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八十二章:即死
    第三千八十二章:即死
  
      “南仙阁的骆阁主和我们有旧,关系也最好,所以在阁主的授意下,神兽前来迎我们前往中阳山附近,那里如今停留了好多的巨大驮扶神兽,商议着对付妖族的计策,所以赵茜姐姐让我过来请你一起去和骆阁主先汇合一番。”胡清雅跟我说道。
  
      我点头,说道:“之前我提醒你,让长老、弟子们谨守叶箐瑛名讳之事,你可都说了?”我顺道问道,因为一听说南仙阁亲迎,而其他一群大佬门派都在中阳山汇合,我就想起了这中部仙盟的老怪叶箐瑛。
  
      叶箐瑛是叶孤玄的大姑,也就是叶孤玄父亲的姐姐,叶家里最具备老资格的仙家,号称魔剑姑婆,不过这是杀人的名号,就连同辈的骆凤直都只敢称呼剑姑婆,因此不提醒下弟子和门人,到时候谁给欺负到了头上,一时没忍住乱喊,那可就是害了天一道所有的人。
  
      这叶箐瑛可是一人干掉天中所有叫得出名字的老怪物的恐怖剑仙,谁没事去招惹她,那就真是有毛病了。
  
      不过叶孤玄就足够的傲气了,这叶箐瑛出了名的难缠,那得多可怕?我几乎不敢想象。
  
      “都说过了,联盟里也都明令禁止胡乱招惹这人了,不过我听说,大家对我们天一道颇有微辞呢。”胡清雅不得不又点醒我。
  
      “什么意思?是建立联盟拉帮结派的事情?还是收拢降妖,壮大门派的事情?”我想到的就是这亮点。
  
      “可不是么?这两个问题,都让不少仙家诟病,毕竟除了南仙阁,基本现在我们牌面上的都是对我们持有敌意和戒备的,他们说我们这个时候收拢妖族,说我们是邪路子,是巫妖两族安插过来的奸细呢!”胡清雅撇了撇嘴。
  
      “一群腐儒仙家,就许东佛不念满天下拉巫妖当枪使,打得他们满天南乱跑,就不能让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冷冷一笑,对这些话当然是嗤之以鼻。
  
      “那可不是,要统治六大寰宇,难道还杀光巫妖两族么?真不知道他们为何如此敝帚自珍,还是大哥好,一视同仁。”胡清雅拉着我手,眸子里带着闪闪烁烁如星辰一般的光芒。
  
      我看了一眼,连忙晃了晃脑袋,说道:“你这小妖精,不许对我用狐媚术。”
  
      “我就用,我只对你这样嘛。”胡清雅腻腻的说道。
  
      “乱弹琴。”我苦笑的看着她,不知道这小狐狸今天是那根弦搭错了。
  
      胡清雅咯咯一笑,仿佛我的话是耳边风,根本吹不起她半根烦恼丝。
  
      毕竟是九尾妖狐一脉,胡清雅模样气质都说得上佼佼,因为狐妖都天生美艳,又擅长狐媚之术,男人很难抵御这样的娇嗔之态。
  
      只不过即便同是九劫,但我的实际修为实力扎实得可怕,道体内就有四条脉络盘根错节,强度和防御能力就是四倍于敌人,如果不是很强的魅惑之术攻击,基本是没办法控制我的脉络和思想。
  
      “对了……大哥对茜姐姐做了什么坏事了?近几天茜姐姐都满脸堆笑,走路也是柔中带风,也对我们可好了。”胡清雅忽然说道。
  
      我哑然失笑,不语做答,因为无论说什么,下一刻都是无休无止的连锁反应。
  
      跟着胡清雅和媳妇姐姐、赵茜、甄忻她们汇合后,我们一同飞往了裂天魟的前方裙边那等待,不一会,沧云门的穆浅浅和三大首座也跟来了。
  
      在大家等待了又一会后,果然感应中出现了一群强大的气息,旋即不久,视线里,一只巨大的龙龟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只龙龟隐于层层云雾之中,在露出了只爪片鳞后,感觉黑沉沉的,那爪子巨大就不需多说,而满背甲都是荆棘刺,却是让大家吃了一惊,看着就应该是攻击性很强的神兽才对,偏生驻扎了南仙阁这样的君子门派。
  
