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零七章:为难
    第三千一百零七章:为难
  
      话说起来,对于纳灵法第四层的法术,我是很有兴趣的,叶家肯定是掌握了后面的脉络延伸的书籍,而眼下大战随时都可能发生,谁都不会觉得技多压身吧?因此找叶孤玄问问也是不错的办法,或是交换,或者干脆先借就好。
  
      “那我就不打扰几位道友谈婚论嫁了,这就返回天一道安排一切吧。”我平静的说道,今天避嫌,总不能这个时候约叶孤玄,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君亦烁看似很大气,实则心眼也小,在仙岛我就看出来了,只不过人嘛,总有各种各样的毛病,大部分时候正义,我也都能够接受,一些小毛病谁没有?
  
      “也好,那就先这样吧,因家中事情,我们还得好生商量,就让许道友送送你吧。”叶箐昱笑道,随后看了一眼身边的许雁龙,许雁龙点头,然后送我出去。
  
      许雁龙是叶家的忠仆,这毋庸置疑,他看我似乎不明所以的样子,路上说道:“叶盟主和君盟主,实乃是良配呀。”
  
      “嗯,不错,叶盟主貌美如花,君盟主龙凤之姿,是不错的一对。”我心情不大高兴,毕竟叶家居然对我提出的机要事情竟漠不关系,结果来了一段姻缘打发了我,不过总不能把火气撒在许雁龙身上不是?
  
      结果这家伙倒是起了兴致似的,说道:“正是如此呀!看来夏盟主是看得很开呀,虽然夏盟主也是年少有为,实力拔群,在之前一战,甚至威慑巫妖两族,不过夏盟主也已经婚配了对吧?家中贤妻一个赛过一个吶!”
  
      “哎,不对,老许,你啥意思?我家媳妇好歹,关你啥事?”我回头瞪了他一眼。
  
      许雁龙一愣,眼珠子骨碌似的转了下不知道我是真生气呢,还是怎么的。
  
      而就在他犹犹豫豫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一身盎然绿裙的蒋若茵一脸高兴的飘了过来,路上还和我打着招呼:“怎么?我这刚回来,屁股都没坐热呢,就过来找我了?你看你得多念我!”
  
      “那是应该嘛。”我看蒋若茵明显是打扮了一番,不禁哑然失笑,中部仙盟和南部仙盟关系好着呢,两金银天龙鱼几乎贴着宝船飞行,所以她刚回来报道,就发现我来了报穿着,怕是因此才追过来的。
  
      而许雁龙看到了蒋若茵,连忙想到了什么,拱手说道:“正巧蒋阁主来了,那老道就先走一步,你们年轻人聊,哈哈。”
  
      “喂……”我刚打算喊住他解释清楚刚才话里的意思,结果他飞得很快,一瞬间就没影了。
  
      蒋若茵哼哼的看着我,说道:“怎么?难道我穿得如此体面,竟还不如一个糟老头好看?害的你还打算把我丢在这,打算追着他而去?”
  
      我当然知道这妮子开玩笑,就奉承说道:“怎么会呢?谁不知道姑娘你是天东三美之一?而且……今天的装扮不一般呀,真是漂亮!”
  
      “嘻嘻,算你识趣!”蒋若茵高兴的白了我一眼,但很快又道:“对了,你怎么跑这来了?你不是说和叶家不对付么?”
  
      “这不是出大事了么,不过大事丢他们叶家那,反倒觉得我是杞人忧天了,甚至还拿一场婚事来压这事关天下苍生的大事,简直莫名其妙!”我冷冷的说道。
  
      “啊?!什么!?什么婚事!?”蒋若茵一下就抓住了我的手,激动的看着我。
  
      “连你也觉得婚事比天下大事紧要?”我怔了下,打算好好纠正下她的三观,但适才一转念,顿时是愣了下,因为想起了她和君亦烁、叶孤玄的关系来,这对她蒋若茵,算是比天下大事都大的事情了。
  
      “难道!?”蒋若茵一怔,然后眼睛都瞪大了。
  
      我沉凝了下,然后点了点头:“嗯,叶箐昱刚才说,要招你们君盟主为乘龙快婿呢,看来你们君盟主要高兴坏了!”
  
