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九十三章:药泥
    第三千九十三章:药泥
  
      就这样,天南三大门派也算是收拢起来了,而第二天的时候,叶家也发来了前进的信号,裂天魟载着天南的所有门派,开始往南部进发,而叶家除了那望天吼拉着宝船外,南部仙盟的金银天龙鱼也满载仙家,和天西仙盟的一直巨大的飞禽一起,以左右翼的态势跟着宝船南下,声势可谓是浩浩荡荡!
  
      叶家不止是有望天吼,还有两只巨大无匹的神兽跟在后面护卫宝船,这俩神兽身上也驮扶门派,可见老牌门派,底蕴极强,绝对不是一般仙盟可比。
  
      这一路上,天一道因为有紫衣在,所以一直元气充沛,不但滋养了裂天魟,也同样惠及了其他三个仙盟,大家显然都在努力的备战,当然,天一道在这段时间里也有不少的仙家频频突破,而突破者多是和资源的多寡有关,好比是女子军团,除了赵茜和陈亦仙、云冰心等第一梯队早早突破应劫外,接下来惜君、宋婉仪、龙玥、肆小仙、全婵妤、商宛秋、端木尧等第二梯队也相聚应劫成功,并且开始进入稳固期,这段时间里,天一道实力当然大涨一截。
  
      而到了路程行进一半的时候,更多的天一道精英应劫了,包括茹雪凝、韩瑶、令狐少梓、黄香菱、敖霜、苗小狸、秦蓉雪、阮秋水、辛什年、小娇、刘筱妙、云清、韩瑶、荆小蛮、李念君、竺道荷、竺道蕴等都进入了应劫期,这应该得益于仙岛之行带回来的一大堆宝物,以及韩珊珊的努力,让天一道在大战之前,主力成员都能够冲破爆发应劫成功。
  
      我看着赵合给我的一枚狗屎一样的黄橙橙一坨丹泥,犹豫了下,问道:“没毒?”
  
      “妈的,你这是信不过兄弟呀!”赵合气得瞪了我一眼,看我犹豫,说道:“最近你闭关,才来得及给你不是?他们全靠吃了这些闭关,破关出来,全都应劫了!你不嫌弃就赶紧糊一口!”
  
      “怪恶心的,你不会给其他人吃的是丹药,给我吃的是这一坨东西吧?我知道,最近没让你出来浪荡,是我不好,但你可不能就这么就心存歹意害我吧?我身上还挂着大家的小命呢。”我又看了一眼这坨泥,然后又看了一眼门外:“李庆和他们都没见人,通常这时候,肯定是在外面等看我笑话吧?”
  
      “我说一天,你这样我可就不理你了,好心当成驴肝肺呀!”赵合哭笑不得,拿着这药砵又搅了搅,这里面的浓稠丹泥味道呛人无比,看着怪恶心的,想想赵合那一脉曾经的过往,简直是重现了地球时的氛围。
  
      但最近我确实是进阶应劫期困难,所以改去修炼第二脉络了,这才冲破了六重天的关口,还没达到可实战的程度,眼下如果能应劫,确实能解燃眉之急!
  
      所以忍着恶臭,我拿出了手指,打算撩上一些放嘴里试试,结果赵合毫不犹豫立即拍开了我的手,说道:“这东西,腐蚀性很强,护身罡罩什么的都没用,所以吃一点,你就不会想吃第二口了,建议别尝鲜,闭着眼睛直接糊几口连续进去,如果能糊完这药砵里的,你要不进应劫期,我赵合以后也不炼药了!”
  
      “这么厉害?”我上下打量,看起来是毒药无疑,否则哪有那么臭,只是吃了不死人,但也能恶心好一阵,我想了想,叫道:“清雅!把道荷和陌尘叫来。”
  
      “妈呀!一天,你果然还是信不过我!”赵合顿时一把拎起了我,这小子现在瘦成竹竿了,但骨架还是一样的大块,而且对他我也不设防,倒是有些玩闹的意思在里面,所以也由着他了。
  
      胡清雅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显然也联络了孙陌尘和竺道荷了。
  
      我哭笑看着这药砵,说道:“这什么丹泥,真能进应劫期?”
  
