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八十四章:动容
    第三千八十四章:动容
  
      “束朴?”束离念着这两个字,面带犹疑的看着我,我当然是大概跟她说了那巨人束朴的特征,以及使用武器,各种巫族法术的样子,所以才会引得她好奇不已。
  
      “嗯,你可以想想当年怎么和族群走散的,想想可是有那么一个族群仍然留在巫族部洲,毕竟你身处天南,离着巫族部洲何其的近,很可能这里面有些什么联系。”我说道。
  
      “我年幼还未曾懂事的时候,就模糊记得有一大群的同族围着我,但我当我真正懂事后,反倒觉得他们弃我于不顾了,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族群的一份子……不过如果和大哥说的那样,那这位叫做素朴的巫族,如果大哥有需要,我愿意去见一见。”束离连忙说道。
  
      “认祖归宗,无论是对哪一个族群的存在,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不过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知道了么?”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束离对我而言,也不过是个少女,让她来承担天一道的兴衰未来,并不是我的本意。
  
      “是!知道了!大哥!”束离双目眯了起来,跟只猫儿似的笑着,我说道:“哈哈,当时我是听说你留着巫族某位祖巫的血统,这才能和束朴联系起来,因此上次我故意留他一命。”
  
      “大哥太仁慈了!下次束离用斧头和他的斧头拼一拼,看看谁的厉害点!”束离傲然的说道,她是天一道最强的巫族,眼下冲击应劫期在望,是天一道第二梯队的主力,相信下一次天一道成员应劫期爆发增长的时候,她一定会在里面。
  
      “你呀,不要老喊着打打杀杀,偶尔像个女孩儿也好。”我笑道。
  
      “束离是女孩子呀,你看!”束离很快挺了挺傲人胸襟,我噗的一下,口水都喷到了她胸前雪白,顿时想着要伸手拂去,但猛然才觉得这举措不对,立即又缩了缩手,尴尬得难以为继。
  
      好在这束离出淤泥而不染,对这方面不怎么在意,我也只能强装镇定了,又说了一些鼓励她进入应劫期的话,我就离开了她的住所,想要去做些准备,应对以后的冲突。
  
      不过路过大殿的时候,不知道是骆奔流太闲了还是怎么的,我竟看到他走在大殿附近,四下来到处乱逛,而几个天一道的弟子,正跟在他身后介绍什么。
  
      我当然要过去打声招呼,毕竟怎么说他也是骆凤直当成南仙阁阁主培养的弟子,即便是如今怎么不着调。
  
      “哎呀!夏兄弟!正找你呢!”骆奔流发现我后,惊呼出声。
  
      在这附近,保持不探索别人气息是种礼貌,当然,就算探测,如果对方进入了房间里,也探测不出来,估计刚才我在束离那的时候,他也一直找我。
  
      “哦,骆道友,怎么?来到了天一道这两日,可还习惯么?”我笑了笑,现在马上要到中阳山了,他倒是还有时间找我。
  
      “还好!不过兄弟就是有个事情,始终有些不太想得通。”骆奔流连忙说道。
  
      我笑道:“你直说罢。”
  
      “师父说,你比师姐都厉害,可在我看来你连我都打不过,怎么能打得过师姐?但师父说什么,向来不会有假,所以我这次我打算来和你真正的讨教两招,以后要是给师姐揍了,也不至于揍得那么狠,嘿嘿。”骆奔流笑嘻嘻的说道,但看他这表情,却不只是来跟我讨教的,这是‘心怀叵测’呀。
  
      我想了想,笑道:“剑法之道,有时候也很难发挥好,我看今日你在状态而我不在状态,别说你跟我讨教两招了,就是一招我都接不住。”
  
      “啊?真的?你真打不过我?”骆奔流一副狐疑的看着我。
  
      “那当然,要不这样吧,我找个今天状态好的跟你比比?”我点了点头,然后扫了一眼周围,正巧得很,陈亦仙不知道在忙什么事,正从大殿那走出来,我当即说道:“亦仙,骆道友剑法通神,想找人切磋一下,你能不能代劳下?”
  
