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八十三章:无疆
    第三千八十三章:无疆
  
      “自古以来当然都是,如今天一道风头一时无俩,剑姑婆可对你们甚是不满,对你更是十分的在意呢。”骆凤直嘿嘿笑了起来。
  
      一旁的骆樱神没有说话,不过也把目光投向了我,毕竟南仙阁这一次是要把筹码都压在天一道上面了,天一道如今即便是股新生力量,不过收拢了沧云门和妖族的莲帝后,实力可谓大涨,连君亦烁之前的南部仙盟应劫期数量都已不及,不过战时和平时不同,听蒋若茵说了,南部仙盟如今招兵买马,应劫期填充竟达到三百之数,这数量果然使人惊骇。
  
      不过如果天一道和南仙阁联手,立马能够追平南部仙盟,成为仅次于中部仙盟的存在。
  
      “冷盟主那边如今是何想法?”我当即问道,如今最迫切的,当然不是只追上天东的南部仙盟,因为和君亦烁没有太大的矛盾冲突,反倒是肯定不能输给中部仙盟,所以凌云剑府的一大群剑仙如果能够加入天一道,那即便整体实力差一点,但毕竟数量上也足够唬住人了不是?
  
      “嘿嘿,那雌猫呀?听说你建立了天一道仙盟,又挥舞天一道联盟的大旗拉帮结派,自然是高兴的很了。”骆凤直阴险笑道。
  
      “哦?难道冷盟主也想要和我们一起?”穆浅浅惊奇的说道。
  
      “想得美,她只是觉得有趣,说最好内部打起来,这样才好玩呢!她这是羡慕妒忌我师姐嫁给我夏兄弟!”骆奔流插了一句说道,结果给骆樱神瞪了一眼要他闭嘴,吓得他不敢再说话了,要管住一个爱说话的人说话,简直要了对方半条命。
  
      我尴尬无比,而骆凤直也笑嘻嘻的上下打量我,接下来就忽然问道:“我说夏小友呀,如何呀?我们可是赌了一把,把神龙烈龟都驱策到此地了,这嫁妆上次你觉得不够厚,没答应老夫,老夫回去的时候思前想后,这次给你又翻了一倍,连神龙烈龟都当陪嫁的礼物给你了,你总不能再拒绝了吧?”
  
      “这……骆盟主!不是这个原因,我也没这个意思!”我连忙反驳,显然这是给骆凤直逼婚了,而且还把这事情给说死了。
  
      媳妇姐姐看了骆樱神一眼,然后说道:“你可是喜欢我夫君?”
  
      这话一出,全场顿时都沉默了下来,我也倒吸一口寒气,只觉得整个大殿都莫名降温不少。
  
      骆樱神双目和媳妇姐姐交汇,两人的目光显然都有各自的坚持。
  
      “骆姑娘,你只需点头,亦或者摇头就足够了,毕竟我身后,还有一大群支持他,爱他,愿意为他去做任何牺牲的存在,于是多你一个少你一个,却都不奇怪。”媳妇姐姐一挥手,就代表了身后站着的女子军团成员。
  
      骆樱神眼帘缓缓的微眯,而喉间明显咽了口气,这是摄于气魄带来的后遗症,骆凤直老谋深算,知道这是一次决定日后人生的关键,所以并没有多言半句,等着自己的弟子抉择。
  
      我本来还想要多说点什么来劝劝媳妇姐姐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结果一旁的骆奔流对我挤了个眼神,一副让我等着看戏的表情。
  
      须臾,骆樱神总算是松了口气,随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整个人怔了一下,却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喜欢我了?我和她交集得不多,如果说只是见上一面就能喜欢上一个人,那这个世界上情侣可就不要太多了!
  
