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九十四章:抽搐
第三千九十四章:抽搐
  
  “谁让她灌我药,自己没灌成,倒是先熏昏了自己……”竺道荷苦笑道,我拍了下额头,说道:“你军将出身,有着坚毅坚韧的拼的,她是大家闺秀,娇滴滴的,哪能受得了这气味。”
  
  “谁让她多此一举呀。”竺道荷哼哼说道,我看她眼神还在躲闪,就说道:“然后呢?总不能只是熏昏而已吧?”
  
  “这个……这个……说了你可不许生气骂我。”竺道荷犹豫的说道。
  
  “嗯,你说。”我无奈摇头,这竺道荷性子有点着急,但却绝对不干坏事,是个正义感十足的好姑娘,倒是竺道蕴小诡计很多,当年总是有着许多让我心中感动的小细节,让人难以忘怀她温文尔雅,带着诗情画意的姿态。
  
  结果还没等竺道荷说出来,胡清雅就笑了起来,并且说道:“不行了,你们自己在这玩吧,我先出去好了。”
  
  “怎么了?”我连忙问道。
  
  竺道荷也不再隐瞒了,可仍然觉得深深的自责的回答:“就是……姐姐昏倒后……我把她拿来灌我的药反过来灌她了,让她只能提前应劫,吃了不少苦头。”
  
  我愣了一下,顿时哭笑不得,显然这确实是竺道荷的风格,不过也能想象得出竺道蕴这有点小狡猾的大家闺秀,给反过来灌了这药的下场有多狼狈。
  
  “好了,你也不用太过自责,只要是她没有事就好了,回头我好好的去看看她。”我笑着安慰她。
  
  竺道荷点点头,但还是哀求的说道:“你还是去看看姐姐吧,她比我出关要早,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出门了,怕是只有你能去劝她呢。”
  
  “嗯,你们也抓紧深度的巩固修为,因为这一战是需要大家的全力以赴,待打开了通道,就能够再和家人们会面了,我也已经很久不见竺伯父他们的,怪是想念,以后相见还要喝上两杯。”我笑了笑,竺君钰他们都是五大世界我提拔起来的管理者,毕竟竺道蕴和竺道荷两姐妹跟着我上来后,已经很久不见家人了。
  
  “好的!那现在天哥你打算吃药了没?”竺道荷兴奋的看着我。
  
  我又看着这药泥,脸色不由青灰,这东西看着来者不善,味道比竺道荷身上散发出来的还难闻许多,而且平时送药过来,胡清雅一个过来就好了,赵合来干什么?
  
  赵合这小子现在掌管丹药房呢,忙得很,一般的药物他肯定不亲自过来,看来这药泥肯定有些问题才对,但这些小伙伴也不至于毒死我吧?
  
  “也好,终究躲不过这一劫,吃就吃吧!”我咬咬牙,然后看向了竺道荷,说道:“去把道蕴也叫来吧。”
  
  竺道荷点点头,随后却看向了我:“还是天哥你传讯她吧,我叫她肯定不会理我……”
  
  我想了想,只能是亲自传音了。
  
  结果我刚刚传音过去一瞬,竺道蕴就已经回复了,说是死活都不愿意出门了,因为她接受不了现在这臭烘烘的身子。
  
  我犹豫了下,把我要吃药的事情跟她一说,这才让她感到有了同等的对待,不过她显然也不愿意出门,说是让我们过去。
  
  我想想这也没什么问题,毕竟也能防止给赵合这制药狂人盯上,到时候吃药昏倒了,丑态毕露,给竺家姐妹看到无所谓了,毕竟大家一样都经过这事情,不过给赵合看到会很麻烦,换个地方吃药能够摆脱很多问题。
  
  这样一来,我就带着竺道荷前往竺道蕴的闺房那边,这一路上,果然赵合这货就在附近溜达,怕是等我吃药后立即过来观察呢,看到我出门,还打算过来问询一番,我当然没理会他,直接甩掉了他进入了竺道蕴房中。
  
