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九十九章:哄吓
第3099章哄吓
  
  一秒记住,
  要调查束离的身世,其实也不难,但印证某些得到的情报,却是困难重重,也必须得有前因才能把后果安插上去,所以在一路南下的时候,我也没有少收集这个族群的情报。
  没有意外,天一道人多势众,在撒网似的调查后,对于束离的出身和过往,多少也会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循,比如后来从金仙道逃走的,原束离所在妓院的一群老人那儿,我就获得了不少关于这一族的逃亡来历。
  弱肉强食导致了人性的残酷,巫族亦同样如此,有束图在的时候,一族成员当然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想着某一天能够成为束图起兵的第一功臣,但如果束图死了呢?
  整个主心骨一倒,遗族难免崩溃,而束离特殊的巫仙身份,也成为了大家感到迷茫的开始,她能成为束族的领袖么?能够引领这仅存的族民再度走上一族巅峰么?
  而随着束离越长越高,人类一样的面孔,人类一样稚嫩的肌肤,却很快告诉他们复族的残酷,而加上入驻天南,受到各方势力盘剥和欺压,族群本来从小有规模,变成了零零散散,这束离是不可能成为束族领袖的流言,必然是止不住的!即便这孩子天赋异禀,即便她有着寻常巫族子民没有的力量!
  可惜她却长着人类一样漂亮的脸蛋!
  就这样,束离流落多方,最终成为了花魁中的花魁,最后也成为了我女子军团的一员,经过我静心的培养,再度站在了束族人的面前!打败和击杀了当年杀她父母的束朴!
  仍然懵住的束离,听我说完了自己的身世,忽然眼泪掉了下来,看着我喃喃说道:“大哥你都知道……”
  “嗯,但我不确定,所以才让你来这里,毕竟你是半个巫族,而你以后你是认祖归宗也好,是继续跟着我也罢,都是你的决定,毕竟你已经长大了,不是么?”我平静的说道。
  束离看向了这群族民,眼中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当年他们背叛了自己的族长,往后也同样会背叛其他的族长,束离这就全都杀光了!”
  我心中叹了口气,这束离毕竟是年轻冲动了一些。
  其实换作很多人,都会跟她一样的想,然而,在这残酷的兄弟角逐中,还有着家人这一层面在左右大家的抉择,因此不仅仅是当年跟着束图逃离的族群无奈,就是甘愿留下来和束朴做虎伴的族员,其实同样是无奈的。
  除了一些疯狂的崇拜者,很多族员不过是被动的。
  “束离,你父亲用性命来为自己的族群争取了你这一颗重生的种子,却并非是让你给束族的族群带来毁灭,你毁了他们,确实轻而易举,但把他们带回你父亲所希望他们应该行走的轨迹上,却是难上加难,因为世界上大部分的存在从好变坏很容易,坏却很难变好。”我平静的说道。
  束离抹去了眼泪,然后对着我说道:“可我不仅是巫族,我也还是人,他们和我父亲有关,却和我无关!”
  束族失去了领袖,一群应劫期仙家也无力再战了,而且在知道了束离的身世后,现在大家心中也相当的矛盾。
  我其实是想要束离趁机接收这群束族子民的,毕竟只有她的血缘接近他们。
  不过束离表现出的情感,却让我很惊讶,这或许是巫族和人类考虑事情的不同,他们没有更多的机心和功利,当然,除了个别之外。
  “都是生灵罢了,天一道,并没有族群之间的区别,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领导者,就需要领导者教化万民向善,让好人更好,让坏人变好,而并非是杀光所有的坏人,只留下好人,你眼前这群束族的子民,如今失去了领袖,你觉得凭他们中哪一个,能够继续领导他们在巫妖和人仙大战这场大战中于夹缝生存?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中一个都不会存在了。”我扫了一眼束族的子民,这顿时让所有的束族仙家都脸色惊惶不定,甚至有成员瞬间逃走,打算一走了之。
  我冷冷一笑,瞬间出现在逃跑者的眼前,一剑将他斩杀当场,随后双目如看待牲口一样看着他们:“我给你们存活的选择,却非是让他们逃走,难道不是么?”
  所有束族成员顿时才恍然过来,包括刚才说出了束离身世的老者,也连忙伸出手制止要逃离的族人,说道:“在强者面前,弱者无需表现得太过害怕,生杀予夺,皆是天命!我们还有未来,且看束图给我们带来的希望之子!”
  老者的话,让族员顿悟,我下手不留情面,自然是逼降的意思,如果不降,杀了也是杀了,毕竟阻止我拿回中央神塔,都将是以后的障碍,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其他族群都散去的差不多了,束族的存在不过百几十个,只是比当时沧云门多上一些而已,没有人会救他们,所以老者的话确实没错,束离决定了他们的生死。
  束离当然明白我的想法,但她仍然走不出功利和责任这一关,让她接受这么一群背叛过自己父亲的族员,或者对曾经杀死过自己母亲,助纣为虐杀死过自己父亲的族员,仍然无法停止介怀。
  “你能够说出当年是谁杀死了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么?”束离总算下定了决心要做些什么,所以对着那老者发出了质问。
  “能,不过很可惜,当年的他们早就给束朴杀死了,或是有些必须灭口,或者是有些因为让束朴不满意,你所杀的束朴,其实就是给你自己的父母报了仇,孩子,你无需再为仇恨所蒙蔽和指引,你是我们束族的孩子,即便血脉不纯,即便只有一半的血脉,但你代表了我束族有史以来最强,比你父亲还强,比你目前还强,你是我们的希望之子!”老者慷慨激昂的说道。
  我上下打量这老迈而枯瘦的巫族老者,他实力很强,当然,在族中的地位肯定也很高,至于为何一直为束朴做事,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他知情识趣,让我再收编一脉巫族的应劫期!
  老者的话,当然也引来了一些族民的迎逢,全都做出了巫族诚挚的手礼,宣布自己统一了老者的意见,当然有的不愿意,直接和老者密议对话的,不过很快给老者说了几句,都宣布了要效忠束离。
  束离是我培养起来专门掌管所有天一道巫族成员的存在,而这束族作为她的亲族,以后将会是她手底下的主力,我即便是连吼带吓,也会帮助束离收编了他们。
  束离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怎样,我追究不了,也就既往不咎,不过如果我发现你们中以后有谁敢对我有异心,我不介意把他杀了!”
  老者连忙道:“族长之言永远历历在耳,绝不违背!诸位族民亦是一样!”
  “很好!我只有半血脉缘,不过同样也是束族的一员,所以我会对你们负责,希望你们同样也是这样,当然,我也希望大家记住,这一半的血缘,同样也注定了我和束图、束朴不一样,如果你们胆敢有所违背,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们!”束离表现出了凶恶的一面,即便那种凶恶还不成熟,但至少表明以后她还会成长,成为一个巫族的好族长。
  而且,我还指望着以后她替我统一四大部洲所有的巫族!届时可不仅仅是凶就能办到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