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九十八章:平庸

      第三千九十八章:平庸
  
      “呵呵,这就是你们回来后,整天说着很厉害的夏一天?一群草包!一个个都只知道胡吹,却没半点本事!”忽然,一个声音从天而降,很快身后长着巨大翅膀,手中拿着一把长剑的‘鸟人’飞落下来,并且迅速一剑劈向了我!
  
      巫族用剑的不多,一旦用剑,毫无疑问是异类,而敢于把几个巫族领袖当草包来叫的,显然实力拔群了。
  
      蛇女咬牙切齿,却没有回应半句,而其他的几个领袖虽然嘴里嘀咕,但同样没有喊出声,估计对方的强大已经异于寻常了。
  
      我抬起头,看着这鸟人实在是速度够快的,有点像是传说中的‘雷震子’什么的角色,心中不禁猎奇,不过这种飞来飞去的巫仙,其实很难抓住,想要抓来给韩珊珊研究,似乎也不现实。
  
      在他忽然的飞到我跟前,剑光即将笼罩到我身上的时候,唪的一下,天空顿时化作了一片的血雨,幻剑天启动,靠近我的那只鸟人连名字都没报出来,就给一念一剑砍成了粉碎!
  
      应劫期后只能用一次的幻剑天威力何等的恐怖,他居然在这个时候来触霉头,我当然不介意拿它来试试剑!
  
      哗啦,血雨泼到了我护身罡罩上,染得我整个人都血红了,还有部分给剑风刮得飘如柳絮,漂亮地不行。
  
      “啊!?”蛇女芩缕已经吓得不轻了,估计现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当第一个以身试法的倒霉蛋,而其他的几族族长,一个个都面露恐惧了,对我瞬杀一个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存在,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能有半点可想象的逃离空间,因为换成他们,一样得死!
  
      剑歌吟唱期间,基本都是攻守兼备的时刻,不是剑歌本身,很难攻破对方的防御,因为这里面还有剑气的作用阻碍对手进攻,所以剑歌对轰会几招都可能分不出胜负,但如果是用区区肉身去品尝剑歌,那防御力肯定是达不到存活标准的,而且距离越近就越是危险!
  
      幻剑天浓缩在一个小小的区域,在对方进入的时候,等同是踩了地雷,轰一下炸开,他不死谁死?
  
      束朴本来还以为救兵来了,谁知道这鸟人刚到就死了,吓得他脚步一踉跄,顿时给束离一斧头砍到了脑门上,开了瓢,好在他自身条件极好,竟在千钧一发之中,还能抱着狂甩脑浆的脑袋,连滚带爬的躲过了后续的攻击后,总算是留住了小命!
  
      束离双目赤红,根本就没把他当成自己一族,这其实也不奇怪,束离长得是貌美如花,即便变身巨人化,依然人类的形象占据了主导,但这束朴简直就是荒蛮巨人,即便很多的条件是符合的,但终究有些异状。
  
      这样一来,束离痛下杀手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而且,束离还真的打算这么干了!
  
      这顿时让束朴边打边退,全都是往自己人那里钻,估计也想让自己人救一救,然而在我的强势威压下,巫仙没有一个敢救场,一路在战团中诡异的后撤,甚至原来进攻对方神兽,进攻对方仙盟的态势也给瓦解了,反倒是让中部仙盟的下辖仙盟进行了有效的反击!
  
      这里基本可以用防线崩溃来形容战局,不过很快,几个族长立即开始想指挥起防御,要放弃这里的战场,放弃束朴的性命,因为怎么看,束朴都像是死路一条!
  
      “你敢杀你亲叔叔!”束朴在面对束离赤红的斧头时,总算是道出了背后的事实!
  
      束离愣了一下,一斧头仍然毫不犹豫砍了下来,轰隆!一声巨响,地面裂开了一条狭长的裂缝,不过束朴也在她凝滞的瞬间躲过了一劫,喘着粗气看着这位恐怖的侄女!
  
