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八十五章:剑南

  
      第三千八十五章:剑南
  
      骆奔流也给突然攻来这一剑吓了一跳,估计在他心目中,天一道只有我擅长用剑,然而却不知道我手底下剑仙如云,一个个都各有特色,如过海八仙神通不同!
  
      嘭!
  
      骆奔流瞬间给击飞数丈距离,这一剑打得他也有些愣住了,不过他手中那把剑仍然没有丝毫的裂纹,如果换成了别的剑,怕是这么猛烈的攻击,早就磕开了口子!
  
      不过这一剑之下,陈亦仙却并非什么都没做,她的纳灵法已经在瞬息之间吸纳了,而骆奔流诧异,也是因为给纳灵法吸收了不少的力量!这让他一愣之后,双目很快沉了下来!
  
      对于一个整天插科打诨的人而言,能变得如此认真,那只有危机到自己生命之时!
  
      而我看向了骆凤直,他也诧异的微微张口,似乎对陈亦仙的剑法十分惊奇!
  
      陈亦仙却没有停止身形,纤细的手指快速的掐咒,而樱红的唇中已仓促了剑歌:“须臾之上云萧萧,覆去天地银河消,一息追风如蹑电,数道神剑霸天桥!太仙道!追风神剑!”
  
      唪!须臾,陈亦仙浑身上下的纳灵法竟炸了开来,能量强烈的释放,让周围瞬间陷入了一片茫然,大家难以看穿里面的情况,只能看到陈亦仙瞬间化成光影,直接如一息之间追风摄电的激光,朝着骆奔流冲去!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是用纳灵法爆发产生的恐怖能量,一瞬间爆发在自己身边,随即让自己获得超乎想象之外的力量,据而以剑法来决定胜负!
  
      “浮生少小欲倾天,心高剑却参云下,而今欲老时从群,怎知飞剑又绕林!南仙道!剑来剑去!”不过以快打快,骆奔流似乎并不担忧,只是声音一沉,也跟着唱起剑歌来,他的声音已经不再是之前跟大孩子一样的灵动,而是带着一种诡异的沧桑感,看着更像是活了千年的老怪一般!
  
      同样也是快剑!
  
      嘭!嘭嘭!陈亦仙的追风霸剑速度极快,每一剑轰下去,空间顿时炸裂,如同砧板放在地上,凭空给人用钝刀砸上一刀似的,不但切开,还炸裂分出几条裂缝,剑速快如追电,霸气凛然!
  
      而骆奔流念咒之时同样剑闪频频,光影飘动,证明他也在快速的移动之中,毕竟在剑光对轰之时,大家对每一剑的耐受力都有极限,这种快剑即便一剑不会立即危及生命,但若是给一剑打成僵直的状态,那接下来十剑百剑就会接踵而至,让你瞬间败下阵来,所以剑招追撞,不容有半点闪失!
  
      剑锋闪烁之下,观战者越退越远,每一个剑仙眼中,我都能看到他们的认真,这样的巅峰对决并不容易看到,因为有时候一战之下,双方可能还要有人受伤!
  
      不出一会,两人的剑招用老,全都额上微汗飘到了一边,毕竟剑歌极耗费元气,如果不是专门修炼存储元气的剑仙,七字剑歌也用不了几次。
  
      骆奔流身上此时元力亏空不少,衣袖和裙摆下剑气划破的也同样好些,不过他仍淡淡一笑,说道:“不愧是夏兄弟推举出来和我一战的高手,恐怕夏兄弟之下,就数你用剑排名最高了吧?”
  