      陈亦仙眼前一亮,不过骆奔流却猛地摇头,说道:“我只找厉害的切磋,夏兄弟何必埋汰我不如女子?我长那么大,只服我师姐一个女的,其他女子,剑法……呵呵。”
  
      结果骆奔流这一说,嗜剑如命,又刚晋级应劫期不久,正愁哪里找个相应对手的陈亦仙顿时就炸毛了,不过这么多年过去,陈亦仙在女子军团早就同化了,说话也不再是那直来直往,她很快冷冷笑道:“你不想输给第二个女子的想法也对,免得说出去在联盟混不下去。”
  
      “你敢小看我骆奔流?”骆奔流顿时给这一激来了火气,上下一看陈亦仙此刻还背着太仙剑,忽然反笑起来:“也好,倒要试试你的厉害!”
  
      陈亦仙看了我一眼,当然是问我可否一战,我当然是点点头,这段时间陈亦仙的剑法是否生锈,我无处验证,眼下正好是个机会,毕竟在骆凤直的隐喻里,这骆奔流实力是相当强的。
  
      这莫名其妙的一战,就这么开始了,为了防止设施不全的基础给破坏,两人约定了在裂天魟上空决战,而剑仙斗剑向来是最受欢迎的表演,这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南仙阁、沧云门、以及妖修们都聚集了过来,要看这一场应劫期剑仙之间的大战。
  
      为了不伤和气,我作为裁判,当然做了一些准备,比如点到为止,比如胜者败者都会获得一模一样的一件宝物等等,这样一来,双方也不会将这次战斗当成是生死战名誉之间的战斗了,只能当成表演罢了。
  
      这场战斗,毫无疑问也把骆樱神和骆凤直给引来了,这骆奔流免不了又给自己师姐呵斥了几句,不过这骆凤直却反过来一阵的兴奋叫好,一副给弟子打气的样子。
  
      “师父,你说咱们的小师父能赢么?”一旁的少梓狐疑的问我,陈亦仙也是很多弟子的师父,少梓作为我的第一关门弟子,拜师多得跟牛毛似的,如今实力进境很大,算是我之后杂修第一人了。
  
      我笑了笑,说道:“不知道,看下去就知道了。”
  
      香菱也在一旁认真的看着,她的身后还有言千彩、夏言青竹等少一辈的弟子。
  
      李断月也很难得的出关了,看着这一幕,似乎也有些跃跃欲试,这里面还包括刘筱妙等女剑仙,对这场战斗十分的重视。
  
      我看了一眼周遭,连言师兄都来了,远远的和我打了个招呼,就闭目养神等待战火点燃。
  
      “夏兄弟,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很厉害呢?一会我把她打哭了咋办?我会不会给群殴呀?”骆奔流一副担心的样子,但语气却非常大,要不是我知道他大大咧咧的喜欢揣着明白说大话,估计都要给笑喷了。
  
      旁边的一群仙家顿时都笑了起来,南仙阁一个个都觉得天南剑仙,以南仙阁为最,毕竟有骆凤直和骆樱神打底,因而笑容当然是意气风发。
  
      而天一道的成员,当然一个个都是冷笑,因为大家都知道陈亦仙的实力,那剑法可是直追创道师祖去的,一会儿要出点什么事,大家肯定都不会奇怪。
  
      只有沧云门和妖族诸仙不知其中关窍,笑得最纯净无暇,却不知道里面已经风起云涌,随时要上演跌宕起伏的剑战!
  
      “好,开……”我本来还想认真的做个裁判,但还没叫完第一句,唪的一下,陈亦仙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一跃到了骆奔流的头顶!
  
      这飘飘欲仙的姿态,飒爽万分,出剑之威,天地皆为之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