎,我说怎么来着?哈哈哈……”
  
      我苦笑看着他,暗道骆奔流之所以能成为今天这样,还真不愧是有同样的师父。
  
      给自己师父这么一说,骆樱神也有点挂不住面子,瞪了他一眼后看向了我,说道:“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骆凤直一看这弟子黑这个脸,顿时不乐意了,忙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说樱神,你这样以后为师还怎么给你说亲去?前些年偷偷和君盟主、伏天盟主这些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说过这事,你黑脸给当场回绝了,为师真不知道你想些什么?如今夏道友更是我天南希望!是整个神州大陆最后一块柱石了!仙岛之行,干掉了四个妖皇,好几个巫族的族长,连东佛不念前些日子听说都在他面前逃了,简直是天生为你准备的靠山石!”
  
      骆樱神一咬嘴唇,却仿佛没听到骆凤直的话,而是认真的看着我。
  
      我顿时是尴尬一笑,说道:“骆代阁主多虑了,我来并非是此事,而是有件东西,代虚荷谷主转交给道友的。”
  
      “呃……”骆凤直顿时一愣,而骆樱神双目,也闪过了一丝的异样,但还是沉稳下气,说道:“请问是何物……”
  
      “我并未拆开此物,是封印在一个盒子里的,还请骆道友自己拆开好了。”我说着,从袖袋拿出了个盒子,并以元气送达骆樱神的手。
  
      骆樱神接过了东西,准备直接收入袖袋里,不过骆凤直连忙说道:“我看虚荷可不是随意的性子,估计让夏小子带过来给你,定然有她的想法,没准是什么厉害的情报,需要你和夏道友共同参详不是?”
  
      “是剑!”骆樱神不情愿解释。
  
      “那更应该了!你有剑丸,亦有宝剑一把,眼下又得一剑,但你可知道夏道友也是不亚于师父的剑真仙?不若让他也甄别下,提点建议?”骆凤直顺和话往下说道。
  
      我尴尬一笑,而骆樱神拧不过自己师父,当即打开了盒子,结果这里面除了一把小剑,果然还有一张纸条!
  
      这纸条写着‘佳偶天成’四个字,这顿时让骆凤直搓起了手,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甚至开始打算好好的说一顿好话来抬举我了。
  
      我暗道不妙,我这怕是给虚荷谷主坑了吧?
  
      “是说剑!和我现在用的那把是一对的意思!”骆樱神连忙解释。
  
      但骆凤直却一副十分怀疑的阴险笑容,自然是全盘都在用表情否定自己弟子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