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一百零九章:半斤

  
  君亦烁咬紧牙关,肯定不会乐意蒋若茵就这么给我带走,不过现在他强留对方,不但叶箐昱不会帮他,叶孤玄怕也得误会点什么,到时候他怎么解释?
  看似给我一阵的闹腾,有些无理取闹,实则最后反倒是给我将了一军,王对王,我占据主动,他不弃子保帅,立马就是得玩完。
  到了最关键决策的时候,君亦烁脸上已经青红交接了,蒋若茵几乎和他青梅竹马,在门派内务上助力非常大,是一个仙盟的核心运转齿轮,走到这一步,估计他肠子都要悔青了。
  我冷冷一笑,继续给他原来要垮了的骆驼背加了根稻草:“蒋阁主不肯放手,该不会是想大婚之日一龙双凤,享齐人之福吧?”
  “夏盟主未免想太多了!”君亦烁忍不住鄙视道。
  我面无表情,反正已经完成了挖坑,你跳不跳都得跳,现在不想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只能是舍弃蒋若茵。
  叶箐昱看君亦烁犹犹豫豫,已经老大不耐烦,顿时压着声音说道:“小烁,不是叔父我说你,凡事……”
  “我知道了,舒服。”君亦烁直接打断了叶箐昱的教训,他今日已经够郁闷了,脸都丢尽了,自然不敢再当断不断,所以瞪着蒋若茵说道:“你若是决定去,以后再不是我南部仙盟的人了!”
  “如我所愿。”蒋若茵毫不留情面的看了一眼君亦烁,若说君亦烁对她没有半分情感,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叶孤玄什么人,他既然摆明了要追叶孤玄,就得放弃蒋若茵,否则叶家不会同意叶孤玄当他的小妾,甚至第二个妻子都不行。
  因此一直以来他都跟蒋若茵始终保持着绝对的距离,也是为了避开大家诟病,实则,他心中总是把对方当成了自己身边的人,眼下给身边的青梅竹马就这么明着拒绝而离开,怕是比扇了他几个耳光都难受。
  这一切交代得简单之极,以至于连出离仙盟的仪式都没有。
  “一巴掌换一个仙女回家,很高兴吧?”
  蒋若茵和我飞翔在云空之上,脸上红扑扑的,比刚才被人扇了一巴掌还红。
  我脸上尴尬,说道:“喂,这怎么能说是用巴掌来换女人呢?人要脸树要皮,我好歹也是天一道总盟盟主不是?心眼小,脾气大,就是看不得他们欺负女人。”
  蒋若茵伸出粉拳要揍我,我连忙飘到了一边,她却哭笑不得的说道:“什么叫女人,我还未经人事!是少女,少女!”
  “是是是,一时失察。”我苦笑说道。
  蒋若茵笑了起来,随后伸出双手,在天空上飞旋,仿佛是重获了自由一般,我连忙追了上去,而很快她又放慢了速度,喃喃的说道:“刚才……多谢你了……我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出头……我师父都不会这样,因为以前就算我是对的,若是别人家的弟子找上门来指认我做了什么,我都会给师父骂一顿,可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出头了……”
  “应该的,谁让咱们是好友呢。”我咧嘴一笑,哪家师父不都很严厉,不过蒋若茵生存的空间和我的毕竟不一样,很多快乐,确实也没有经历过。
  “哼,怕又要把我塞到女子军团里了。”蒋若茵哼哼道,我苦笑回答:“女子军团,是维护宇宙和平的女子联盟,你要不进去,老天估计都不会放过。”
  “好好好,就你嘴巴甜!”蒋若茵咯咯的笑起来,似乎真的变得很快乐。
  我笑了笑,其实蒋若茵在南部仙盟要是干得开心,也不至于在天一道时,经常不提回去的事了,除了有赵茜等一群好友玩,还能学到很多东西,在天一道,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这种自由是别的门派欠缺的。
  回到了天一道,我让胡清雅安置了蒋若茵后,立即再次把赵茜她们招来,简单的说了这次去和叶家谈判受挫的事情,众人皆是感到情理之中,毕竟去是应当,对方听不听就是另一回事了,当然,除了忧虑,也是要准备接下来各种解决方案了。
  我顺便也把蒋若茵要加入天一道的事情说了一遍,大家非常高兴,特别是赵茜她们,也算是这段时间来,最值得回味的事情了。
  诚然,我也没有忘记李庆和他们的婚事,不过因为这段时间撞上巫妖两族闯入天南,这黄道吉日已经推迟了几遍,最后大家都把时间定在了打下中央神塔的时候了,毕竟应该有一段时间会空下来,至少不会有什么战争发生。
  定制了计划后,因为带路的还是叶家的宝船,所以按照原定计划和路线往中央神塔一路推进,路上敌人一个都没有,仿佛全都撤除了天南似的。
  然而,随着越来越靠近中央神塔,我发现裂天魟的速度变得有了些许差异,因为很明显快了几分。
  我只能把苗小狸叫了过来,问起了是否叶家在加速。
  “并没有,叶家没有加速,我们也没有加速,是有风在送着我们过去,我们好像走的方向,都是顺风的,顺风蛮好的吧?”苗小狸好奇的看着我。
  “顺风当然好……只不过,是不是一直裂天魟都在按照以往的动作幅度移动?”我又问道。
  “是呀,经过我的训练,它和宝船的匀速行驶已经很接近了,不可能会忽快忽慢,这是很复杂的方法呢,我和李慈音跟着它陪练了好久。”苗小狸说道。
  “那就怪了,我怎么感觉是越来越快了?”我狐疑说道。
  苗小狸点头,说道:“风忽大忽小,就是这样的奇怪嘛。”
  我还是多少不大相信这变化,不过苗小狸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如果不是裂天魟的问题,就得问问别人了,所以我把赵茜和韩珊珊也找来了,一问起这事,她们也警觉了起来。
  “很可能,通道口给他们毁了,因为空间出现吸力,所以元气都在往中央神塔汇聚,一路传送到了五大世界,又经过引力,带来了强大的吸收力。”韩珊珊当下判断道。
  我倒吸一口冷气,脸色不由变了,通道口打开,那岂不是意味着神庭都完蛋了?
  赵茜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也不尽然吧……毕竟不是亲眼所见。”
  “这次攻打中央神塔,怕不会那么轻易,对了,圆慈带着的那些小佛法教的高僧呢?最近可有消息?”我连忙又问起来。
  “我看呀,别指望他们西方教了,眼下正在南西海那边开坛斗法呢,圆慈和觉需各自开坛,要分出个胜负来,怕一时半会顾不上救济我们天一道了。”韩珊珊撅嘴说道。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自己都内斗,半斤也别说八两了,真是连东佛不念和巫妖两族都不如。”
  “新旧更迭也是难以避免,谁家不是乱子不断,不过我相信圆慈一定能够斗赢那觉需,慈音姑娘有心向佛,如果圆慈当了西方教的佛尊,不知道可还有慈音姑娘一方乐土么?”赵茜说道。
  “慈音呀?嘿嘿,我看可不像是六根清净的样子,留在我们女子军团嘛,她现在天天不是和小狸在一起,都在替我们带小霸天哥呢,她耐心超级好,也很温柔不是。”韩珊珊笑嘻嘻的说道。
  赵茜瞪了她一眼,当然不乐意让她这么说,毕竟她尊重别人的真正想法。
  而就这时候,忽然我们所站的地板竟开始晃动了起来,这对于不再是以前的裂天魟而言,实在是太过罕有了,只能是因为出了什么事情!
  强烈推荐:
  (本章完)