      然而他这话,倒是让天一道好几个人微微笑出声来,因为陈亦仙即便整体实力很强,但剑法却并非我之下而无人可敌,如言师兄、百里诀、陈太仙等,都是剑中高手,只不过一部分来了古神界,个别还得在下面守界罢了。
  
      反观陈亦仙那边,她浑身上下再度充斥了纳灵法的力量,她对于别人力量的吸附几乎是本能的,这也是多年来本身脉络全为纳灵法重铸后的结果,即便我再怎么去改变,再怎么根种先天魔气消弭魔气,也无法改变这定式。
  
      果然,陈亦仙在一次剑歌之后,魔化的气息瞬间膨胀起来,双目中带着一丝的血红,毫无疑问她是把力量再次引向巅峰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最该做的事,就是阻止她因剑而入魔,因为后遗症终究会让她变得更加的暴躁。
  
      但现在才阻止,明显有些太迟了,在决斗之中,绝对不能轻易去干扰一个剑者,只能是后面再来挽救了。
  
      “天池夜凉初识殃,血海飘香戮影残,使将人皮作鼓瑟,共奏怒声问剑寒!太仙道!怒剑狂崩!”
  
      然而,出乎我预料的是,这一次的怒剑狂崩,却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同!陈亦仙这次没有将身体如弓紧绷,而是一脚往前半步,身姿却妙曼挺直了,连剑都只是举起举起的动作!
  
      不过,剑尖上直至脚底,身体每一寸地方的气魄,却丝毫不亚于当年和我一战之时爆发而出的萧杀!
  
      看来我不在她身边太久,竟不知道她已经和以前的剑奴不同了,在漂亮的女子和剑奴之间有了完美的平衡!
  
      “奔流……”骆凤直叫了一声,随后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了句什么,这话顿时像是用刺扎中骆奔流,让他这时候双目闪过了认真的光芒,并将手上的剑很快就换到了另一只手上!
  
      骆凤直的眼光如何,已经毫无疑问了,而我看着这一幕,就知道刚才他话里面的意思,这是让自己弟子别放水呢!
  
      骆奔流另一只手持剑后,整个人的姿态也为之一变,原来胡须拉茬,随性妄为的姿势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风度翩翩的笔直站姿,恍若是换了个人似的!而他嘴里倾吐的字句,也抑扬顿挫,和之前的沧桑又是不同!
  
      “龙龟山中藏山水,渔樵画卷有九道,长空莫唱青锋仙,朝云自古剑卧南!南仙道!剑仙在南!”骆奔流剑歌唱罢,气息顿时快速的流失,一丝不剩的全都集中到了剑上,剑中如有日月乾坤,一时间幻彩莫名,让人见之思之,想法竟不由得沉浸了下去,简直是一种凝聚剑气的恐怖剑法!
  
      由一段时间和骆凤直的接触,就知道这老头看似疯疯癫癫,行事率性而为,但实际上目光毒辣,因此怎么可能找弟子会看走眼?而如今也确实证明,弟子之一的骆樱神剑法拔群,有天南第一女剑仙之称,而第二弟子骆奔流同样不弱,特别是这一剑,已经说明了他性格单纯或许是出生时侧重比偏了,可能全都放在了用剑的天赋上了。
  
      当然,陈亦仙也不甘示弱,在纳灵法的爆发下,身边如血海飘香,瞬间如打碎墨砚泼得地上到处都是,而她高举的剑却在快速的凝聚剑力,让原来的血气很快全都聚集在了剑上!
  
      太仙剑为当年太仙道遗下的传道宝剑,经过无数的祭炼,已经有不亚于真仙剑胚的强度,所以承受她的剑气凝聚并无太大问题,所以双方这一次都打算用大威力的剑招分出胜负!
  
      剑气对轰,滚起的云气浪潮磅礴如海浪,大家迫不得已又再度退后,而后骆奔流的剑光随后飞旋如龙卷,卷得天空竟如陷入地狱景象一般!切割出了成片的空间裂缝!
  
      “好!不愧是老夫的弟子!”骆凤直大声叫好,一副自家弟子更胜一筹的表情。
  
      但很快,陈亦仙的剑法如一轮海上的红日,在撞击海面的时候,顿时炸起了无数的剑气,这是凝聚怒剑狂崩后的超级炸弹体,声势远比骆奔流那一剑富有视觉冲击!
  
      “虽然剑歌未完,但这一战点到为止,所以如今看来是亦仙赢了。”我微微一笑,因为我也同样看到陈亦仙虽然也受击被剑锋刮蹭,但却无伤大雅,只不过元气再也保持不住掉了一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