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零一章:缭绕
    第三千一百零一章:缭绕
  
      “有劳了!”叶孤玄点了点头,但还是认真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一个人?”
  
      “有问题么?”我暗道这叶孤玄不会是关心我吧?给这样的大美女关心,虽然不是我多想,不过总会让人舒服很多。
  
      “妖族不少!”叶孤玄说完,又继续埋头战斗了。
  
      我淡淡一笑,随后也不再说什么,立即往天空飞去,这一路上当然有无数的天火落下来,毕竟这黄阳帝为金乌转世,最擅长天火攻击,不过在我的天一御法下,这样的攻击想要打中我并不容易。
  
      加上劫天神剑因为我应劫后,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天下第一剑,天火刚刚靠近,就给剑自带的护身剑芒劈飞了,而越是往上,天火也越来越多,不过对我而言,除非以一个圆形无死角之地来守护自己,否则我要避开和侵入,都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立即缩地术避开了这波焰火,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巨大的火鸟很快就飞往了另一个地方!
  
      看来,黄阳帝极昼对于之前仙岛一战还记忆犹新,当时我爆发了一脉创元后,他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而当时我不过是九劫而已!
  
      所以这次看我应劫期而来,当然逃得比什么都快!
  
      不过巨鸟再快,也不及我的缩地术,我几次跳跃后,就站在了巨鸟背上那迷你皇宫上面,黄阳帝极昼双目半眯,恨恨的看着我,怒道:“我跟你有仇?”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带你的手下攻击了我们。”我笑道,然后扫了一眼这皇宫的布置,不禁哑然失笑,这里摆上了编钟,大鼓,还有一系列的精致乐器,而且除了黄阳帝极昼,旁边还有穿着打扮都明艳照人的舞姬,还有一大群的妃子等。
  
      “我们打的是天东仙盟!什么时候打你天一道了?”极昼狡辩道。
  
      我笑了笑,说道:“刚才你们还在这歌舞升平吧?为何不继续下去了?”
  
      “你这杀神都来了,我还怎么继续?”说到这事,极昼一副郁闷的表情,不过估计也好奇我怎么突然这么问。
  
      “看来你很快乐嘛,你大哥没来找你?”我又笑道。
  
      极昼的表情更是紧绷,怒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有话快说!”
  
      “没什么,我在想,要不把你也跟你大哥一样流放了,会发生什么事。”我邪恶的笑了起来,这让极昼面色阴郁起来,帝婴才是妖族的皇帝,给极昼某朝篡位,眼下估计正想着怎么复辟呢。
  
      而极昼身边的妻妾当然一个个都知道我的厉害,毕竟仙岛一战,极昼带来的妖族最多,不认识我的很少。
  
      “可杀!不可辱!”极昼大怒,随后立刻拿出了一把烈焰长枪!
  
      我上下打量他一眼,说道:“给你个选择,把帝位让出来给我如何?让我天一道收编了受你摆布的子民,我也会还你自由,否则,你知道我杀死你,跟碾死只蚂蚁差不多。”
  
      “凭你,也想要收编我的子民?你不过是个厉害点的人仙!连东佛不念都不敢动这念头!你算什么!?”极昼大怒,看我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他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眼中的一抹杀机,所以也狠戾的说道:“就算杀了我,就算杀了我们,只要还存留虚体,我们仍然能有再起之时!”
  
      我嘴角扬起一丝的邪笑:“如果我将你的虚体,跟山君,跟几个巫族首领一样放在这里面呢?不知道你的子民会如何?是继续投奔你们曾经背叛过,眼下正虎视眈眈的帝婴,还是期待哪天我喝多了不小心打烂打翻了瓶子,总算逃出来的你?”
  
      这一威胁,顿时让极昼脸色发苦,他刚才高高在上,战局多少都了解,那鸟人一个照面都没撑过来就给我幻剑天斩了,这骇人听闻的招数,他们光是互换下角度,就知道其中的恐怖,所以一个个看到我都先想着怎么避开这招,避开和我正面交锋!
  