      “呵呵,总算是说出来了,即是说,束离本来也是你们部落的一员吧?那她,到底是怎么流落于天南的?如果谁愿意继续这个故事说下去,按照功劳,我会放他离开。”我平静的说道。
  
      “起阵!围杀了他们!”束朴却在逃开后,竟毫不犹豫的让刚才布阵的那批巫族启动大阵。
  
      我冷冷一笑,说道:“连仙岛的玄天葫芦大阵,你们祖巫召唤大阵都是我击破的,现在这临时的搭棚,是打算困住谁呢?”
  
      束朴给我这一唬,顿时为之语塞,而打算启动大阵的那批阵巫,一个个都是吓得魂飞魄散,显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布阵了。
  
      “干什么!?不布阵是死,布阵未必会死!这道理都不懂么?”束朴愤怒大叫起来,大家听罢,顿时又急匆匆的布阵了。
  
      “不见棺材不掉泪!”束离怒斥道,随后斧头更是舞得密不透风,夹风带火的朝着束朴砍去!
  
      “这孩子的父亲是束图!束图本为我族之领袖,却在后来,爱上了个天南来的人仙,因此诞生下了这孩子,虽然这孩子婴孩时便有天生神力,但却不是纯血之子!因此遭到了驱逐!”一个老者忽然开口说道。
  
      这让束朴双目圆瞪,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束朴假意劝说束图为部族考虑,将那女仙先送出外面,过些日子再接回,而束图也不想女仙受到族群排挤,所以听信了束朴的谗言,可女仙才离开我们族群后,就给束朴派手下截杀,死在了巫海上了!束图仍被蒙蔽!等时日一到去接女仙的时候,他授命我们埋伏路上,要杀了束图!但束图在族里声望很高,提早得到了此事而质问束朴,结果兄弟冲突,大哥因要留下这孩子,失去了大家的支持,给驱逐出了族群!可束朴没有遵循大家的决定,又派了亲信,追杀束朴和那孩子,甚至跟着束朴离开的族员!”那老者语速很快,几乎容不得别人阻拦的连珠说出了大部分的内幕,这让束朴气得是怒吼要杀他!
  
      当然,他想要杀别人时,却根本避不开束离的追杀,束离可不是孩子,越听越怒,顿时不再有所保留,在把力量全都激发到了极限后,漫天斧头擎空落下,把那束朴砍成了肉酱!
  
      那束朴还打算逃亡,给我一个瞬移拦住,一把抓住了虚体置入了魂瓮之中,和之前的山君、鸟人虚体都关押在了一起!让这几位巫妖头领自己在里面享受下炼狱的滋味。
  
      束朴也给轻易干掉后,所有一族应劫期都把目光集中在了老者身上,我看向了他,说道:“继续说下去。”
  
      “束朴资质平庸,性格看似无害,实则阴戾,我知道他不是一位好族长!所以我一直关注束图去向,然而后来听说束图在一次截杀中给打得魂飞魄散了,因此才失望跟谁束朴,却怎知道这孩子今天还会回来为束图报仇!?”那老者叹道。
  
      我看向了束离,她取消了蛮化后,柔嫩的脸上显得有些阴晴不定,对于那老者所说,也没有表现出笃信或者是怀疑,不过相信她同样也对这段遭遇感到苍凉。
  
      “看来,和我调查得基本吻合了,束离在余下的族员带领下,一路流浪到了天南,但因为失去了束图的庇护,族群之间也开始从溺爱喜欢这孩子,逐渐因为苦难的降临和到来,而将罪责归到了孩子的身上,不纯的灾难子之名不胫而走,终于有一天,一个狠心的族员将她丢弃,最终让她明珠蒙尘,好在她时运不错,诸方流浪,直至现在,还能有命站在这里。”我双目一寒,旋即看向了这群剩下的束族子民。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