      蒋若茵浑身一震,随后看向了不远处的大殿,随后也顾不上我了,立即朝着大殿飞去,速度还非常的快。
  
      我想了想,不由摇头,看来蒋若茵对君亦烁,始终还是心存希翼的,暗恋的青涩,成年人大都体验过,对方结婚,新人不是自己,这心情大家都懂。
  
      怕要闹出什么事情来,我立即追着蒋若茵而去,不过大殿对我们只是一步之遥,速度最快的情况下,一秒钟都要不了,而我身份特殊,总不能和蒋若茵想比,况且我也得给蒋若茵和君亦烁说清楚的时间不是?
  
      长痛不如短痛,基于这情况,我只能是缓缓的又飞回大殿,结果这许雁龙又折转了回来,一副我想干什么的表情。
  
      “呵呵,好友之间情感一些矛盾,打算再去一趟大殿,就有劳许道友带路了。”我脸皮厚,开口就不容他找理由拒绝我。
  
      许雁龙一脸尴尬,说道:“夏道友若是没什么事,那还是请回吧,情感之事,老夫当然也是过来人,毕竟局外人,还是给事者多一些时间嘛。”
  
      我微微皱眉,这许雁龙可是不给面子呀,不过确实是别人家的事情,总不能搀和进来,而且我是天一道总盟主,加进去实在不妥,所以犹豫了下,我决定等一等也好,如果蒋若茵受挫出来,也能基于好友身份安抚一番。
  
      我也无意去偷听,但很快,大殿内就传来了一些隐约的嘈杂声,估计是吵上了,按照蒋若茵的性子,确实比较活泼,和叶孤玄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不过男女争端,总不会发展到要打要杀的程度,没过多久,蒋若茵就哭着捂脸飘了出来。
  
      “喂,你说你至于么?”我连忙说道。
  
      “什么不至于!?”蒋若茵哭道。
  
      我过去拉住了她的手,然后说道:“你很喜欢君亦烁么?”
  
      “我从小就喜欢他!难道不行么?”蒋若茵另一只手还是捂着脸,但哭腔中却还带着一丝的妒恨之意。
  
      我皱了皱眉,说道:“你之前不是都好了么,怎么忽然……不对,你捂着脸干什么?”
  
      蒋若茵却还是捂着,我眉心拧起,说道:“他打你了?”
  
      “没有!”蒋若茵急道,然后要拍开我的手,我顿时脸色阴沉下来,拉开了她的手,发现她脸上还有个掌印,但眼下可能她想尽快消弭,所以正在很快的化瘀消散,回复白皙的皮肤。
  
      “你说了什么,他敢打你?”我脸色难看,拉着蒋若茵的手,就要去大殿找这君亦烁理论。
  
      许雁龙刚才一看蒋若茵脸上泛着不寻常的青红,就知道出事了,但直到我要进大殿,他才反应过来,连忙飘到了我前面,说道:“夏盟主!还请顾念大局,此事是年轻人之间的事情!”
  
      “让开!”我面色一变,露出了一抹凶光,这顿时吓得许雁龙退了一步。
  
      蒋若茵也愣住了,连忙拉了拉我的手,说道:“天哥,算了……都是我不好,我就不该去找他理论的……”
  
      “那他有什么理由打你?”我说罢,拉着蒋若茵就进大殿,结果许雁龙伸出手,苦笑道:“夏盟主,还请不要让老夫为难。”
  
      “为难?我还需要你来为难?一边去!”我瞬间招来了劫天神剑,猛然往前一探,前方顿时气浪滔天,如翻天蹈海一般!
  
      之前激战,我力压巫妖两族的强者,许雁龙没看我出剑都要胆寒,这下却不仅仅是直面我,所以神剑在天一御法的压力下爆发,他一时之间也没能做出有效的防御,瞬间竟给我逼到了远处。
  
      我一拉蒋若茵,飞进了大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