      其实却不知道这招幻剑天是我之前故意率先用上的,一次充能需要很久,毕竟接触到脉络的面并不大,而它的体积和面积和李古仙的完全不能比,就如同电池容量,我的充一次能用一次,李古仙的用很多次都没问题,而且和道体脉络接触面一旦增大,充能也会快速很多,对于李古仙来说,如果是计划性使用,几乎很难衰竭。
  
      不过吓人一次就足够了,现在大家不敢上岛,一是因为仙岛已经废墟一片,二是李古仙太厉害,谁没事会去触她眉头?这支出和收入不成正比,没必要再去仙岛了。
  
      而我在大庭广众下击杀了那只鸟人巫族领袖,带来的震撼效果,就是我计划收拢应劫期的源头,只要力量足够的强大,就不怕从东佛不念手中抢人。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法,即便这些应劫期有的性格恶劣,有的行为不检,不过仙盟这种地方,本来就不是培养领导的,只是战争的时候拉一票,没有战争的时候,让他们努力修炼的地方,我也不会给他们任何的权力去染指仙盟之下的天一道,这样一来,只要苛以重典,应劫期当然越多越好!
  
      “你!”极昼已经给吓得不知是逃还是留着好了,而她的姬妾和手底下的大将,也一个个全都看着他,当然,毕竟也有不少是他收拢过来的帝婴降将,这时候心思都活泛了起来。
  
      “东佛不念给了你们什么?帝婴、极昼给了你们什么?我一样能够给你们,如何?”我绕开了黄阳帝极昼,看向了这些降将。
  
      这些降将顿时更是感到形势逼人,不过只要极昼没死,他们也不敢真的叛逃到我这里。
  
      “先过来的,厚赏!后面过来的,可就没那么多好处了。”我冷冷一笑,随后劫天神剑也爆发出了瘆人的光芒:“不打算过来的,杀!”
  
      极昼这时候也发狠了,看向了左右,并且一掐手指,那巨大的火鸟金乌顿时想要翻身把大家都抖下去,毕竟场面大乱,总是能够火中取栗!
  
      我倒也没真觉得在不杀一个妖仙的情况下能逼降他们,所以瞬息而至极昼眼前,无限天剑跟着释放而出!
  
      轰隆!
  
      极昼刚一接触天剑无限,枪法顿时大乱,因为天一御法的力量远超他的想象,加上劫天神剑在天一御法的单独加强下,可谓无坚不摧,很快神枪断为两节,而他也身中数剑,罡罩一破,纳灵法瞬间就把他的能量吸收了不少!
  
      极昼知道没办法和我相斗,立即指挥自己的姬妾来给他争取时间,结果毫无疑问,仍只有少数的妖仙飞来帮忙,剩下的女仙全都作鸟兽散了!
  
      没有谁打算投降,毕竟我是人仙,他们是妖仙,东佛不念都需要三帝共谋妖族部洲,我一己之力,自然困难重重。
  
      轰隆!纳灵法轰出,一群接近我的攻击,连带发起攻击的极昼的姬妾,都在纳灵法下灰头土脸了,而极昼刚逃出一段距离,又给我缩地围堵住了!
  
      “东佛不念杀你不知道容易与否,但我杀,似乎并不困难。”我说完,再也不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把刚准备释放太阳真火焚天的极昼斩成了数十块!
  
      他的虚体还打算从真火缭绕的云间逃出,可惜我吸收至他兵解道体的纳灵法早就跟着轰出,把他打成了一丝游魂,并且吸纳装入了魂瓮里面。
  
      而那只金乌火鸟因为身躯庞大,又要照顾逃跑的一群妖仙,眼下才刚刚扭转过身形面对着我!
  
      只可惜自己的主人已经给我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