      “应该吧,不过效果比较刺激,我看其他人吃过后闭关,周围散发的气味都很浓烈,好比云清她们这些有洁癖的,创造出了这么恶臭的气氛,都觉得没脸见人了,原来应劫怎么都应该炫耀一下,可现在都躲着人呢。”胡清雅说道。
  
      “有效?”我看着赵合问道。
  
      赵合哼哼一声,说道:“那是自然!”
  
      我犹豫了下,说道:“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不吃?”
  
      赵合哭笑不得,说道:“我都没九劫,我吃了要死人的!”
  
      “哦……李庆和他们呢?”我又狐疑问道,赵合连忙说道:“都吃药闭关去了!大家都等着应劫呢,哪像你闭关到现在还是九劫!”
  
      “那这药叫啥?”我看着这药毒性颇烈,连护罩都隔绝不了,肯定是直接伐体冲击脉络之物,所以心中也信了大半,不过本着损友心态,多少还是问清楚一些,别又给忽悠了。
  
      不一会,已经晋级应劫期的竺道荷和孙陌尘都来了。
  
      孙陌尘毕竟没有经过五大世界洗礼,冲击应劫期是不可能的,大家都是传道脉络足够扎实了,这才水到渠成,所以凡事都是有因果关系的。
  
      “你怎么蒙着脸呢?”我看了一眼竺道荷说道,确实认真一嗅,还闻到她身上散发一股臭味,这味道有点难以形容,确实,如果是以前,竺道荷浑身都是花香四溢的,如今却臭成这样,可怎么见人?
  
      “我……不敢见人了。”竺道荷看我在嗅她,有些愤愤然的老实说道。
  
      孙陌尘也不敢发笑,只是解释道:“天一道总坛周围人多……”
  
      “嗯,臭的人多了,蒙脸挨一段时间,也就过了对吧?”我看向了赵合,赵合捻须点头,嘿嘿说道:“无所谓吧,我这炼丹的都不怕臭,你们这些个小妮子,一个个都娇生惯养的,臭一点怎么的?想当年我和一天,还捧着自己的屎去给师父验明药效呢……”
  
      “得了得了,你别说了,想起试药那些日子我现在还恶心。”我骂了一句,然后朝着药砵勾了勾手指。
  
      赵合如科学怪人似的,把药砵又搅了一下,笑道:“要不要我喂你?”
  
      “妈的,吃药还用得着人来喂?你看我像个孩子么?”我骂道。
  
      “得,你不像,不像!不过我可提醒你了,我来可不是闲着无事,而是喂药,就需要有个人灌药!自己一个人吃,肯定吃不下的!而且这东西,吃了会麻,第二口就没啥想吃下去的力气了!”赵合笑道。
  
      我顿时吃惊的看着她:“这么厉害?那后面几口,岂不是跟灌屎似的?”
  
      “说啥呢?这旁边还有俩姑娘呢!注意下影响!”赵合连忙说道,但一转念,就说:“你这意思我的药是屎?”
  
      “不不不!我只是形容!药肯定是好药不是!?越是好,就越是难吃!”我连忙解释,赵合哼了一声,随后温柔的勺了一大瓢,道:“喏,来,啊……”
  
      “来你个鬼呀!哪有男人给男人喂药的,换个女护士来!”我一把将药砵抢到了手中,一脚把赵合踹到了一边,赵合顿时一副可惜的样子,说道:“我要不在一边监督看着?”
  
      “滚!”我笑骂道,赵合嘿嘿一笑,然后把药砵交给了胡清雅。
  
      胡清雅掩着鼻子,反正她是没吃过的,有些受不住这味道,倒是竺道荷兴奋的说道:“我还没给人灌过,要不我来吧?”
  
      “之前谁给你灌的?”我苦笑道,这灌药还能出快感?
  
      “姐姐呀……”竺道荷一副自责的表情,我连忙问道:“咋了?怎么自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