      又过得一会,在这众多的荆棘群里,一座十二层的巨大阁楼,耸立和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阁楼整体老旧,也不知道建起多少年了,不过因为宽广,连亭台都非常的大气,最前面站着的骆凤直,正威风凛凛的站在那,远眺着裂天魟。
  
      他的身后,正是自己的两个弟子,骆樱神和骆奔流!
  
      骆樱神就不需多说了,一身浅粉色的连衣裙,手中轻握那把得之虚荷谷主的剑,毫无疑问吸引足了眼球。
  
      当然,这骆凤直和骆樱神还是很正常的,毕竟都坐在阁主这个位置,但这么一对比,骆奔流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这小子一脸的胡茬就算了,衣服也很宽松,手随意的交叉放在了两个袖袋里,还一副演路人甲的龙套表情,微笑起来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就知道他是在笑而已。
  
      “喂!夏兄弟!兄弟我来了!好久不见!你可还想我!?”骆奔流很远很远的叫喊了起来,这股我认识你,跟你很熟的劲头,让站在双方神兽上的仙家,全都没有例外的看向了我。
  
      我心中苦笑,这骆奔流,确实是够单纯了的,旁若无人的节奏感,一下子就打乱了大家本来紧张的气氛。
  
      结果这骆奔流还没发完疯,老疯子也跟着抽风了,一声‘哦嚯’,把身边一群老少都吓了一跳,全都看向了他。
  
      “哦嚯!老伙计们!大家看到了没有?这位就是樱神念念不忘的心上人夏一天了!连奔流都喜欢他,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骆凤直大声的指着我,然后和骆奔流一副师徒英雄所见略同的表情,却全然没顾及另一个弟子此时握剑的手已经微微颤抖,而眼中已经泄出了杀气。
  
      “有完没完?!都给我闭嘴!”骆樱神生气喝了一声,这顿时让大小疯子都咽住了,两师徒赶紧避风头似的藏入了人群之中。
  
      而一群老少仙家仿佛早就对这些事习以为常,纵然是尴尬,此刻也都要么轻咳,要么装傻充愣的当成了什么事都没发生。
  
      “呵呵,真是个和谐的门派。”我苦笑道,而媳妇姐姐和赵茜都是面带古怪的看着我,这看似同意的表情,我却看出了她们目光里的一抹笑意。
  
      这次的见面,气氛当然直接给两师徒搅黄了,不过也不影响后面大家互相之间的磋商,这次南仙阁也不是全无目的而来,率先来约见我,意图在于大家都是天南的一份子,如今在天东把持住主要力量的时候,该如何自处才不给天东趁机吞并什么的。
  
      “这剑姑婆,表面上不说,实际上这次来,可是冲着联盟领袖来的,天东的东部、北部如今都绑在了一起,她想要从中部那开始,直到天南都连携在一起,形成另一个大的联盟,要带着我们单干呢。”骆凤直清了清嗓子在天一道的掌门殿中说道。
  
      “凭什么?”媳妇姐姐平静的说道。
  
      “剑姑婆嘛,自然……是打算凭实力了。”骆凤直看了一眼媳妇,自然不敢托大,媳妇姐姐一人之力力抗妖族,带着妖族跑了大半个天南的传闻他还是听过的,那是真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又是六道神剑的拥有者,实力肯定不是他能比的。
  
      媳妇姐姐这段时间的战斗,我当然都有听闻,六道神剑连接六道轮,召唤千万鬼物完全没问题,而这把剑有了先天鬼气后,也可以号称即死剑了,实力不够的,直接送入六道轮回都没问题,几乎是闻者皆逃。
  
      “哦,打算强者为尊么?”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