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八十九章:威服
    第三千八十九章:威服
  
      穆浅浅虽然给我提醒,但眼下大家都深处危险的漩涡里,她又怎么可能就此离开,所以还打算要说点什么,不过骆樱神很快也说了个‘走’字,才让穆浅浅决定了下来,并很快朝着外围飞去。
  
      骆樱神看到穆浅浅走后,看了一眼我,我双目眯了下来,看向了叶箐瑛,随后也传音让骆樱神离开,毕竟刚才那一击,足够让骆樱神变成虚体了,因为就算是再低层次的纳灵法,如果实打实打到身上,都不会是只吐一口血的结果。
  
      显然,是叶箐瑛不想太拂了骆凤直的颜面的教训一下后辈,毕竟都是同辈仙家,打杀了可就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大战了,而她要杀穆浅浅,恐怕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我知道叶箐瑛的想法,因为纳灵法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即便是有化解的功法搭配使用,不过自己的脑子里始终仿佛有个不一样的自己,杀伐之心也会前所未有的强大起来,要杀掉异己仿佛就成为迫切的需求了。
  
      就好像人饿了要吃东西一样,纳灵法同样也会抑制不住自己的魔性!
  
      猛然间,叶箐瑛又快速的朝穆浅浅疾飞,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天眼凝聚捕捉她连贯的动作,旋即瞬间就拦在了穆浅浅的身前,并且劫天神剑再度挥出,拦在了叶箐瑛的面前!
  
      “前辈何必跟自己的晚辈一般见识?”我面露不快的说道。
  
      “让开!”叶箐瑛双目暴露出了邪光,丝毫没有掩饰的意图,瞬间抓出了一把黑红色的玄色剑,猛然和我的劫天神剑撞击在了一起。
  
      砰!砰砰!
  
      来回三次对撞,我浑身的元力恍若是自己挥发的一般,瞬间掉了两三成,这还是以纳灵法对抗后的结果,如果是别人,怕现在早就给她吸成人干了!但即便还有的打,但继续下去肯定对我不利!而且让她这样下去,恐怕整个联盟都能不攻自破,战斗也会让敌人、朋友们知晓,以后再联合一起的可能就没有了。
  
      “前辈,还请大局为重!之前东海截教杀死了沧云道友后,指派了个叫做薛术棋的大长老取而代之,这才让沧云门掌舵混乱,一时深受东海截教迷惑,而自穆浅浅穆道友之后,沧云门如今已经回到了天南的怀抱,成为了天一道联盟的一份子!如今前辈再旧事重提,是否不妥!?”我一剑逼退了她,结果这让她的战意更为嚣张,再度瞬间撞了上来!
  
      而且这一次,力量爆发之强,全都击中在了这把玄色长剑上,直接把我撞得飞了出去,甚至可以说这几次攻击,全都是我在给她逼退的过程!
  
      东佛不念虽然很强,但那是魔化归元法的威慑力和业**神通术,杀伐经交相配合带来的冲击,和叶箐瑛的纳灵法想比,对我的危险始终还是缺了那么点前度。
  
      这叶箐瑛被人背后称为魔剑姑婆,还真没有叫错,这人性格不但对谁都如同长辈,剑法也相当的霸道疯魔,似乎除了前进,根本不需要后退一般!
  
      “我要做的决定,需要你这小辈来提点?”似乎给我激发了体内的魔性,叶箐瑛根本不打算继续和我谈判,她体外吸收的元气浓度已经相当的高了,现在随时释放,都可能给宝船打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不稳定的炸弹!
  
      这就是我对她的第一次评价,甚至觉得这样的存在,比当年禁奴于五大世界来说,更是危险,也不知道她这些年到底在中部仙盟怎么过的!
  
      是给封印住了,还是进行了沉睡闭关?否则这么久不出事,也不太正常吧?
  
