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八十六章:归心

  
  “啊?”骆凤直听罢,刚才的兴奋一扫而空,换来的是拉长了的脸。
  云气散去,骆奔流一身狼狈的出现,这是不得不避开锋芒的架势,不过想要继续酣战的他,仍然准备要应对接下来的战斗,陈亦仙也出现在了空中,不过这一次她的姿态明显比对手要安逸得多,双目中带着还要不要战的荣耀。
  “师父!这一次,弟子要出全力了!”骆奔流大声说道,随后看向了骆樱神:“师姐!我要借你宝剑一用!”
  果然是双剑流,我心中暗道,这骆奔流继承了骆凤直的剑法,不过却没有配备双剑,眼下想要把好点能承受自己实力的剑,自然是借一把相当的好些。
  只不过骆樱神却微微蹙起了眉,说道:“你输了。”
  “哎!师姐,你就算是准备嫁到夏兄弟那儿,但也不能偏心吧?我这还没出尽全力呢!”骆奔流惊诧的问道。
  “哦嚯!你这果然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骆凤直也果断跟着自己小徒弟起哄了,结果骆樱神听了月眉已经扬了起来,怒道:“你俩住口!打不过就打不过,没什么好丢人的,但打不过还要继续,也不怕再输了面子更守不住!?”
  “我这不是没出全力么?”骆奔流有些为难道。
  “你自己看看,陈道友又何尝出了全力?”骆樱神显然不会让这师徒俩继续丢脸耍赖。
  “不行不行!我不出全力,怎么能算输了?”骆奔流有些不高兴了,而骆凤直承袭一贯态度,开了一眼大家,说道:“大家应该也想继续看下去吧?这就分了胜负,谁乐意呀?剑我借给弟子就是了!”
  说罢,骆凤直就把并蒂花召唤而出,这两把殷红的双剑在仙岛一战中可谓赚足眼球,一战之下除了东佛不念和少数那几个,基本没人能挡它锋芒。
  这师父都如此,弟子就更不用说了,骆奔流看到那两把剑,眼睛都指了,顿时高兴无比的伸手接剑。
  两把剑到手,简单的刻入自己的脉络后,也就能够暂时发挥它们的实力了,至少现在的骆奔流,大有种双剑在手,天下我有的气概。
  骆樱神看了我一眼还打算制止两个胡闹的师徒,我却摇头制止了,因为我同样看到了陈亦仙的强大战意,她对于完整一战的需求,其实更甚于其他人。
  “这一剑,后会无期!”有了双剑后,骆奔流显得更加的自信,双手做出了一套预设的花哨动作,随后眉间一沉,顿时念出了咒语:“枯云渺去几何时,倏尔哀愁也悲切,言莫累累剑华月,九天九地再无期!南仙道!后会无期!”
  确实不说其他,光是这一剑歌的沉着唱声,就能够看出他的师承渊源,而剑歌带出的绵绵剑境,也不是一般仙家可比,但最让我惊诧的是,他的剑境里,似乎还带着另外一种异于寻常剑歌的剑法!
  这就好比像是用两把剑,舞出如无限天剑一样的剑势,使得整套剑歌变得更是密不透风,宛若磐石!
  浩大的声势,让所有观战者都惊讶于骆奔流表现出的实力,而其中最为惊讶的却还是南仙阁自家的人,这位道友向来人畜无害,平素就跟软绵绵无力的毛虫而已,只不过如今一炸毛,竟暴露出如此恐怖的实力!如果对手换成他们,怕是没有人愿意接战的!
  这一剑,把‘九天九地再无期’的气势,完全的表达了出来!
  当然,陈亦仙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所经历的一切宛如是一场噩梦,如今才换来了此时的生活,而即便现在还是颠沛流离,即便危险重重,可怎么都无法和当年自己化身剑奴相比?
  所以看到对方的剑势惊人,她恍若未觉,反倒是露出了洒然的一笑,随后半步踏出,剑法姗姗来迟!
  “曾送仙缘携晚晖,拂去江风乱轻衣,清流孤剑已西去,归雁一行却北飞!太仙道!归心似剑!”陈亦仙清哮一声,随后轰的一下,纳灵法再度爆发,随后只见光影一闪,瞬间竟直冲骆奔流,这匪夷所思的速度和爆发力,几乎等同于亡命一剑了,因为所去的路线上,到处都是剑光,到处都是剑气,即便护罩再多强大,护身剑气再磅礴,也会因为速度过快而没办法进行全面的防御!
  由此一来,消耗的元气也将会是巨量的,因为要不间断的将护罩开启到最大限度,并且承受自己剑锋覆盖不到范围的部位损耗!
  毫无疑问,我能感觉到陈亦仙的元气,几乎是须臾间就清空了,并且快速掉到了危险的程度!
  这么恐怖的消耗元力方法,至今为止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当然,她带来的恐怖力量体现,也在一刹那间,将胜负完完整整的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好一招归心似剑!”眼前这一幕,让我倒抽一口冷气,这确实是只属于陈亦仙自己的剑法,一招制敌!没有半点取巧的杀伤!
  看着身上已经到处都是剑痕,而心脏位置,几乎差点是一剑洞穿,就算骆奔流再如何单纯无赖,也知道是对方有意没有实打实击中靶心,挫败感,让骆奔流瞬间懵了。
  陈亦仙一直以纳灵法来节省自己的实力,到了第三剑的时候,她至少还剩下六七成的元气,但一下子全都爆发清空,这样一剑,我甚至也在想象着如果是我自己,该如何去抵挡这一剑,因为它太快,太过直接!而冲击的力量,几乎可以说是所向披靡的!因为我发现那把太仙剑也几乎承受不住这么大力量的残余,正极速的震荡着!
  陈亦仙也需要一把好剑!这就是我接下来的想法,而寻找神道的脚步,肯定是要加快了,至少在天南大乱平息之后,就得去寻找这棵神树的所在。
  “我……败了……”骆奔流极度不甘心的说道,而这时候,天一道的女子军团却也响起了一片的欢呼,去迎接陈亦仙得胜而归!
  显而易见,这招归心似剑一定是和女子军团的成员有关,因为人只有失去过一切,才知道如今得来不易的幸福,陈亦仙也想要守护自己的‘家庭’,她的家庭,就是女子军团的所有成员,所以她为了守护这一切,会愿意以自己的生命来博取!
  “你打得很好。”最靠近陈亦仙的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却淡淡的一笑,一晃之间倒入了我的怀中。
  我正是知道她是耗尽了力量才如此,所以轻轻的将她揽住,直至女子军团的成员们到来,才把她交给了赵茜她们。
  “你仍然很强,足够当我的对手了。”我笑了笑,看向了还在呢喃胜负的骆奔流,骆奔流倒是单纯性子,顿时眼前一亮,说道:“那我们打一场?”
  “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改天吧,现在你连站都站不稳呢。”我笑着看他还在努力恢复,心下是摇头,以后可就多了个麻烦的单纯道友了。
  “好好好!这可是你说的,我只要打败了你,可算是比那姑娘厉害了?”骆奔流说道。
  “当然,不过我想比较难一些。”我说道,骆奔流嘿嘿一笑:“我不信,我已经学会了这姑娘的剑招!”
  “哈哈……”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鼓励的表情,这骆奔流却以为我承认了,窃喜不已。
  战斗结束后,当然是各回各家,当然,天一道有如此的剑修实力,确实让沧云门和妖修、南仙阁都服气了,毕竟这场战斗我也是冲着让陈亦仙稳定军心去的,如果她输了,我可就不好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