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八十八章:娃娃

  
  “我一向对别家仙盟内政不太感兴趣,所以对中部仙盟指指点点的事情并无兴趣,然而,如果贵盟打算单干,觉得中部仙盟一家就能胜任对抗整个巫妖两族,那就别怪在下现在就离开此地,自寻志同道合者一同抵抗巫妖两族了。”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夏一天,你想要孤立我们中部仙盟?”那中年男子怒道,他身边两位伙伴也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
  “说到孤立,我看阁下口口声声说中部仙盟,是打算自己孤立自己吧?我天一道联盟如今麾下有天一道仙盟,南仙阁仙盟,沧云门仙盟,可不是自己一个仙盟,做事也向来是以群体利益为准,若是阁下只是代表自己仙盟做自己的事情,那在下找寻其他能对天南乱局有所助力的仙盟,有何不可?”我冷静的说道。
  那男子顿时哑口无言起来,看向了两位伙伴后,似乎嘴里一动,就开始联络起了背后让他们找茬的存在。
  果然,只是两个眨眼的时间,一个老者已经嗖一下出现在了我面前,拱手大笑道:“原来是夏道友来了,老夫责小徒在此看门,却未曾想得罪了夏道友,实在是抱歉,来来来,请随老夫前往大殿一叙,如何?”
  “呵呵,唤之则去,呼之则来,你中部仙盟总不会把我们天一道联盟当成打杂的吧?”我上下打量了一眼对方,看着倒是面熟,发现在仙岛之战中,对方似乎也在的样子,只不过最后虚体返回罢了,现在看来又精神了,这中部仙盟果然是资源丰厚,不是一般小地方能比。
  “哈哈……夏道友那是说笑了,老夫绝无此意,我这劣徒实在是招待不周,稍后老夫一定亲自处罚,以儆效尤。”老道许雁龙大笑说道,随后瞪了刚才那中年男子一眼,随后才对我满怀笑意的往大殿而去。
  我也不打算揪着这些小事不放,毕竟这也是某些势利小人的想法,不代表中部仙盟一个个都是这样,眼下天南局势紧张,绝对不能以自己的一时愤怒而坏了联盟的大计。
  巫妖两族和东海邪仙一起携手成拳,如果因自己一念而分散了联盟,导致了天南一役大败给占领,那往后可是给后来者戳着脊梁骨骂娘的,所以在这上面,我还是要小心翼翼的。
  当然,让我一个人进去找那剑姑婆,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天一道联盟不是我一个人的,穆浅浅和骆樱神当然也要带进去,所以我们三人很快前往了宝船上面。
  这巨大的宝船体势巍然,巨无与敌,在五大世界当然不算什么,但在古神界中相对其他仙盟的大小,已经是庞然大物了,里面到处都是阁楼和住地,堪比一个小小的神仙城,至少住上几百号的神仙都不成问题。
  许雁龙带着我们飞到了最高那一处宽敞恢宏的空中宝殿后,就说要去请叶箐瑛而率先离开了,我们三人就只能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安静等待。
  大殿盘龙柱一根根都几人合抱不过来,可见宝殿整体的巨大,只不过如今一个仙家都没有,着实冷冰不少,我也不能干等着,就联络了叶孤玄什么的,结果叶孤玄说自己并不在宝船上,而是和君亦烁又是前往了南部仙盟。
  其实叶孤玄倒也不是很难沟通,上次仙岛之战后,大家互为伙伴,都给与了对方足够的信任,虽然之后不再联络,但相信也不会不卖面子。
  结果从联络了叶孤玄开始,我和骆樱神、穆浅浅足足在空荡荡的大殿里等了三个多小时,即便在仙修修炼中这几个小时不算什么,不过毕竟大家都是仙盟盟主,总不能一方耍大牌,其他人就该等着吧?
  骆樱神是个很有耐心的女子,杵在那儿一动不动,不过穆浅浅却渐渐有了点火气,说道:“实在太过分了,天哥,我们走吧,这么等下去,恐怕今夜对方都不会来,看来中部仙盟并无待客之道!”
  “再等等吧,主人如何,那是主人的事情,我们是客人,做好客人本分便是,兴许是叶前辈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我平静的说道。
  穆浅浅看我都如此克制,自己也不好再发牢骚,只能是干等着。
  随着时间推移,很快又是两三个小时过去,如此一来,算上时间怎么说也已经是晚上了,这再等下去,怕还就过夜了,这时候穆浅浅已经很是不耐了,连骆樱神眉间都不经意的有了紧迫感。
  我当即想要走出殿外,看看还有谁人在的,可以是传令一声,或者交代明日再来什么的,结果船外空无一人,如果走出去远了,怕还给中部仙盟诟病我到处乱跑,那可就有理没处说了,所以想了想,除了等待似乎还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等了那么久再回去,这叶箐瑛后脚就来了,那更是麻烦。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穆浅浅已然忍到了极限,怒道:“如此独行专横,谁人能受得了她?天哥,走吧,我们自己去联络其他的仙盟,和西方教结盟一起赶走巫妖两族,赶走东海截教就是了,犯不着和一个没礼貌的人结盟!”
  我心中其实也已经有些无名火起,毕竟无论是谁,如果有结盟之心,也不至于怠慢同盟伙伴,如何轻怠之下,以后合作起来多难以维系。
  “呵呵,沧云门之前和东海截教有所勾结,老身还有所不信,毕竟当年莫沧云还有那么点坚持,但照今日新掌门这种耐心看来,老身就算是不信,也很困难了。”一个声音,突兀的在宝殿的空间中回荡起来,旋即在我们将目光定格在大殿深处的时候,那人影缓缓的从殿内内部走出来。
  穆浅浅自然是尴尬无比,不过却同样也难忍气愤,说道:“你让我们等到了深夜,却将这责任归咎于我的耐心,是否有点太过自我了?而你有错在先,却纠错我们在后,如此前后不分,又怎么能让我们服气?”
  “老身,不用你来服气!”那黑暗的影子渐渐的清晰起来,双目中带着一抹萧杀,长相却不过三十多岁的女子,很快出现了我们面前,并且忽然有股力量猛然加速,一瞬间朝着穆浅浅袭来!
  我心知穆浅浅不妙,顿时瞬息出剑,骆樱神是应劫期,速度比我更快,猛然朝着叶箐瑛靠近!
  唪!一阵剧烈的风响,我只觉得剑上的元气消失不见,竟是给吸收了个精光,甚至连我身上的元气也突然丢失了一大截,并且正在快速的流逝!
  好在我这一挡,穆浅浅获得了充裕的逃离时间急忙退出了大殿,而骆樱神也没有给对方的纳灵法继续发挥效果,从中截断了对方!
  “骆凤直都不敢直面我,你这娃娃,哪来的胆子!”叶箐瑛冷喝一声,随后忽然快速避开了骆樱神的攻击,旋即出现在了对方身后,又同时用纳灵法一吸,随后再此次一送!
  轰隆!
  一声巨响,骆樱神整个人都冲飞而出,撞在了一根柱子上!直接深深的印入了柱子中!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叶箐瑛对于纳灵法的运用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这种凝练有形的收放方法,收放自如,千变万化!
  骆樱神没有拿稳剑,哐当一声让剑直接落在了地上,而她则很快喷出了一口血!
  穆浅浅愤恨无比,立即拿出了六神旗,准备封住这叶箐瑛接下来的动作,而这时候,我已经浑身凝聚天一御法,拦在了她跟前:“都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