      骆奔流看众人都一副懵住的表情,禁不住说道:“哎,我就说嘛!师姐从那日见过你后,就一直一反常态,终日里总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特别是在中央神塔那儿的时候,总是站在神塔上看着大地,或者干脆晚上就在神塔底下枯坐!问了还说是禅悟剑法!若不是后来师父回来后告诉我,这是师姐想汉子了!我尚且不懂,你说我一未经情事的大丈夫,咋知道那么多花巧?还有,你是除了师父,第一个能用剑打败她的……”
  
      骆奔流的话,顿时让周围的仙家全都‘哦’的一声看向了骆樱神,气得骆樱神一声‘住口’,堵住了自己师弟继续说下去。
  
      这时候的骆樱神已经是满脸不自然的羞红了,眼看自己成为了众矢之的,要走不是,不好走也会成为围观的对象,真不知道怎么自处了。
  
      媳妇姐姐当然不会继续扯这个话题,说道:“既如此,那就先来天一道处一处吧,而南仙阁的神龙烈龟,如今暂时居于裂天魟北部如何?”
  
      “老夫正打算这么说呢,嘿嘿。”骆凤直两眼一亮,当然是满口答应,这裂天魟的北部虽然首当其冲,实际上却是韩珊珊武装到牙齿的地方,相反应该是最安全的,老疯子精得跟鬼似的,要吃亏他会说,赚了保管是一口答应。
  
      然而老疯子是爽利了,但骆樱神现在整个人恹恹的,估计从未遭遇过这样的窘境,毕竟从始至终,她都是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现在却给当成了联盟投石问路的石子,并且还绑架在了情感之上,无论如何肯定很难接受。
  
      我作为天一道联盟的盟主,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露怯,有的时候,为了天一道奔走,为了六神天而奔走,很多事情你就算不想去接受都得接受,毕竟一时间把持自己内心之想,坚持自己的理念,最后因此而死去的生灵实在是太多了,只有经历了这一切,才知道如何明知道前方万丈是海,也要不犹豫一下就往下跳!
  
      天下共主,叫起来何等的威风,但背后捆绑的东西,又将会是多么的重?我如今已经管不了很多人幸福不幸福,也管不了太多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因为在她们的身前,我必须迎着惊涛骇浪站在那儿,无论是名正言顺,亦或者名不正言不顺!
  
      这就是天下共主需要包容的一切,共主,既是胸怀天下,既是无疆大爱!
  
      强压下被捆绑过来的爱情,我深吸一口气,说道:“冷凌云冷盟主,待我们去到中阳山,由我亲自去当说客吧,天东各开炉灶,但天南总不能散,眼下大敌当前,应凝聚拳头,才能给与敌人重击!”
  
      “不错!盟主说的对!”穆浅浅首先回应,而骆凤直连忙看向了自己的弟子,骆樱神点了点头,说道:“一切……以盟主马首是瞻。”
  
      我重重点了点头,这样一来,天南就等同于凝聚起了大半,而凌云剑府即便之前和天一道有些误会,但我和冷凌云在仙岛的时候共为战友,互相帮助过,总不能给心来的剑姑婆叶箐瑛给比下去吧?
  
      有了这次的会师,天一道联盟的实力一下又飙升了起来,大家也在韩珊珊的资源配给下,在裂天魟这艘超级‘战舰’上得到了加强,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强度当然还会增加,因为天一道的士气显然是上升了一大截。
  
      东佛不念联盟巫妖两族,我当然也想着怎么拆开他们之间的维系,他如今给巫妖两族画饼充饥,正打算突破通道,而我这里,虽然通道给占了,却是实打实的拥有五大世界,优势上肯定比他明显,只是该想着如何的从巫妖两族那多糊弄点力量过来才是,毕竟他们之间也并非一统,总有一些互相不对付的对手存在。
  
      而妖族莲帝那边是我首要突破的口子,毕竟甄忻在我这里,山君又给我干掉了,手下不想给其他两族收编的应该大有妖在。
  
      至于巫族那边,我也已经有问询的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