  竺道蕴的闺房也不小了,浓郁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当然,是视觉上的,几个小房间里面,仍然散发着一股刺鼻的熏香味掺杂着浓重的臭药味,这种隔绝都没有作用的侵入感,让我几乎有种想要干呕的感觉,不过为了绅士些,我还是强行的忍住了。
  
  在客厅里,竺道荷仿佛才是这里,烧水泡茶,然后又朝着卧室叫了一声后,就过来和我一起等待竺道蕴出来了。
  
  大概喝了小半盏茶的功夫,竺道蕴才一身典雅的米黄连衣裙款款而来,我看着她一副娇弱的模样,忍不住关心了几句,不过她对自己的事情兴致缺缺,倒是好奇我会带着竺道荷过来,而且还是以借她地方品药的想法。
  
  “书房……倒是空着。”竺道蕴最后看向了旁边一间别致的房间。
  
  我笑了笑,说道:“就那儿吧,还能够看到外面的景象。”
  
  周天境飞船是以巨大的圆环形状建造的,它独特的空中楼阁设计,利用了许多环形边缘的空间,所以书房等处于外围部分采光都很好,而竺道蕴的书房更是如此,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书桌上还有她未完成的画作。
  
  在这样的地方应劫,也算是相当有韵味了。
  
  “那药……”竺道蕴看向了竺道荷一直搅拌的药物,露出了一抹的好奇。
  
  “你来喂我吧,之前你不是给道荷反过来捉弄了么?我就当你的小白鼠一回。”我笑道。
  
  “真的?”竺道蕴原来还兴致缺缺,一听说喂药就来了精神,竺道荷给抢走了喂药权限,有些郁闷了,不过也知道我是要替她来调解姐妹关系的,故而将药老实交给了竺道蕴。
  
  竺道蕴接过了药,才哼道:“算你识相,要不然以后都不理你了。”
  
  竺道荷有些好笑又好气,说道:“小气,姐姐要不是我来喂你,一辈子都进不了应劫期,而且也是你先打算来灌我的。”
  
  竺道蕴一副笑吟吟的样子,早有臭味免疫力的她,此刻端着药泥就凑到了我身前,她的连衣裙透着肉色,在她乳白色的肌肤映衬下,仿佛浑然一体,比之竺道荷穿着打扮上性感许多,即便竺道荷拿下了口罩,依然难以夺走这艳丽的打扮。
  
  “就在这?”我看书房离着这里还有一段距离。
  
  “是呀,一会吃了再移过那边就好嘛,快啊……”竺道荷甜甜一笑,随后示意了自己妹妹去关门后,就勺了满满一勺,往我嘴里送,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就张开了嘴巴,闭眼就将这药泥吞入了喉咙!
  
  但这一入口,瞬间感觉下颌骨和两边的肌肉已经不受控制了,一种酥麻感充斥周身百骸,而这还不是最要紧的,一股刺鼻的味道,不但冲顶而上,让我的两行眼泪无法控制的流下,就连四肢,都不断因为刺激而乱颤起来!
  
  就好像人在进入了绝对巅峰的时候的感觉,忍不住想要翻起白眼,甚至是失禁,只不过那股臭味,更让所有人都无法承受!
  
  我这一回,算是明白了为何这种药会如此让竺家姐妹如此沉浸了,这种亢奋于巅峰的酥麻,就仿佛云霄飞车把人送入云端,直达天堂!
  
  臭到极致,酸爽到了极致,这种丑态,别说女子难以承受,连我这大男子都感觉到以后在两姐妹面前,怕也是没办法见人了。
  
  “夏郎……怎么样……了?”竺道蕴看着我服药后,两眼睁开而浑身抽搐仰倒地上,有些关切的问道。
  
  我发现药力让力量猛冲周身百骸,却已经难以自持,只能感觉到她继续将第二勺喂到了我口中。
  
  其实这个时候,我很想反抗,但根本反抗不了,仿佛仍然处于人类最原始的冲动下,在无限制的巅峰潮流之中,我难以自主行动,只是看到竺道蕴那双坠影在眼前晃动而不可自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