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七十六章:剑姑
    第三千七十六章:剑姑
  
      骆樱神似乎习惯了自家师父的目光,拿起了这把小剑,手指一转就让这把小剑在元力下转变了模样,并且越来越大,而等它恢复到正常形态的时候,却让我忍不住心中诧异起来,这并非一把单纯的粉色宝剑,在它拥有削铁如泥的锋刃同时,剑把的位置,还有一个纤薄的口子,看着似乎更像是一把剑鞘的样子!
  
      这把剑鞘只有手拿的剑把位置是用剑穗和绳条缠绕,而通体都是逼人的剑芒,在骆樱神的手中更是翻飞如灵动的剑蝶,令人耳目一新。
  
      而在我和骆凤直都感到惊讶之时,骆樱神一伸手就把自己原来那把樱色的细剑召唤而出,随后噌一声将剑插入了新剑鞘之中!
  
      “看到了没?这就是佳偶天成的意思!”骆樱神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自己师父和我,心中估计把我们想成了心理灰暗的人了。
  
      而骆凤直看了一眼这剑鞘,又看了一眼宝剑,嘴角微微一笑,随后脸色有些红润,笑道:“虚荷谷主这人呀,却也是多此一举,你也是大人了,根本不需要这番指点……”
  
      “师父!你到底想说什么!?”骆樱神有些圣器的瞪了骆凤直一眼,估计要不是看我在,怕是拔剑不客气了。
  
      剑鞘?剑?入鞘?佳偶天成?我想了想,忍不住‘哦’的一声恍然大悟,但旋即脸色也有些大窘,骆凤直一看我这么上道,朝我老不休的挤了下眼,说道:“咳咳,这种压箱底的东西,亲自交给本人才好,怎么能这么明里交给你,让你转交给樱神?对吧?”
  
      我顿时是忍不住捏了捏眉心,我刚才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了,现在才说自己什么都不懂,显然就过分了,但我要承认了,岂不是也跟这老疯子绑在一起,成一串蚂蚱了?要是骆樱神找麻烦,岂不是把师父打了,还顺道揍我一顿?
  
      “你们!龌龊!”骆樱神即便再纯洁,也不是三岁小孩了,加上自己师父老不正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压箱底’这么明白的三个字都出来了,她再不炸毛,岂不是默认了?
  
      “哎,我说樱神,男女暗里之事怎能说是龌龊?如果这都是龌龊,那生息繁衍,岂非是龌龊中的龌龊了!?”骆凤直看自己压制住了自己的弟子,顿时是有些洋洋得意起来,接下来怕是要说上一堆道理什么的。
  
      然而,骆樱神可不是什么细声细气的温柔小姑娘,一听这师父又开始没大没小,毫不犹豫‘噌’一声,就把两把剑拔了出来:“你再敢拿我来开玩笑,就别怪我替师母教训你!”
  
      骆凤直一愣,双目中顿时闪过一丝的惧意,然后看向了我,似乎有种想要就此亡命的目光,估计他一瞬间把我当成了骆奔流了,那小子在这的话,肯定是跟自己师父脚底抹油了!
  
      果然,当本能看到我不是骆奔流,无法跟他一起演双簧后,骆凤直脸上顿时挤出了一抹笑容:“师父由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绝对没有问题!”
  
      骆樱神双目一凝,说道:“不要再提我和他的事!”
  
      “哦!门中的事也不许么?”骆凤直忽然无赖的笑道,这让骆樱神气得够呛,回剑后,立即往北边那飞去,临走连句谢谢都忘记跟我说了。
  
      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毕竟事出突然,这骆凤直打乱了大家全盘的计划嘛。
  
      “喂!你说你小子怎么那么木讷!?比奔流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老夫在这替你拉红线都拉成蜘蛛网了,你还站在那无动于衷!天南能不能抱成一团,可就看你如何了!”骆凤直却忽然传音给我。
  
      我苦笑说道:“前辈,你就别再拿你弟子开玩笑了,你没看到她不喜欢你这样么?”
  