      “老祖!”许雁龙似乎发现了叶箐瑛怒火爆发,连忙从远处飞了过来,当然想要劝劝她。
  
      而除了许雁龙,还有不少的仙家也陆续出现,他们当然也不想宝船在这场战斗中给直接轰飞,这还要住人呢,况且谁在宝船里不藏了点宝贝,给毁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回收呢!
  
      叶箐瑛看到这么多仙家朝着她飞过来,猩红的双目,竟开始逐渐有了褪色,看来她虽然凶戾,但却并非是疯了,恐怕内里还有些什么古怪的原因存在。
  
      修炼纳灵法上千年,能够做到这点我都觉得可怕,毕竟纵观六神天,当年还有个修炼纳灵法超过千年的,那就是魔神界的魔尊了,但他基本上就是疯子,连刁蛮的荆小蛮对他都是又惊又怕,可想而至当时他癫狂到了什么地步了。
  
      而且这魔尊还不过是修炼到了第三层!现在这叶箐瑛表现出来的纳灵法,不是第五层,那也有四层了,因为除了连我都抵挡不住她的吸收,甚至连脉络都隐隐在她的吸收下变得衰弱下来,这正是第四层的典型特征!
  
      当然,吸收力也是因人而异的,修炼过纳灵法的终究会耐受好些,如果换成第二脉络,或许免疫这吸收也没问题,当然,用第二脉络就得考虑魔剑硬度不达标,以及自己不是应劫期的问题了。
  
      “大姐!”不止是许雁龙,还有一个样貌英俊的中年男子从底下飞了上来。
  
      “箐昱,你怎么出来了?”叶箐瑛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双目中带着一丝的关切。
  
      “感应到大姐你生气,便匆匆赶来,怎么了?是谁惹了大姐了?”这中年男子有龙章凤姿之态,双目也和叶孤玄有相识之处,看来不是她的父亲,至少也得是叔辈的亲戚了。
  
      给这么一问,叶箐瑛双目又闪过了一抹凶光,旋即看向了骆樱神和已经不见了踪影的穆浅浅离去方向,冷冷说道:“一些让我感到愤怒的无知小辈而已!”
  
      “大姐你别生气了,这些小辈不懂礼数,不值得你动怒,你刚刚出关不久时,还是多修养身体,恢复到巅峰之时才应该。”叶箐昱关切的说着,随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道:“这位是?”
  
      “这位是夏一天夏盟主。”许雁龙连忙说道。
  
      “原来是夏盟主,幸会。”叶箐昱双目微眯的看了我一眼,我剑不离手,但还是拱手见礼:“有幸见过叶前辈了。”
  
      “呵呵,我叶箐昱名不见经传,谈何有幸?夏盟主实在是个妙人,平时都是这么说话的么?”叶箐昱讽刺的说道,似乎对我有所敌意。
  
      “倒也不是,因人而异罢了。”我历经不知多少风雨,对这类讽刺早就习以为常,打太极推手,谁不会?
  
      叶箐瑛也因此看向了我,眼中露出了一抹讥讽:“什么盟主不盟主,带着一群废物,这盟主不当也罢!正是有这群废物在,天南才会给巫妖所困,东方念这小子,才敢骑在神州大陆头上作威作福!”
  
      我心中倒吸一口寒气,这叶箐瑛口气确实不小,连东佛不念都直呼小子,把天下仙修都当成了废物,不过照她的实力来说,敢这么说,也不是没有根据。
  
      可现在如果叶箐瑛还是这个样子,那联盟的谈判就没法子继续下去了,因为她就是疯的!
  
      “大姐,倒也不能这么说,你看那东方念,不也纠来了巫妖两族当炮灰么?”叶箐昱森然一笑。
  
      叶箐瑛没有接过话茬,而是看向了我,说道:“你找老身,打算如何对付东方念,如何对付巫妖两族?”
  
      听她这么忽然一问,我一下就给打乱了心中的步骤,这叶箐瑛看来疯魔症不轻,疯起来自己刹不住脚,但正常起来也让人又难以琢磨她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