      “哦嚯!敢情你比老夫还懂老夫的弟子?要不你行你来?”骆凤直忽然笑了起来,随后转头就跟骆樱神说道:“樱神,他说要自己来。”
  
      “啊?”骆樱神整个都懵了,看着我脸有些泛起潮红,我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这骆凤直简直是擅长抓住任何机会。
  
      “啊什么?你都不是小孩子了,为师这是为了你好吧?”骆凤直说道。
  
      “你们俩差不多就够了!眼下这种局势,还有心思讨论这个!”骆樱神表情中带着一丝躲闪和羞怒。
  
      骆凤直却是爽朗一笑,说道:“你这孩子,什么时局了?眼下东佛不念都给这小子打跑了,还怕什么?南仙阁不是还有为师么?”
  
      “不是东佛不念的事情!而是叶家的老祖,已经快要抵达天南,就在你们快要到达南仙阁的时候!”骆樱神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剑姑婆叶箐瑛!?”骆凤直脸色沉了下来,似乎对这个名字有着异常难以接受的心情。
  
      我对于老一辈的仙家不是很清楚,对古神州大陆的了解也仅限于表面的仙盟盟主,像是天东这些古老仙盟拥有老怪物坐镇的,当然有些陌生。
  
      “嗯,这消息也是后来才传来的,不过叶家老祖那时候已经进入天南的境内了,我本来也是想追师父你追不上就回去了,后来,这消息过来联络不上你的时候,才是我决定跟来的原因!”骆樱神解释道。
  
      “这老女人一身邪炼的纳灵法,已经很是难缠了,偏生性情还古怪恶劣,几百年前闹了场大事后,本就没听到她吱声了,我还以为暗地里给仇家打死了叶家不敢公开,没想到还活着!这次她来,想干什么?”骆凤直眉心拧紧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所以不是来找你尽快回去么?”骆樱神虽然好奇,但也忍住了没问。
  
      我深吸一口气,归元法强加上杀伐经,演变出邪恶的杀伐归元法虽然对付其他人颇为恐怖,但对付我这样的有先天魔气的魔道兼修者,却还有克制之中,但这邪炼的纳灵法又是什么鬼法术?
  
      毕竟纳灵法有时候是非常恐怖的,如果在它纳到足够的力量时,没有同样等级的化道法来化解,那几乎可以说是三大道法里最恐怖的存在!因为归元法只能是从体内归元,这纳灵法却是在体外聚集的,所以绝对是凶性毕露,为三大道法中第一攻击法术。
  
      “我知道了!”骆凤直异于寻常的点头,这次的事情,看来让他不得不认真对待了,所以看向了我,说道:“夏小子,赶紧收拾下手尾和我们汇合吧,天南麻烦恐怕不止是这巫妖两族!”
  
      我沉凝问道:“骆前辈,叶家既然是修炼纳灵法,不应该是截教那边才对么?毕竟是截教的法术。”
  
      骆凤直沉吟了下,说道:“叶家不同,三大道法也自有它复杂之处。”
  
      我看他不愿意多说,就知道恐怕天东的势力结合得有些复杂了,纳灵法的复杂,看来也远非我所能想象,毕竟现在我所能理解三大道法都是在四层以下,这第五层以上都是两眼一抹黑。
  
      “嗯,我会尽早上去与你们汇合。”我平静的说道。
  
      骆凤直看了一眼自己弟子,说道:“这趟的浑水,为师去淌,要不……”
  
      自己师父都有所犹豫,骆樱神不得不认真的凝眉问道:“怎么?”
  
      “你留下和夏小友呆几天,培养培养感情?”骆凤直语重心长的说道。
  
      骆樱神一咬樱唇,连话都懒得去反驳,嗖一下就掠出去极远,只是一瞬间的时间,整个身影都消失在天际边上了。
  
      骆凤直摇头苦叹:“你再这么下去,可要成老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